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戏法罗 > 第八章 气吞英雄胆
    中国有许多人喜欢在手上盘揉点东西,有些是揉核桃,有些是揉保健球,还有的是揉石头,像郭老板揉的就是实心的铁球。

    揉这些玩意儿,能锻炼手掌和手指,同时还能按摩手上的穴位,有养生的效果。北方保定那一块就挺喜欢盘铁球的。

    郭老板倒不主要是为了养生,而是他这两年也赚了一些钱,但是他总觉得自己出身小县城,是个土包子,所以他也弄了一对铁球来揉一揉,显得自己比较有范儿。

    他长得不高,手掌也不大,所以他揉的一直都是直径4.5厘米的铁球,但这是铁球啊,还是实心的,一个球也有差不多七八两,小一斤重了。

    现在居然有人把这样一个铁球吞肚子里面了。

    我了个去啊。

    你脾气要不要这么大啊?

    郭老板都要疯了,他只想揍卢光耀一顿出出气,他也没想弄出人命啊。

    郭老板脸都白了,整个身子都在瑟瑟发抖。

    他可是眼睁睁看着卢光耀把铁球吞进去的啊。

    现在对方倒在地上,张大着嘴,嘴里空空无物,头上的冷汗一阵阵往外冒,眼珠子和脖子上的青筋都爆出来了。

    这是要死啊。

    “怎么办?怎么办?不关我的事啊。”郭老板被吓得手足无措。

    还是他身边的狗腿子冷静一点,他忙道:“本来就不关我们的事,是他自己吞铁球的。”

    郭老板忙不迭道:“对对对……”

    狗腿子擦擦头上的汗,他也被吓到了:“老板,我们快走吧,他自己找死,不关我们的事。”

    “好。”郭老板赶紧用力点头,然后他又看了一眼罗四两,问狗腿子:“那这孩子怎么办?”

    狗腿子忙道:“这孩子就是我们的证人。小孩,你刚才看见是这个老头自己吞铁球的吧?”

    罗四两忙点头。

    狗腿子道:“好,那就由你把这老头送医院吧。”

    “对对。”郭老板赶紧从裤兜里面拿出一把钱,粗略看一下也有三四百了,他扔在罗四两面前,慌忙道:“小孩,你送这老头去医院,你可看清楚,他跟我们没关系。”

    “走走走。”说罢之后,郭老板赶紧催着狗腿子走了,他们都给吓到了。

    等他们出了门,罗四两才低头看卢光耀,此时的卢光耀模样甚是吓人:“喂喂,他们走了,你快把铁球吐出来吧。”

    卢光耀没理他。

    罗四两心中这才一惊,他忙蹲下抓住了卢光耀,急忙喊道:“喂,你没事吧?”

    一直保持着脸上痛苦模样的卢光耀突然褪去了脸上的狰狞,眼睛重新变得灵动起来,他一把推开了罗四两,从地上站起来。

    双手握拳放在腰间,脚扎马步,脸上的通红血色越来越深。右脚一跺地面,全身气力往上涌。

    只见卢光耀脑袋猛地一甩,一颗实心的光滑铁球从他嘴里猛然飞出,一个高高的抛物线过后,铁球砸在了桌子的茶壶之上。

    咔嚓一声,茶壶砸碎,茶水飞溅。

    “呼……”卢光耀长长出了一口气,脸上血色渐渐恢复正常。

    罗四两也大松了一口气,这一刻,他脑子里面突然蹦出来一句话,“狮子甩头,十步砸碗,甩头一子镇乾坤,好一个气吞英雄胆”。

    其实卢光耀刚才的吞铁球行为就是戏法行里面剑丹豆环这四大基本功之一的丹。

    所谓剑丹豆环,剑指的是口吞宝剑,丹指的是口吞铁球,豆指的是仙人栽豆,环指的是六连环。

    这四大基本功前两种是硬功夫,吞宝剑和吞铁球,都是硬吞,没有半点虚假的地方。后两种是戏法,讲究门子和技巧。

    旧社会时期的戏法艺人基本上都要学会吞宝剑和吞铁球,但是新中国成立之后,这两个基本功就基本没人学也没人表演了。

    因为危险性太大了,死在这两个表演上的艺人可不在少数啊。

    现在会这两门绝活的艺人还是有一些的,罗四两的爷爷罗文昌就会,像吞宝剑,行内叫“抿青子”,hb的李献义就非常擅长此道,他是自己特意去研究的。

    他不仅能同时口吞六把宝剑,还能吞弯曲的宝剑。吞宝剑是不能吞有所弯曲的,因为这样太危险了,但是他就能做到。

    吞铁球,行话叫“暗滚子”,也叫口吞金丹,当然它还有一个更霸气的名字,叫做气吞英雄胆。吞铁球考验的不仅仅是技术,更重要的是胆色,不是什么人都敢吞的。

    你把七八两重的铁球从口中咽下,在喉咙处卡住,行话叫入海,不能往下掉了,掉下去就有生命危险。而且在最后你还得再把它吐出来,这不容易啊。

    刚才卢光耀排出来的时候,甩了一下头,这叫狮子甩头,也叫甩头一子镇乾坤。

    有些厉害的高手,会在跳起来的时候甩头,运用全身的力量把铁球扔出去,这一扔就是两三米远。在远处也会有人拿着一个瓷盘来接铁球,让铁球把瓷盘砸碎,好告诉你这是真玩意儿。bj天桥艺人丁育春就非常擅长此道。

    卢光耀刚刚没有跳起来甩头,仅仅只是脑袋一甩,但是也把桌子上的茶壶砸碎了,他这功夫也半点不虚。

    因为吞铁球的危险性实在是太大了,连罗四两都给吓到了,他都以为卢光耀表演失败了。

    不过还好。

    卢光耀的脸色和气息也渐渐恢复正常了,前面那副要死要活的样子都是他装的,不然吓不走来找茬的郭老板。

    “嘿嘿。”卢光耀笑着,又看见地上的钱,他眼睛都发光了:“呀,好多钱啊,果然是有艺走遍天下。你别跟我抢,这是我卖艺所得。”

    罗四两翻了个白眼,这位爷还卖艺了。

    等卢光耀把钱和东西收拾好了,罗四两问道:“哎,你前面说点儿醒了攒儿了是什么意思?”

    卢光耀往自己怀里塞钱,抬头看眼罗四两:“哦,就是买家清醒过来了。”

    罗四两接着道:“就是发现自己上当受骗了呗?”

    卢光耀挥挥手:“哎,别说那么多了,先走吧。”

    卢光耀收拾好东西,离开了小旅馆,还给老板留下两块钱来赔他的茶壶。

    出门后,罗四两问道:“去哪儿?”

    卢光耀想了想,说道:“走,先带你去找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