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戏法罗 > 第九章 方铁口
    吴州江县的基本格局是这样的,城南一块是老居民区,有年头了,这边有个比较大的国营纺织厂,但是现在经营不善,生意快做不下去了。

    城东一块前些年还是比较荒凉的,但这里现在是县里主力开发的一块开发区,县里的领导班子都在这边,罗四两的家也住在这里。

    城北靠近山区,属于郊区,跟农村没有太大差别。城西有个小商品市场,说起来是个小商品市场,其实都是地摊。

    这些地摊有本地人摆的,也有外地生意人来摆的,瓜果蔬菜,衣服裤袜,桌椅板凳,各种偏方药酒,应有尽有。

    也正是有这么多做买卖的地摊聚集在这里,城西反而成为了江县最热闹地方,大家有事没事都喜欢到这里逛逛。

    卢光耀要带罗四两去的地方就是这里。

    一路上,罗四两的心中有无数好奇,他一直在问卢光耀,问他的戏法是跟谁学的,问他叫什么,问他是哪门哪派的。

    可是卢光耀却一直在跟他打哈哈,卢光耀是多么厉害的一个老江湖啊,人家找茬上门,他都差点给人家忽悠走了,骗骗一个小孩子还不手到擒来啊。

    罗四两都被卢光耀兜的找不到圈子了,他都要郁闷死了。

    两人终于来到了城西。

    城西的地摊区早年间是一块荒地,什么都没弄,就是一块黄泥杂土地。因为这边靠近邻县,交通便利一点,最初摆摊的人都是靠着路边摆的,后来随着摆摊的人越来越多,来这边逛街的人也越来越多。

    县里就把靠近马路边上的这一块荒地修整了一下,说是修整,其实也就是做成水泥地罢了,但是现在看起来就整洁舒爽多了。

    地摊区旁边就是城西的居民区,靠的很近。

    地摊区很热闹,罗四两都瞧花眼了,各种吆喝各种买卖,应有尽有。

    罗四两问卢光耀:“哎,我们去找谁啊?”

    卢光耀神神秘秘道:“来了你就知道了。”

    罗四两撇了撇嘴。

    卢光耀带着罗四两左转右走,来到了居民区和地摊区接壤的那一块,在居民区的巷子口,罗四两瞧见那人了。

    那人的年纪大约五六十岁的样子,穿着一身青色大褂,体态修长,面净无须,头发梳得一丝不乱,脸上永远噙着一丝神秘的微笑,乍一眼看去,着实是好一副仙风道骨的模样。

    那人面前有一张小桌子,桌上有纸笔。桌子上还铺着一张绒布,上面绣着几个大字“京城方铁口”。

    “他是算命的?”罗四两心中暗自揣度。

    “老骗子。”卢光耀一见那人,张嘴就喊了起来。

    那人扭头看来,脸色当时就黑下来了:“卢老鬼。”

    罗四两这才知道旁边这老头姓卢,罗四两这孩子也是够够的了,他连人家姓什么都不知道就敢跟着跑这么远,真是不怕别人把他给卖了。

    “你来干嘛?”方铁口没好气问道。

    卢光耀嬉皮笑脸走过去道:“这不是想你了嘛,哥哥赚了钱了,中午请你吃饭。”

    “不去,就你这个老抠,谁敢吃你的东西,你准没好事。上次就是吃你一碗馄饨,害的我给你付了旅店一个星期的钱,不去不去,打死也不去。”方铁口很谨慎。

    罗四两听的目瞪口呆,敢情这老头连自己人也坑啊?

    卢光耀一点没觉得不好意思,他还是笑嘻嘻道:“上次不是哥哥囊中羞涩嘛,这次赚了点钱,这不是来给你赔罪了嘛。对了,你住哪儿,接下来的房钱都我给了。”

    方铁口扭头看来,上下瞧了卢光耀一眼,嗤笑一声:“嗬,我还当你良心发现了。原来是点儿要醒了攒了,逼的你没地方呆了吧?”

    卢光耀知道瞒不过方铁口,他虽然是一个老江湖,但就论识人和辨别人心这一套,他是拍马也追不上方铁口的。

    方铁口没好气地冷笑两声,说道:“行了,走吧,吃饭去吧。这小孩又是谁啊?”

    方铁口指了指罗四两。

    “我……”

    罗四两刚张嘴,就被卢光耀打断了:“嗨,这就罗家那孩子。”

    方铁口看了罗四两一眼,目光微闪。

    正当方铁口收拾东西,准备一起去吃饭的时候,巷子口走过来一个胖胖的男人,这个人约莫三十来岁的样子,神情悲愤,头发也有些乱糟糟的,衬衫纽扣也被人扯了一个下来,脸上还有几道指甲血痕,好像是刚跟人打完架。

    这人罗四两还真知道,他是江县里面跑长途车拉货的司机,从八十年代就开始拉货了,常年在外面跑,家里条件也挺不错的。姓张,大家都叫他张司机。

    “你是算命的?”张司机走到方铁口摊位前,粗声粗气问道。

    罗四两都被他吓到了,这人的样子太吓人了,眼神很凶恶,看起来一言不合就要打人。

    方铁口看了一眼对方,不慌不忙地收拾桌子上的东西,脸上带着微笑,淡淡说道:“京城方铁口,看相算命,每日只看三相。今日已满,请明日再来吧。”

    卢光耀抬头看天,这老骗子……

    可张司机却显然没有打算就这样善罢甘休,他瞪着方铁口的眼睛,恶狠狠道:“送上门的生意你不做,是不是看不起我?”

    方铁口把纸笔收拾好,放进一个小包里面,他微微摇头:“相待有缘人,不算无缘债。你我今日无缘,自然是算不了。不说你,就算是别人来了,我也不会去算的。”

    方铁口的模样长得甚好,很有一副仙风道骨的模样,再加上他刚才说的这番话,就连罗四两都被他唬的一愣一愣的。

    可张司机却依然咄咄逼人:“方铁口是吧,神算是吧。我今天就要拆穿你这江湖骗子的面目,你能算是吧,那你能不能算到我这一拳。”

    说罢,张司机甩手一拳就朝着方铁口面门打去。

    罗四两顿时一惊。

    就连卢光耀也眉头一皱。

    可方铁口却是半点不慌,脸上笑容甚至还带上了几分释然之色。只见他稍一侧步就躲开了张司机的拳头,而后双手一前一后勾住对方的胳膊,用脚一踢,用手一拉,就把张司机惯到地上去了。

    方铁口把张司机的手折在其背后,吐了一口气,说道:“我今日出门前就觉有乌云绕顶,怕是有不顺之事,原来就应在你身上啊。”

    这话一出,罗四两目瞪口呆,这么厉害啊?

    卢光耀则是大翻白眼。

    “放开我,放开我。”张司机在地上拼命挣扎。

    方铁口也没为难他,就松开了他。

    张司机赶紧爬了起来,吃痛地揉着自己肩膀,他惊疑不定地看着方铁口,也没敢再动手了。

    方铁口冷笑一声,继续收拾自己的东西,也不抬头看张司机,边弄东西边说道:“今日的相已经看完,不可再看,这是规矩。但送你几句箴言还是可以的。”

    “你……”张司机微微一愕。

    方铁口把东西都放进包里,然后抬头看着张司机,说道:“五岳相隆,事业宫熠熠生辉,主青年富贵。妻宫有动,主婚姻不睦,红杏外出。”

    听得这话,张司机心中猛地一惊。

    方铁口看了他的脸色一眼,继续说:“小伙子,送你两句箴言,当断不断,反受其乱。只待前行路,莫求无良缘。”

    张司机身子已经在微微颤动了,他此刻再也不敢小视面前的方铁口,他颤着声音道:“大师,求大师帮我。”

    方铁口却微微摇头:“一日只看三相,今日已罢,不可再破例,你速速离去吧。”

    张司机脸有些发红,他刚刚还想揍方铁口出气,可是人家转身就帮他看相给他指路,他都羞愧死了。他是开长途的司机,这些年走南闯北也见了不少人了,也见过不少看相的,但大多都是江湖骗子。

    像眼前这位连一句话都没问就看出他所有事情的高人,他可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啊,这是真正的活神仙啊,他自己刚刚就差点揍了活神仙。

    “大师,刚才是我鲁莽无礼了。我……我……不管如何,求大师收下我的相礼……就当我赔罪了。”张司机面红耳赤地恭恭敬敬抓出裤兜里面所有的钱。

    方铁口瞧他一眼,只取了一张五元的,然后说:“不算相礼,就当是你打人的赔偿吧。”

    张司机更加羞愧了。

    而罗四两在一旁看的都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