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戏法罗 > 第十章 说江湖
    饭馆。

    罗四两显得有些拘束,毕竟对面坐着一个活神仙啊,很厉害的喂。他小心翼翼地用左手夹菜吃饭,卢光耀看了看他,也没有多说什么。

    桌子上炒了三四个菜,卢光耀和方铁口在喝着白酒。

    卢光耀问道:“你现在住哪儿呢,我晚上搬过去跟你一起啊。”

    方铁口吃着菜答道:“就县里的招待所。”

    卢光耀讶异道:“哟,住的还真不赖,跑到老柴的地盘去了啊。”

    罗四两听得一愣,老柴又是什么?

    方铁口道:“对啊,所以你就去不了了,这两日老柴都过来查好几次了。说是在查案,但也不说是什么。我这两天在外面听见有不少孩子失踪了,恐怕是有伙儿老渣过来了。”

    罗四两又是一愣,老渣又是什么?

    卢光耀神色凝重,微微颔首,他也听说这事儿了。

    方铁口夹了一块肉,问道:“不说这个了,你那边怎么回事,怎么弄得点儿都要醒攒儿了?”

    卢光耀一挥手:“别提了,我今天早上被点儿堵在店里,都差点出不来了。费了半天劲,才平了点儿。”

    方铁口笑了,他惊讶道:“嚯,可难得见到你这么倒霉啊。”

    卢光耀没好气地指着罗四两说道:“还不都是这臭小子坏事啊。”

    罗四两都懵了,关我什么事?

    卢光耀摇摇头:“算了算了,不提了。”

    罗四两反倒是纳闷了:“你们刚刚说的老柴,老渣都是什么意思?”

    两人闻言都有些诧异。

    卢光耀看着罗四两问道:“你爷爷没跟你说过这些?”

    罗四两反问道:“你知道我爷爷是谁?”

    卢光耀道:“你姓罗,又在江县,又懂戏法,我怎么可能不知道你爷爷是谁。”

    罗四两点了点头,他们家族在戏法界的名头可不是盖的,别人知道也很正常。

    卢光耀稍一思索,就对罗四两道:“你们罗家曾经也是江湖人,没想到你爷爷现在都不对你说这些了。”

    罗四两一愣:“江湖?武侠小说里面那个?”

    卢光耀摇头:“那是假的,是小说家写的,咱们这个是真的。”

    罗四两又问:“那什么是真的江湖?”

    卢光耀给他解释:“江湖有五花也有八门。所谓五花,偷窃东西的小绺叫老荣;人贩子叫老渣;抓贼的警察叫老柴;设赌局骗钱的叫老月,你昨日在城南遇到的刀疤那伙人就是老月,只是他们不懂江湖事,也没有江湖人带他们,所以耍的都是低等手段。五花中最后一个就是跑江湖做生意之人,称之为老合,我们都是老合。此五老谓之五花。”

    “八门指得是江湖八个行当,金皮彩挂评团调柳。金,金点行,就是看相算命,也就是方老骗子这一行,他们全是一群江湖骗子,使得也多是腥活儿……”

    方铁口没好气喷道:“去。”

    罗四两惊愕,骗子?不可能吧?

    卢光耀随即一笑,也不甚在意,他继续说:“皮,皮点行,就是跑江湖卖药的。就城西摆摊子那一块,就有不少卖药卖偏方的,虎骨酒、狗皮膏药、眼药各式各样都有,这行也是腥多尖少。”

    罗四两问道:“什么是腥,什么是尖?”

    卢光耀道:“腥就是假,尖则是真,这是春点里面的话,至于什么是春点,稍后跟你说。”

    罗四两点头。

    卢光耀接着道:“彩,彩门,你我都是彩门,彩门就是戏法一门。但是用现在的话说就是杂技一门。彩门中变戏法的,称之为彩立子,也称立子行,你们罗家就是立子行中人。卖戏法的称之为挑厨拱的,我就是厨拱行的。还有变戏法带赞武功的,是签子行,也就是现在那些杂技演员。”

    罗四两道:“这个我知道,我爷爷说卖戏法的都是骗子。”

    卢光耀脸一黑。

    一旁的方铁口差点没笑出声。

    卢光耀怒道:“少听那些有的没的,你以为你们立子行都是好人啊?渣滓多了去了。”

    方铁口瞧了瞧他,没说什么。

    罗四两则是一怔。

    卢光耀顿了一顿,又喝了口酒,才继续说:“彩门之后是挂子行,挂子行就是江湖上打把势卖艺的,也有给人看家护院的。评,就是说评书的。团,团春,相声门,说相声的。调,这一行全是各种卖假货坑人的。柳,唱大鼓的。”

    “江湖八门,彩门、评书门、相声门、柳门都基本归了国家了,他们都成人民艺术家了,包括你爷爷。除了这八门之外,还有乞丐穷家门和骗家门。骗家门都是一群没有底线的纯骗子。现在的江湖行当也都十不存一了,所谓江湖,早已残缺不全了。便是外面那些摆摊撂地的,也没有几个人懂生意口,会说春点话了。”

    罗四两眼睛都睁大了,他好像接触到了一个一直在身边,但却从未触碰到的神奇世界。

    “那……那春点又是什么?”罗四两又问。

    卢光耀道:“江湖人做生意自然都有自己的秘密,这是不能让外人知道的,不然生意就做不下去了。所以经过这么多年的发展,老前辈们创造出一套只有江湖人才懂的独立语言,叫春点,也叫江湖春点。我们现实中的所有话,都能用春点翻译出来。”

    “宁舍一锭金,不给一句春。这是绝对不允许传给外人的,也不能随意当着空子的面调侃儿。空子和调侃儿就是春点里面的话,空子指的是不懂江湖事情的普通人,调侃儿的意思就是说江湖春点。”

    罗四两点了点头,他明白了,他看了看身边的方铁口,问卢光耀:“那您刚刚说方先生是骗子,可他给张司机算命算的很准啊。”

    “准个屁。”卢光耀直接开喷了。

    方铁口嘴角抽抽,脸上仙风道骨的模样也保持不住了。

    罗四两不甘心争辩道:“怎么就不准了,他知道张司机青年富贵,还知道他婚姻不睦,他妻子红杏出墙,这怎么能是骗人呢?”

    卢光耀道:“你看看张司机身上穿着的衣服,还有他手上戴着的大金戒指就知道这个人有钱没钱了,再说他年纪也不大,约莫三十岁出头,主青年富贵没问题吧?”

    罗四两点点头:“那妻子红杏出墙呢,这总不是从衣服上看出来的吧?”

    卢光耀嘿嘿一笑:“还真是,你看他衬衫纽扣都被人扯掉了,脸上还有女人指甲抓出来的血痕,这就是刚跟女人打过架啊。你再看他的样子,一脸气愤还有悲凉,这就不是跟普通女人打架,肯定跟家里有关系,怕是什么事情伤着他心了。然后他又怒火烧不出来,所以就来找方骗子的麻烦了。”

    罗四两还是有些不敢相信:“那……那……那也不能判断就一定是他妻子红杏出墙啊,也有可能是跟姐姐妹妹打架啊。”

    卢光耀颇为欣赏地看了罗四两一眼,说道:“你说的没错,我把点儿只把出这些来,剩下的我恐怕得盘盘他的话,才能盘出来了。”

    “把点儿?”罗四两一愣。

    卢光耀道:“这也是江湖春点,把就是用眼睛看,点儿,我们生意人所面对的买家都叫做点儿,把点儿就是看看这个买家的情况。我只能看出来这些,方骗子比我强多了,他把把簧,抓抓现簧,应付这个小情况不算什么。哦,对了,他们的把簧跟我们把点儿是一个意思。现簧指的是看出对方心里在想什么。”

    “这里面具体的秘诀,是他们金点行不外传的秘籍。簧口一共有十三道,称之为金点十三簧,现在也没几个人学全了,方骗子是其中之一。另外,方骗子还是方观成的直系后人,是方观成的《玄关》八百秘的唯一传人……”

    忍了半天的方铁口见卢光耀越说越不像话,他终于忍不住了,他喝骂道:“你住嘴,什么事情都往外说,什么后人不后人的,你怎么不说你是快手卢的后人?”

    “快手卢?”罗四两暗自琢磨这个名号。

    卢光耀脸色也变得不好看了,闷闷地喝了一口酒,他最不愿意让别人提起快手卢的名号。他看了身边的罗四两一眼,见着罗四两一脸疑惑,他问:“你爷爷没跟你说过快手卢?”

    罗四两摇头。

    卢光耀和方铁口互看一眼,眸子里面都有惊讶之色,卢光耀则是更多了一些不一样的东西。

    卢光耀摇了摇头,苦笑一声,对罗四两说道:“现在你该了解一点江湖了吧?”

    方铁口在一旁悠悠说道:“你一次说这么多,这孩子能记住吗?”

    卢光耀却自信道:“他可以的,这孩子有一眼记事,过目不忘之能。”

    闻言,罗四两跟见了鬼似得,惊愕道:“你怎么知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