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戏法罗 > 第十一章 我有病
    罗四两今年13岁,是一名普普通通的初二学生,但是在他的心里一直隐藏着一个秘密,已经藏了六年之久了,他从来没对人说过,那就是他有病。

    他得了一种非常罕见的病,一种过目不忘的病,一种怎么忘都忘却不了曾经的病,一种会忍不住去回想那些悲痛沮丧经历的病。

    他从来没有跟任何人说过,就连跟他日夜相处的爷爷罗文昌也不知道,可眼前这个仅仅只跟他见过两面,相处时间不过数个小时的老人居然一眼就看穿了所有。

    罗四两怎能不惊啊?

    罗四两都坐不住了,慌忙站了起来。这一刻,他突然觉得自己仿佛是被扒光了站在这个老头儿面前,仿佛自己的一切都被对方看穿了。

    方铁口也不吃饭了,他也诧异地看着罗四两。方铁口也是个腿儿,跑江湖跑江湖,江湖是要跑的,跑的地方越多,就越有见识越有阅历,也越受江湖老合的尊重,所以老合们对那些跑的地方很多的老合都叫他们腿儿。

    方铁口几乎是跑遍全中国了,他见得人数都数不清,他也见识过不少天才,其中记忆力很好也有不少。

    但是像卢光耀说的一眼记事,过目不忘,他是从来没见过的。一眼就能记住?我给你一张写了密密麻麻一张纸,在你眼前晃一下,你就都能记住了?

    怎么可能,你以为你是照相机啊?

    方铁口心中有所怀疑,他不认为罗四两有如此神奇的记忆能力,恐怕是卢老鬼言过其实了。

    看着罗四两震惊的眼神,卢光耀却是呵呵笑了:“很惊讶吗?”

    罗四两缓缓点头,神色凝重且震惊。

    卢光耀却摆了摆手,说道:“行了,坐吧,别那么惊讶了。你这事儿根本瞒不了有心人,你还记得你昨天去老月哪儿耍钱的事情吗?”

    罗四两眸子陡然睁大,他明白自己破绽出在哪里了。

    “明白了?”卢光耀笑着看罗四两。

    罗四两面色有些难看,但却不像之前那么惊恐了。

    他之所以选择去刀疤哪儿赌黄豆,纯粹是仗着他有一眼记事过目不忘的能力,他的眼睛就真的跟照相机似得,看一眼就全都记得住了。

    罗四两在那边晃了好多次了,知道刀疤他们所有的赌博流程,他知道刀疤在猜黄豆的时候,会先抓一把黄豆出来给大家检查一下,虽说只有三四秒时间,但是这对罗四两来说足够了。

    记忆力很好的人他的大脑反应速度也一定会很快,这是一对必然的互生关系,因为你不可能脑子反应慢的人还会记性好啊。

    所以罗四两能在一瞬间记住那些黄豆的摆放和形态,同时也能在瞬间就知道它们的数目,知道数目就能轻松计算出结果来了。

    所以罗四两每次都赌赢了。

    也正是因为罗四两有超绝的记忆力和分析力,所以他才能一眼就看透那么多手彩戏法。

    人的眼睛是比任何一台摄像机的拍摄都要清晰的,人的大脑是比任何一台高级计算机的运算都要准确高效的。

    而罗四两的记忆力和分辨力又比常人超出太多,常人就算把摄像机拍摄好的戏法节目或者直接让他观看,他都看不出门子来。

    手彩戏法能瞒得过常人,却瞒不过罗四两。因为罗四两能发现他们任何细微的变化,并且能在瞬间判断出最准确的结果。

    罗四两出身在戏法世家,这些年他也见识过许许多多戏法节目了,不说别的,就单说他爷爷罗文昌,那就是戏法界的传说啊。

    但是就连这位传说的手彩也无法瞒过罗四两,而卢光耀的手彩却让罗四两难辨分毫,可见罗四两得有多惊讶啊。

    当然以罗四两目前的能力,他只能看透手彩,其他的就差一些了,尤其是抹子活儿,他又看不透机关道具,他的眼睛又没有透视功能。

    罗四两看着卢光耀的眼睛,问道:“所以你才会让我猜你的硬币藏哪儿了,你就是为了测试我?”

    卢光耀点头,罗四两的反应速度很快,一下子就想到卢光耀其后的举动了。这对一个普通的13岁少年来说,有些太超常了,但罗四两本来就不是普通人啊。

    卢光耀倒是一点不觉怪异,他微微颔首:“不错,我是起了猎奇之心。而你也并未让我失望,看不穿我的门子是正常的,不然你就太妖孽了。但是在我之下,大多数艺人,哪怕是登堂入室之人,手彩怕是也骗不过你吧?”

    方铁口看看罗四两,心中讶异,这么厉害?

    罗四两坐下来,不言语了。

    卢光耀看了看罗四两,干瘦的脸上露出玩味的笑容,他道:“就连你爷爷罗文昌的手彩也没能骗的过你的眼睛吧?”

    罗四两颔首。

    卢光耀摇摇头:“也正常,手彩虽说是所有戏法的基础,但这基础也有高有低,你们罗家纵横江湖靠的是落活,而不是手彩。被你瞧出来也正常,不必妄自菲薄。”

    罗四两却是顶了回去:“我知道,不用你说。”

    卢光耀被噎了。

    方铁口在一旁看的好笑。

    卢光耀问罗四两:“现在你能说说你都能看透哪些戏法了?”

    方铁口也露出了好奇之色,看着罗四两,露出好奇之色。这年头都说少年天才,连各高校都弄出来少年天才班了。

    方铁口今天算是真的见到少年天才了,这要是传出去,这小子肯定得被人挖走啊。

    卢光耀暗中用余光瞥了方铁口一眼,他全程基本上没看方铁口,他也不敢看方铁口。这老孙子太灵了,骗他一次可太难了,比登天还难,就连卢光耀这种纵横江湖数十载的老骗子都没有半点把握。

    他今天算是取了对方好奇的巧儿了,老话说,好奇心要不得啊。

    卢光耀表情淡定地看着罗四两,他自己心中却是乐开了花,一肚子坏水都没地儿流了。

    “死老骗子,你以为秘密是白听的。不把你准备带进棺材的能耐都挖出来当倾听费,我他妈跟你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