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戏法罗 > 第十三章 超忆症
    罗四两这种记忆力超群的情况在现代医学上有一个专属名词,叫做超忆症,一个罕见的记忆力疾病。

    到现在为止,还没有研究出来超忆症是因为先天原因还是后天导致的,也没有任何手段去治疗。

    超忆症对人的身体没有什么副作用,而且还能让你记忆力远超常人,看起来是一件好事。

    可它也有弊端,其中最大的一个弊端就是基本上所有的超忆症患者都会得抑郁症。

    人的一生中总会遇到许许多多痛苦的,沮丧的,令人难堪的事情。在当下,你可能无法忍受,但是在以后,你总能云淡风轻地说出来。

    这是因为人的脑子有自我防护机制,在很久之后,你还会记得当初经历的那件痛苦的事情,但你却已经忘了当时的具体感受,忘了周围人的眼神、表情和话语了,你已经没有当初那么痛苦了。

    这就是大脑的自我防护,它会让你忘记痛苦、沮丧和不堪。

    但超忆症患者不同,他们忘不了,他们记得比摄像机拍的都清晰。他们越是安静,越是一个人呆着的时候,越会想起那些痛苦往事,甚至会让他们一度崩溃,时间一长,抑郁症自然也就来了。

    事实上很多超忆症患者最后都会选择自杀。

    超忆症的患者,也并不是说他们就有过目不忘的能力了。大多数超忆症患者,他们的瞬间记忆力跟常人差不了太多,但是长久记忆力他们就占据很大优势了。

    举个简单例子,你拿一篇一千字的文章出来,给人家一分钟时间去背诵,普通人记不住,超忆症患者也记不住。

    但是你给他们一天时间,普通人记住了,并且背诵下来了。超忆症患者也记住并且能背诵了。

    一年以后,普通人忘的差不多了。超忆症患者记得非常清楚,依然能背诵。

    十年之后,普通人忘的干干净净。超忆症患者依然记得很清楚,还能背诵。

    这就是区别。

    罗四两的超忆症跟普通超忆症患者还不一样,别人没有过目不忘的能力,而他有。

    他是超忆症里面最特殊的一种。

    至于是什么原因导致的,谁也不知道。现代科学连超忆症都没有弄清楚,就更不要说其中的特殊变种了。

    也正是因为有了超忆症,所以罗四两始终无法忘怀父母双逝的悲伤,他这些年一直生活在无尽的痛苦之中,他甚至晚上都不敢关灯睡觉,连睡觉他都是开着随着听的,他不敢让自己安静下来。

    罗文昌死了儿子,白发人送黑发人,是很惨,可好多年过去了。现在想起,他只是有许多的落寞和悲伤,已经没有当初那么痛苦了,这就是他大脑的自我防护机制在起作用。

    而罗四两却每次都近乎崩溃,他知道这是病,但他也知道这种病无药可治。

    他们罗家是戏法界赫赫有名的家族,他的父亲更是那一辈里面最出色的人物,被人称为戏少罗,是公认的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天才。

    而且他还改进了传统古彩戏法的门子和技巧,自己还创出来几个让业内震惊不已的新戏法。

    戏少罗不仅在国内做到了行业顶尖,而且还在国际上闯出来了偌大的名头,让外国魔术界都见识到了中国戏法的厉害。

    所以罗四两的父亲是被戏法界公认的戏法行未来的领军人,是能把传统戏法带上更高的巅峰的继往开来的一代大师。

    他们罗家世世代代都是戏法界的魁首,这个家族就是戏法界的传奇。

    可是这个天才却在国外一次危险的戏法表演中,不幸失败,甚至身死。连他自己创新出来的新门子,连带着那几个传奇戏法,也随着这个传奇人物的陨落而没了传承。

    消息传回国内,戏法界一片惋惜。

    时年只有七岁的罗四两无法遭受这种打击,生了重病,高烧不退。他的母亲为他出门请医生的时候,因为心中无限悲痛而精神恍惚,竟然不幸遭遇了车祸。

    一个只能出现在老套电视剧里面的狗血情节竟然就这么真实地发生在了罗四两身上,荒诞却又真实,原本幸福美满的罗家,瞬间分崩离析。

    罗四两的高烧是退了,退了之后,他就发现自己得了超忆症,一种无法忘却痛苦的疾病。

    罗文昌也心灰意冷,大受打击,他辞去了所有公职,直接退休了。离开了bj,回到了吴州江县老家,也把年幼的罗四两带了回来,一直到现在。

    罗四两出身戏法罗家,可他却一直都不肯学戏法,不是不肯而是不敢。现在连罗文昌都不敢劝他,他知道孙子心里苦,但不知道他这么苦。

    而现在,这个戏法界的传奇家族也走向了没落,因为后继无人了。

    唉……

    罗四两离开城西的时候是中午,可是回到城东家中却是傍晚了。吴州江县是一个小县城,就算是从城东走到城西,两个小时顶多了。

    而罗四两却整整走了个下午。

    卢光耀再次撩拨起了罗四两心中的痛苦回忆,但幸好现在不是安静的晚上,而是热闹温暖的下午。

    罗四两心中痛苦、失落、沮丧,但并没有濒临奔溃。

    晃了一下午,到了城东家里,夜幕都降临了。罗四两的情绪虽然还是低落,但比之前好太多了。

    进了家中,罗文昌在客厅沙发上看电视。

    “回来了?”

    “嗯。”

    “饭在厨房。”

    “我在外面吃了。”

    “哦。”

    “爷爷,我先上楼了。”

    “嗯。”

    ……

    罗四两在一旁换了拖鞋,把自己的运动鞋放好,然后慢慢迈步楼梯,上楼。

    很多时候,他在想,如果罗家不是戏法世家,一切是不是会不一样;如果自己父亲没有学戏法,一切会不会不一样;如果自己父亲天赋没那么好,那一切会不会不一样。

    罗四两在心中也不是没有怨恨过罗文昌,罗家和戏法。

    所以很多时候,爷孙两人的对话总是简短而又枯燥。

    罗四两上了楼,打开了随身听,然后倒在了床上。

    睁眼,出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