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戏法罗 > 第十七章 卖戏法
    卢光耀抬头问道:“刚刚是谁喊就剩一个的?”

    没人回答。

    卢光耀笑了:“又不找你要钱,躲什么呀,再给你一次机会。右边这碗里有几个?”

    “一个。”又有人喊了。

    “这会儿倒有你了。”卢光耀吐槽了一句,右手食指轻轻一翻右边的小碗,里面有三个小球:“又错了,这是三个。”

    “喔!”众人吃惊。

    卢光耀又用手翻了一下左边的碗,结果空空如也:“这边的没了。”

    “好……”

    “好……”

    大家大声叫好鼓掌,罗四两也用力鼓掌,卢光耀变得确实很好,不仅手快,而且还很干净,他基本没有怎么接触这两个小碗,可那些小球还是在两个碗里来回跑,真是厉害。

    罗四两又想起了昨天方铁口说的那句话,他说卢光耀是快手卢的后人,这快手卢究竟是谁?为什么他从未听说过呢?

    “哎,你那铁球上肯定有鬼。”旁边有人喊了。

    卢光耀都听乐了:“还我有鬼,行,我不用铁球,在场的各位,谁手头上方便的,借给我三块钱,硬币啊。”

    还真有拿的,马上就送上了三块钱。

    卢光耀把铁球收好,又说道:“你们要是嫌太远瞧不清楚,可以凑近了瞧,趴在桌子上都可以。”

    这一说,还真有不少人过来的。

    还有好几个是贴着桌面在看的,还有个哥们趴在桌子沿上,还用两个手挡着日光。

    卢光耀都看乐了,他打趣道:“要不要再给你配个望远镜啊。”

    那哥们摆摆手道:“不用不用,你来你的吧。”

    卢光耀把三块钱一一摊好,变硬币比变球又要难了许多。硬币是扁的,你在偷拿换位的时候,不好操作。小球用两根手指一夹就出来了,硬币你抓都抓不起来。

    但卢光耀神色依旧轻松,这就是艺高人胆大:“还是老一套,小碗盖上一个,再盖上一个,手里再拿一个。我说一二三,走。”

    左手一张,手上的硬币没了。

    “噫?”众人都惊了。

    尤其是趴在桌沿上看的那几位,眼珠子都瞪大了。

    卢光耀指了指左边的小碗,问道:“几个?”

    拿手挡太阳的那哥们学聪明了,回道:“两个。”

    “错了。”卢光耀一翻,空空如也:“一个都没。”

    那哥们愣了一下。

    卢光耀又把小碗扣上,指了指右边的小碗,又问:“几个?”

    还是那哥们回答:“三个。”

    “错了。”卢光耀用手一掀,又是空的。

    “讶?”那哥们都傻了。

    卢光耀嘿嘿笑道:“我今天要是让你猜到,我是你孙子。左边这个,几个?”

    那哥们也来气了,他道:“嘿,你还真当我猜不着啊。要不就是一个,要不俩,要不仨,要不一个都没。”

    卢光耀惊讶道:“还是个多选题啊?”

    大家都笑。

    那哥们道:“那你有本事变的不在这里呗。”

    “那我试试看呗。”卢光耀伸手一提小碗,哗的一声,一堆硬币倾倒在桌子上。

    众人惊呆。

    “好……”

    “好……”

    掌声雷动。

    从严格意义上来说,卢光耀最后这一手不是三仙归洞,三仙归洞是用三个球变得,他最后变出这一堆硬币来,有点仙人栽豆手法里面秋收万颗子的味道,但是他用的更难,更高级。

    若是一般的变戏法艺人,进行到这一步,就开始问观众要钱了,这是卖艺。

    但卢光耀不同,他是卖戏法的,不是变戏法的。厨拱行和立子行,同属彩门,但实际上是两个行当。

    变戏法和卖戏法这两个行当是有着严格的界限区分的,变的不许卖,卖的不许变。

    立子行人是变戏法的,他们就不许把戏法卖出去;厨拱行的人是卖戏法的,他们就不许靠着变戏法挣钱,他们可以变,但这仅仅只能用来圆粘儿,不能靠此赚钱。

    而且挑厨拱的往外挑的戏法,门子都不能是的真的,只能是假的。他们要是都把真门子挑出去了,变戏法的还过不过了?

    卢光耀把桌子上稍微收拾了一下,此时他周围已经聚集了不少人了。

    做前棚的买卖,第一步就是圆粘儿,要把人聚齐了。第二步就是使拴马桩,有些是用话语,有些是用手艺,让你想继续看了,不想走了。

    卢光耀今天用的就是手艺,三仙归洞一表演,周围看的人眼睛都看直了,这会儿就算是让他们走,他们都不肯走了。

    卢光耀把东西收拾好了,也把借来演出用的三块钱都还回去了,他说:“大家可能也都看见我们这招牌了,京城单义堂,这是京城单义堂的戏法。”

    罗四两翻了个白眼,说的跟真的一样。

    卢光耀笑着问道:“刚才我变的怎么样?”

    “好。”大家都鼓掌叫好。

    卢光耀又问:“想学吗?”

    “想。”前面那哥们第一个出声。

    卢光耀一摆手,笑道:“嘿,学不了,太难了,要学会这手法,你不知道得要吃多少苦呢,没个三五年你连门都入不了。”

    众人一听,都有些气馁。

    卢光耀扫了一眼众人的神色,又说道:“我们开张做买卖,自然不可能都卖很难的,这玩意儿都得手把手教个三五年的,我就不是卖戏法了,我变成收徒了。来,我们这儿有简单的,一上手就能玩的戏法。”

    众人来了兴致了。

    卢光耀从旁边包里面拿出一沓纸,他说:“我们戏法有很多分类,我刚刚变得是手法类的,这种是很难的,没有三五年功夫,你都入不了门。还有一种是彩法门,这是用机关道具的,同样不容易,没那个巧匠能手,你根本做不出来机关。”

    “而我手上的,是最容易上手,虽说容易上手,但效果却是半点不差,那么这戏法是什么呢,药法门,用药。这一张纸上的戏法,一共四个。第一个,一杯醉倒,众位有那爱喝酒的,也有爱跟朋友斗酒的吧?”

    “你用了我这法子,保证你朋友一杯就倒,甭管他是千斤量还是万斤肚,通通一杯放倒。嘿,没有不灵的。我这第二个戏法,还是喝酒的,叫千杯不醉,用了我这法子,你纵横酒场,就不可能会输。”

    “喝白酒就跟喝白开水似得,有那酒局啊,有那斗酒啊,您绝对是人群里最耀眼的存在。这第三个戏法,叫活捉家雀,有那喜欢玩鸟的吧?咱们江县是没有鸟市啊,但是吴州却是有一个的。”

    “那些珍贵的金丝雀、百灵啊,杜鹃啊,一个能卖到三四百块钱。用了我这法子,就没有你抓不到的鸟儿。当然了,这种珍贵的鸟儿也得瞧运气,不是什么时候都能碰的上的。但你要是碰上了,那就是一两个月的工钱啊。”

    “就算咱没有这好运,碰的上这好鸟。那家雀总是能抓几只的吧,抓几只家雀,一炒一做,多好的下酒菜啊,再约几个好朋友喝两杯。这又得说回一杯醉倒和千杯不醉了,您就可劲儿吓你朋友吧。”

    “再说我这最后一套戏法,叫巧除蟑螂。现在咱家里基本上都有蟑螂吧,蟑螂可烦了,又脏又臭,还会咬咱衣服被褥,还带来细菌,大人小孩没有不烦的。”

    “可咱就弄不死它,怎么弄都不好使。但你要是用了我这法子,单保你家里蟑螂越来越少,再也不用烦恼。嘿,怎么样,咱这戏法管用吧。既有生活戏法,也有赚钱的能耐,还有交际上面的用处。最关键的,一学就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