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戏法罗 > 第十八章 敲托
    卢光耀把这一沓纸张放在手上,他说:“这些都是我们京城单义堂的绝活儿,以前都是不外传的。像活捉家雀,我们单义堂以前有个老前辈叫百鸟张,嗬,那家伙,就没有他抓不到的鸟儿。他在京城里靠着卖鸟都赚来好几套房子了。”

    “后来国家不让个人做买卖了,我们单义堂也就四下离散了,各回各家了。现在又让做买卖了,这不,我就收拾收拾东西把以前的一些简单戏法拿出来卖了。”

    “都是好玩意儿,像活捉家雀,以前有人出二十块大洋买方子,百鸟张都没卖呢。二十块大洋是什么概念,在那个年头,足够卖个漂亮丫鬟了。”

    “当然了,现在就没那么值钱了,我走南闯北也好多地方了,以前我这四套戏法得卖五块钱。算了,今儿第一次来咱们江县,我只为传名,生意是细水长流地做,不是一锤子买卖。”

    “行,我就便宜点,三块钱。有人说你这个没本钱呢,我告诉你知识才是最大的本钱。三块钱今儿我都不要了,我今天只为传名,我接下来会一直在这儿。”

    “你们诸位用了我的法子,好用的话,麻烦帮我传一下名,就说城西地摊这儿有个姓卢的人卖的戏法管用又好上手。我一块钱一张卖给你们,算了,舍不着孩子,套不着狼,要你们帮我传名,我得舍出本去。”

    “赚钱在日后,今天我就亏本卖了,五毛钱一张。就五毛了,这个价儿不变了。诸位可得记着,用完了觉得好,可得帮我传名啊。我们单义堂药法门的戏法有五百个,我这儿还有好多好戏法呢。”

    众人都有些意动,但就是没人领头。

    卢光耀早就料到这一幕了,他用眼神示意了人群中的罗四两一眼。

    他前面让罗四两给他敲托儿,这会儿就该他上场。敲托是江湖春点里的话,也就是托儿的意思。现代社会有很多话是从江湖春点里面传出来的,比如票友之类的。

    罗四两会意,他马上冲到人前,大声叫道:“我要买一份。”

    卢光耀笑了:“你小孩子还喝酒啊?”

    罗四两道:“我不喝酒,我抓鸟去。”

    闻言,卢光耀一愣,哎,这怎么跟剧本不一样啊?他前面跟罗四两说的是,给他爷爷买的,他爷爷喜欢喝酒,还有一个老伙计在酒桌上老欺负他爷爷,他要去报仇。

    不是说好的喝酒,怎么变抓鸟了?

    卢光耀都懵了。

    卖东西这种事情,尤其是像卢光耀这样跑江湖的,周围围了一圈人,大家心中都有想买的想法,可同时又有些不太好意思或者说不太敢去买。

    这时候就需要有人带头了,罗四两今天扮演的就是带头的角色,他这种角色在江湖上叫敲托的。

    这种敲托不算什么,真正恶毒的敲托是那帮江湖郎中的。江湖郎中到了某地,冒充什么神医,到处撒传单,吸引了一群病人去他那里看病。

    在等着看病的时候,病人之间也会聊天,你什么病你什么病,你怎么了,他怎么了,感觉怎么样,随便聊上几句。

    这些病人里面就有江湖郎中的敲托。

    等他把你的情况都打听清楚了,他进去跟里面的医生一说。再等你进去瞧病的时候,医生一瞧你的神色,都不需要问你的情况,就知道你所有病症了。

    于是,你惊呼神医啊。

    再然后,就被骗了一大把钱,钱没了不说,还耽误治病,有的甚至因此而病重不治。

    这种是真正缺了大德的。

    ……

    前面卢光耀跟罗四两说的是喝酒的事儿,但是现在罗四两瞧了一圈之后,他决定自己发挥一下。

    罗四两对周边人理直气壮道:“我初中马上毕业了,我又考不上好学校。家里让我跟我二叔学砖瓦匠,我不去,又苦又累又脏又没钱的。我去山上抓鸟,我也要做百鸟张,万一抓到值钱的鸟,我就赚了。”

    “再说就算抓不到值钱的鸟儿,普通的家雀总没问题吧,我往饭店一卖,也是钱啊。再说我多加点剂量,说不定还能抓来野猪野兔呢。”

    这番话一出,卢光耀目瞪口呆了,我去,天才啊。要不是知道他爷爷那刚正不阿的倔强性子,他现在都怀疑这孩子是不是受过厨拱行人的夹磨了。夹磨就是培训的意思。

    这时候卢光耀只要接上一句,他另外有抓野兽的方子,接下来他就把点儿,看看谁能成为他的点儿,然后他就可以往窑里跨点儿了,再施展翻钢叠杵的手段,他就能赚到大钱了。

    往窑里跨点儿的意思就是把买家带到自己住的地方;翻钢叠杵,钢就是话语,杵就是钱,翻钢叠杵,就是通过自己的语言技巧和手段,来挣上大钱。

    这就是所谓的后棚买卖了,前棚是在露天大街上的,后棚是在住处的。

    卢光耀看了看罗四两,他都想把罗四两带到厨拱行来了,这小子天生就是吃这碗饭的啊。

    他心中也不禁好笑,罗文昌老罗爷是什么人,那是出了名的连拉屎放屁都是笔直不屈的真正刚正不阿的男人,结果生出来的孙子却是个天生的骗子。

    真是绝了。

    老罗爷要是知道,估计得气死。

    卢光耀拿出一张纸来:“行,小伙子,看你诚心想买,那我就卖给你了。回头抓到鸟儿了,送我一只,我也不要好鸟,家雀就行,我用来下酒。”

    罗四两拍着胸脯答应了:“没问题,就是……就是……”

    罗四两突然有些结结巴巴欲言又止起来。

    卢光耀好奇问道:“你这是怎么了,有话就说啊。”

    罗四两挺不好意思地轻声道:“额……就是……就是你能不能不卖给他们啊,要不然这秘方被这么多人知道,我不太好弄啊。”

    卢光耀眸子一亮,果然是天生的骗子啊,这玩意儿无师自通啊,他这话一出,甭管是冲着赚钱的,还是冲着好奇的,估计都会来买。

    卢光耀用欣赏的眼神看着罗四两,然后说:“哎,那不行,我们开张做买卖可不能这样。不过我答应你,活捉家雀就卖这一回,下次不卖这个了,我今儿只为传名。”

    之前拿手挡太阳那哥们也说了:“是啊,可不能就你一个人占着买啊,你又不垄断。我也买了,给我一张。”

    “啊?”罗四两一脸苦色。

    众人都觉好笑,这小孩是真有意思,居然还想靠着抓鸟谋生,真是个异想天开的孩子。

    想是这么想,但人都有猎奇的心理,他们也都想试试是不是真有这样的效果。

    现在又有人带头买了,于是,所有人都过去买了一张,不过五毛钱嘛。

    罗四两在一旁看着人头攒动的样子,他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