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戏法罗 > 第二十章 平点儿
    两人走着,转身就进了城西这边的民居,卢光耀现在就住这儿。城西这边有地摊区,所以这边的小旅馆还是挺多的。

    罗四两对卢光耀坏笑道:“你这次可得藏好了,可别等点儿又醒了攒儿了,找上门了。”

    说到这个,卢光耀就生气:“你闭嘴吧,要不是因为你,我早走了,至于被堵在店里面吗?再说了,干我们这行,就跟古玩行一样,讲究的是个眼力见儿,你自己辨别不出来,还找我麻烦,讲理吗?”

    罗四两听得目瞪口呆:“你还挺有道理,人家古玩行至少有腥有尖,你这全是腥的,往外挑的都是假门子。”

    罗四两还没接触江湖两天,就已经满嘴江湖春点了。

    卢光耀没好气道:“少在外面调侃儿,被空子听见了怎么办?我可不都是假门子,我今儿卖的戏法有一个是真的,就那个巧灭蟑螂,用硼酸真的好使,咱是有道德的好骗子。”

    罗四两都给气乐了。

    卢光耀还得意洋洋:“再说了,就算点儿上门,我们也有平点儿的手段,打的出去不算本事,收的回来才叫能耐。那天要不是那小子坏事,我也不至于要吞滚子。”

    罗四两好奇问道:“那你们平点儿都是怎么平的?”

    卢光耀道:“第一步,当然是要让点儿觉得他自己错了,咱不能理亏啊,得让他理亏了,觉得责任在他身上,这就好办了。但遇上那死心眼的,或者没法这样处理的,就把责任怪在别的地方,天气啊,性别啊,茶水,什么都行。”

    “如果还不行,那就要打感情牌了,哥们义气啊,什么交情,咱得站在道德高地上指责他,让他不好意思张嘴,只能自己吃哑巴亏。手段有很多,如果遇上我那天那样的,人家什么都不听,什么道理都不管,就想着揍我出气。”

    “那我没辙了,只能装死吓他了。所以说跑江湖,身上的手艺要多,艺多不压身。你看我吞个滚子,他都给吓尿了,还给我扔了好几百块钱。这就是能耐了。”

    罗四两吐槽:“还很骄傲一样,再说了,那要是装死都不管用呢?他非要揍你呢。”

    卢光耀很光棍道:“那就打呗,我功夫可不比老方差,一般人可不是我对手。”

    罗四两又问:“那要是对方人多呢?”

    卢光耀得意洋洋道:“那就跑呗,我可告诉你,我逃跑本事,在江湖上可是有一号的。”

    罗四两都要疯了,逃跑还说的这么得意洋洋,你不要脸的功夫才是天下无敌。

    ……

    周一。

    城关中学重新热闹了起来,新的一周又开始了,同学们也都回来上课了。

    初二二班。

    罗四两的座位在教室在角落,他跟班里这些同学相处的不好,他的性子其实是有些孤僻的。

    毕竟从小就失去了父母,有这种性子是难免的。整个学校他也就跟大胖的关系稍微好一点,大胖为人忠厚老实,而且大胖的妈妈也没了,爸爸常年在外面打工,家里就只有一个总是生病的奶奶,所以家里日子过的挺难的。

    “四两哥。”大胖站在了罗四两面前。

    罗四两手上放着一枚五毛钱硬币,正在艰难翻动着,可是这枚硬币实在是太小了,不是躺在指头上不动,就是夹在指缝里面出不来,他弄得汗都出来了。

    听见大胖叫他,他抬头看去,问道:“怎么了?”

    大胖伸手抓了抓口袋,小心说道:“四两哥,我这里还有一百多块钱,我给……”

    罗四两摆了摆手:“行了,留着给你奶奶看病吧,你奶奶不是经常生病吗,要很多钱呢。咱们这次去刀疤那边弄了一笔,以后就别干这事儿了,你以后也尽量少去城南那边,记住了吗?”

    “哦。”大胖点了点头。

    其实刚前不久大胖的奶奶又生病了,家里已经没有钱了,大胖打电话跟他爸爸说了这件事情,他爸爸在外面工地上给人做粗工呢。工地上,砖瓦匠属于技术工种;给砖瓦匠打下手,搬搬砖头水泥的人叫粗工。

    工地上的工资又不是月结的,很多都是年末了,才会算给你,有的甚至都不给你,这是很常见的事情。

    大胖的爸爸手头上也没有钱,正在外面急的团团转呢。

    大胖把这件事情跟罗四两一说,罗四两家里是有钱,但他一个初中生,手头上也就只有五六十块钱而已,不够用啊。

    他就起了歪主意了,就想着用自己的超忆症去刀疤那儿赢钱回来给大胖奶奶治病,所以也就有了后面这一系列事情。

    罗四两还宽慰大胖:“行了,别烦了,治病要紧。要是钱不够用了,再跟我说,我帮你想办法。”

    大胖脸上当时就是一苦:“啊,四两哥,你不是说不赌了吗?”

    罗四两却道:“是不赌了,可我还有别的手段,前棚后棚的手段,我可学了不少呢。”

    大胖听得一愣:“什么棚?”

    罗四两一挥手:“哎呀,你管他什么棚,回去上课吧。”

    “哦。”大胖应了一声,就走了。

    把大胖打发走了,罗四两重新开始玩手上的五毛钱硬币,他跟普通人比起来,左右手算很灵活了,但还是玩不转手上这枚硬币。

    是真难啊。

    正当跟罗四两跟硬币较劲的时候,学习委员过来,学委是个女孩子,她过来叫道:“哎,罗四两,高老师叫你去她办公室一趟。”

    “啊?”罗四两手一抖,硬币又掉在桌子上了,他扭头看来,很是纳闷。

    学委一脸气愤,眉头紧紧皱着,一副很不高兴的样子,她说:“我周五的时候,看见你赌博了,我告老师了,你这样是不对的。”

    罗四两都懵了,自己防住了刀疤这样的社会人,也想到了怎么躲过他们的追杀,可千防万防也没防住自己班里的一个小丫头,这倒霉催的。

    这一刻,罗四两脑子里面回放的全都是昨天卢光耀跟他说话的画面。

    “小子诶,就算点儿上门,我们也有平点儿的手段,打的出去不算本事,收的回来才叫能耐。”

    罗四两心中默叹,这回是轮到自己平点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