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戏法罗 > 第二十三章 把点儿
    江县只是一个小县城罢了,县里猪肉和鸡肉是有的卖的,鸭肉都不太常见。至于牛肉,那就基本见不着了,只有在过年的时候才有。

    平时,也只有运气很好的时候,才能在市场上见到有卖牛肉的。现在虽说已经有拖拉机耕田了,但是县里大多数人还是在用牛耕地,农村人把牛看的比人还重要,谁舍得杀了卖钱啊,除非是伤的干不了活的或者病了的。

    罗四两一听没牛肉,他无奈地看着卢光耀。

    卢光耀双手一摊,他也很无奈道:“那没办法了。”

    罗四两一听急了:“别呀别呀,猪肉行不行,鸡肉行不行啊,实在不行去我家,我家好像还有一块牛肉冻冰箱里了。”

    卢光耀闻言乐了,他看着罗四两问道:“这么想学啊?”

    罗四两点头。

    卢光耀道:“那你跪下来磕俩头,拜我为师,我就都教你了。”

    “啊?”罗四两都听傻了,他是想学这些江湖手段,但那只是也是出于少年人的好奇而已,他想学点不一样的东西回去显摆呢,没看他前面还在大胖面前说前棚后棚么。

    罗四两毕竟才13岁,虽说心性比同龄人成熟很多,但毕竟也还是个孩子,是孩子,就有孩子的通病。他有好奇,但是未必就肯拜师了,他可不想入了厨拱行,天天上街卖戏法去,他还是想考大学和建设国家的。

    卢光耀看了看罗四两的神色,就知道他不愿了,卢光耀便道:“那不拜就不拜吧,叫声师父来听听,我就教你。”

    罗四两整个人都不好了,他扭扭捏捏道:“怎么又是叫师父啊?”

    “哎,既然你叫了,那我就再传你一点吧。”

    罗四两都疯了:“你是怎么听出来我叫了,我叫什么了我叫?”

    卢光耀摆了摆手:“嗨,别在意那些细节,既然你叫了,我还是会教你的。”

    罗四两彻底无语了。

    卢光耀笑了笑,一边吃面一边说:“走马江湖,首先你得有一双好招子。”

    罗四两这段时间已经学了不少江湖春点了,他知道招子就是眼睛的意思。虽说他前面有些无语,但是这会儿说到知识点了,他就集中精神了。

    卢光耀道:“江湖各行各业的老合们,只要是做生意的,最先一点就是要学会把点儿。不是什么人都适合做你的点儿的,有些个朗不正的,人家摆明就是来找你麻烦的,这种人的生意就做不得,会惹很多麻烦的。”

    “所以你得会推点儿,用合适的法子把人家弄走。有那合适的点儿,你得学会把人拉回来,这一推一拉之间,都是无穷的学问。把点儿,靠的是眼力见儿,你得学会看人,咱们这街上这店里也有不少人,你现在就用你的眼睛观察一下,然后把看到的内容告诉我。”

    罗四两认真地点了点头,他也没心思吃面了,就认真地看了起来,看了看之后,说道:“面馆老板张大头,身体挺胖,自己开面馆,自己当厨师。嗯,他的收入应该可以。”

    卢光耀问道:“哦?为什么?他穿的可一般啊。”

    罗四两抬了抬下巴:“你看他老婆啊,他自己是挺寒酸的,但是他老婆脖子上有根金项链。”

    卢光耀心中暗赞,果然是天才,把点儿可不只是单看点儿一个人,你还得看跟他有关系的人,才能知道更多信息。

    像罗四两用眼睛看了看,就知道对方的水火了,水就是没钱,火就是有钱。没钱的人叫水码子,有钱的叫火码子。

    金点行的金点十三簧里面就单有水火簧,就是教你怎么知道对方穷富的,他们这个学问更大,技巧更多。

    卢光耀问道:“她媳妇脖子上的金项链有可能是家传的,长辈给的,不一定是自己买的。”

    罗四两却摇头:“不像,你看她的金项链还很新,不像是老物件。”

    卢光耀点了点头,说道:“继续看。”

    “好。”罗四两应了一声,接着在面馆里面看,他说:“里面有个穿着西装的人在吃面,虽然他穿着西装,但是我感觉他不是个好相处的人。”

    “哦?为什么?”卢光耀来兴趣了,这小子不看水火,看好不好相处了。

    罗四两道:“他坐下不过六七分钟时间,就已经叫了三次老板娘了。第一次是让人家擦他的桌子,老板娘说已经够干净了,他说还要再擦。第二次是说加醋,他要没开瓶的;第三次是要多一点面汤,最好再多一点面。这个人有点贪小便宜的。”

    卢光耀这回是真吃惊了:“你早就注意他了?”

    现在正是饭点,小店里面很吵杂,他们都坐到门口来了。店里面的动静,他们听的见,但是听不清楚,所以卢光耀也没有上心,但是这小子居然注意到这么多细节了。

    罗四两摇头道:“那倒没有。”

    卢光耀问道:“那你怎么……”

    罗四两指了指自己的脑子。

    卢光耀这才明白,自己忘了他那变态的记忆力了。对于普通人来说,那些吵杂的交谈声,过耳就忘了。

    但是对罗四两来说,不管吵杂不吵杂,只要经过他的耳朵,他就全都能记得住。再加上他那变态的分析能力,稍微一回想,就知道所有细节了。

    卢光耀心中也不由起了艳羡之心,真是令人羡慕的能力啊。

    罗四两脸上也露出了满意的微笑,然后又看向大街,他看了看,继续道:“那边有一对夫妻抱着一个孩子过来了,他们穿的挺一般,不破,但是挺旧的。包着孩子的裹布也挺旧了,这家人的生活条件应该不是很好。哎?这个男人怎么走路有些紧张啊,眼睛还来回看?”

    闻言,卢光耀也抬眼看去,他也稍稍皱起了眉毛。

    罗四两皱了皱眉,继续看,他有超忆症,有一眼记事的能力,所以他能发现许多寻常人发现不了的细节:“孩子哭了,他们转过去了,应该是在给孩子喂奶。怎么是水壶啊,喂水么?没带奶瓶吗?看不见了,不对,他的手在抖,他在往水里加东西,加什么了?”

    突然,罗四两悚然一惊,一股凉意直冲脑门。

    他猛然回头,惊恐地看着卢光耀。

    只见一张大手朝他扑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