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戏法罗 > 第二十四章 渣子行
    “闭嘴,别说话。”

    罗四两的脑袋已经被卢光耀压下去了,卢光耀是贴在他耳朵边说的。

    罗四两闭上了嘴,心中却是一片骇然。

    他就算年纪再小,也知道这是人贩子,这就是最近闹得江县人心惶惶的人贩子啊。

    他小姨夫天天加班,都快忙疯了,就是为了抓到这伙人贩子,可是他也没想到,这人贩子居然会出现在他的眼皮子底下。

    难道他们就在城西?

    卢光耀把手从罗四两的头上挪到肩膀上去,自己身子也凑了过去,这样子就像是长辈在教训晚辈,晚辈低着头挨训。

    卢光耀的头是微微低着的,但是他的眼睛却一直在注意那两个人贩子。

    过了稍顷,他放开了罗四两。

    罗四两赶紧抬头,看着卢光耀慌忙问道:“他们……”

    卢光耀瞪他。

    罗四两赶紧轻声改口:“老渣?”

    卢光耀微微颔首。

    罗四两急了,当时就要站起来。

    卢光耀赶紧拦他:“你干嘛?”

    罗四两急道:“我要给我小姨夫打电话去,他是老柴。”

    卢光耀却道:“这里七条巷子八个弄堂的,等老柴来了,他们早不见了。老柴上次没查到这里,这次就依然查不到。”

    罗四两急道:“那怎么办?”

    卢光耀冷静道:“跟上了,摸了他们窑再说。”

    “好。”罗四两答应一声,扔下五块钱就出去了。

    两人远远吊在他们后面。

    罗四两感觉自己心脏跳的特别快,都快从嗓子眼里蹦出来了,他可从来没有经历过这样的事情。

    他只在电视里面见到过警察跟踪犯人,或者是那些特务的袭杀,他也没想到过自己还会有这一天,就这一会儿他都快连走路都不会了。

    卢光耀瞧他一眼,低声冷喝:“你要是这副鬼模样跟过去,一个照面就要被他们发现了。你要是连自己的身体都控制不了,就给我滚回去。”

    罗四两被骂了,他死死咬着牙,用力捶了一下自己的心脏,然后又重重呼吸几口。整个人顿时正常多了,心态也稳了许多。

    卢光耀又看他一眼,微微有些讶异,这小子的心态调整的好快啊,他又说:“你也别老盯着他们看,偶尔瞥一眼就好了,以你的记忆力,他们跑不了。”

    罗四两微微颔首,也照做了,他眼神过的很快,每次停留在那两个人贩子身上的时间都不到一秒,但这对他来说,已经足够看清很多东西了。

    两人走着,卢光耀也有心化解罗四两心中的紧张感,他便说道:“这是一伙恶老渣啊。”

    罗四两疑惑问道:“老渣也有好坏吗?”

    卢光耀道:“有狠毒的,也有没那么毒的。渣子行,一般分两派。一派有本买卖,一派无本买卖。有本买卖,可以说是生意,他们是从那些想卖儿女的父母手上买来孩子,再卖出去。”

    罗四两一听这话,也很好奇,心中的不安反倒是被压下去了:“还有卖孩子的?”

    卢光耀点头,轻声说话,他知道罗四两听的清楚他在说什么:“对,以前旧社会又没有避孕手段,好多人家家里都有好多孩子,有的甚至有七八个呢。孩子越多,人越穷。有些家里实在是活不下去的,就找老渣来往外挑了。”

    “所以这是有本买卖,老渣是要花钱的。这帮老渣也分两派,一派开外山,一派不开外山。不开外山的,一般在本地就挑了,多数走的是活门。活门就是允许你亲父母去瞧的,一年瞧七次,四季三节,立春夏秋冬,三节,五月节、八月节、春节。”

    “这是活门,死门就是不让亲父母瞧了,挑出去就是人家的了。还有一派开外山的,就是把人送到外省挑了,一般都是挑一些怎科子(男孩)或者是八九岁的斗花子(女孩)。”

    “把斗花子往柳门的人或者卖唱的老师傅那儿一挑,师父就带着她们学艺,然后带着她们出去卖钱。等她们长到十五六了,管不住了,就往娼窑一送,他们再去买新的。”

    “还有些老渣是直接买姜斗(大姑娘),送到外山去,直接往娼窑里送,这帮人心狠啊。当然了,有精的狐狸,就有精的猎人,社会上就有不少父母故意骗这些老渣的钱。”

    “这是有本的老渣,渣子行以前多数都是这种老渣。但是现在都计划生育了,家家户户都只有一两个孩子,谁舍得往外挑啊。所以有本的老渣越来越少,无本的老渣越来越多。”

    “这帮人根本就没有人性,你看到过街上那么多断手断脚在乞讨的孩子了吧?”

    罗四两豁然转头,目露惊恐,他当然见到过,不说别的地方,他们江县就有。

    卢光耀神色也有些凝重:“很多就是出自他们的手笔,当然还有许多是他们挑给了穷家门,穷家门断了他们手脚,然后控制了这帮可怜人。”

    罗四两面沉如水,他沉声道:“我要先救那个怎科子。”

    卢光耀问道:“你确定?”

    罗四两点头。

    卢光耀又问:“不惜一切?”

    “嗯。”罗四两用力点了一下头。

    卢光耀微微颔首,继续盯着那两个人,他们也在后面慢慢跟着,这边很热闹,鱼龙混杂,那两个人贩子毫不起眼,他们两个人也不起眼。

    卢光耀说道:“现在社会有些乱,老渣这行越来越猖獗了。这伙人不是善茬,待在一个地方连续作案,还没被发现。胆子和手段都很了不得,一会儿我让你怎么做,你就怎么做,不要擅自行动,也不要乱说话,也不要盯着他们看,也不要调侃儿,他们可能听得懂。”

    “好。”罗四两应了一声。

    两人跟着他们左拐右拐,来到了一个快餐店门口,他们已经坐进去了,罗四两他们也跟了进去。

    爷俩找了一个桌子坐了下来。

    罗四两去打菜,现在的快餐店都是店门口放着好几脸盆菜,荤的素的都有,店家给你打菜,按照几荤几素收钱。

    罗四两虽然在打菜,但他是一直注意着那两个人贩子的。

    那两人坐好了,把孩子先放在桌子之上,就在他们眼皮子底下能看到的地方。

    这两人很小心。

    把孩子放好了,那男人才说:“老板,给我打十份饭,我要带走。另外,菜每一样都给我打一点,肉多一点。”

    闻言,罗四两心中一跳,还真是摸到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