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戏法罗 > 第二十六章 毒蛇标
    “怎么回事?”那黝黑男子低声喝道。

    再看那妇人,面色惊恐且疑惑,她用手轻轻一摸孩子的脸皮,再一揭,竟然揭下来一张人脸面皮。

    那男子见状也愣了。

    妇人用眼一看,再用手一捏,这张人脸面皮立刻变形了,她惊呼道:“面团捏的?”

    再低头一看,她眼珠子都瞪大了,声音也变了:“冬瓜?”

    “怎么回事?”黝黑男子也急了,忙过来一看,这一看,他却是大吃一惊,这裹布里面放的哪里是孩子,而是一个冬瓜,还是青皮的。

    那妇人也看傻眼了:“我怎么知道怎么回事啊?”

    黝黑男人面沉似水,眼中凶光闪过,他四周看了一下,又跑到巷子口看了一下,确定附近没有人跟着,他才对妇人道:“我感觉有点不太对劲,先回去,绕路回去。”

    两人心中尽管有无数疑惑,但谨慎起见,他们还是决定先回老窑再说。这两人绕了好多路,一路上谨慎慢行,但也没发现有人跟着。

    最后他们窜进了一个小巷子,到了一户大门紧闭的人家,用手敲门。

    三快一慢。

    门开。

    两人入内。

    接待他们的是一个五大三粗的壮汉,他道:“黑子,五娘,你们回来了啊。”

    黑子就是那个黝黑的男人,他对壮汉点了点头。

    壮汉看了看他们,疑惑问道:“哎,你们不是出活去了么,怎科子呢?”

    黑子和五娘的面色都很难看,黑子道:“先别说那么多了,二哥,事情有点诡异,我要去见老大。”

    “好。”壮汉答应了一声,就把他们领到内屋去了。

    屋内大堂放着好多大包,里面放着的是衣服,他们就是以到江县出摊卖衣服的身份混进来的。

    县公安局已经在县城里面来回搜查好几遍了,他们能躲过一遍遍搜查,也正是因为他们这个伪装的身份。

    平时白天,他们都会出去出摊的。

    警察在县城里找不到人贩子的窝点,现在都把搜索范围扩大到农村去了。县里的警察都快忙疯了,可谁能想到,这伙人贩子居然就躲在他们眼皮子底下。

    “老大。”黑子和五娘走进内屋,他们老大是一个模样朴实的中年男子,这段时间一直在地摊区那边摆摊。周边人都认识他了,都叫他朱老板。

    但这是他在江县伪装的身份,他原名朱标,在渣子行里他还有一个外号,叫毒蛇标。

    他为人甚是狠毒,常年做没本的老渣,他不仅贩卖小孩,还拐卖妇女。那些妇女不是被他卖到深山老林里去了,就是卖到地下的一些娼窑。至于那些孩子,一部分卖给别人做儿子;另外一部分被他断去手脚,倒卖给穷家门里几个恶人去上街乞讨了。

    也正是因为他的狠毒,所以别人才给他起了这样一个外号。在江湖之上,只有起错的名字,绝对没有喊错的外号。

    毒蛇标这些年也做了不少案了,但是因为他生性谨慎狡猾,再加上这年头的刑侦手段和追踪方式跟不上,所以他们一直没能落网。

    现在这伙人已经在江县作孽有段时间了。

    “回来了。”毒蛇标缓缓出声,脸上还带着微微笑容。

    黑子点了点头,说道:“老大,出了点意外。”

    “怎么了?”毒蛇标问道。

    黑子和五娘对视一眼,两人眉头锁的很紧,其实他们到现在都不知道好好抱在手里的孩子是怎么没的,他们也没让孩子离开过自己的手啊,甚至说都没让孩子离开过他们的视线。

    他们也不是新跳上板的老渣了,做这行也有年头了,他们很谨慎,也很小心,可是他们也不知道孩子怎么就没了,很诡异啊。

    黑子收回了自己的目光,看着毒蛇标,说道:“老大,孩子丢了。”

    毒蛇标闻言,眉头微微一皱,但其心态依然非常沉稳,他说:“具体说说。”

    “是。”黑子应了一声,从头说道:“今天我和五娘去城北踩好点的那户人家去拔苗,一切都很顺利,我们支开了户主,夺来了孩子。给他换上了裹布,一直到城西都没有出岔子。可是都快到家了,都走半路了,我们一看,却发现孩子没了,我们手上抱着的竟然是一个冬瓜。”

    “冬瓜?”壮汉惊呼一声,他都听傻了。

    黑子点头:“对,就是冬瓜,我和五娘到现在都没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回来前,我们还特意去绕了两圈,没有人跟着我们。”

    毒蛇标眼睛微微眯了起来,脸上依旧是有笑容的,但眼中却露出令人害怕的寒芒,他想了想之后,说道:“你把一路上发生的事情,都跟我说一遍,无论大小。”

    黑子还是有些疑惑:“这一路上也没发生什么事情啊,我们抱着孩子一路过来都挺平安正常的。哦,对了,到了城西这边,孩子醒了,哭了,我们给他喂了点药,然后他就睡着了。”

    毒蛇标微微颔首,道:“继续。”

    黑子道:“然后我们就一路走回来,到一家快餐店里面,准备带一些饭菜回来吃。”

    毒蛇标突然问道:“饭呢。”

    黑子道:“没带回来,我们在等饭的时候,快餐店有爷俩打起来了,那小孩子还泼了半杯水在我身上。后来我见他们的动静太大了,我怕暴露了,就带着孩子赶紧回来了。再后来就发现孩子变成冬瓜了,这一路上孩子没离开过我们视线啊。”

    这话一出,旁边那壮汉也愣住了。

    毒蛇标眯眼思考,稍顷,他对黑子说道:“你详细说说那爷俩打架的事情,把当时他们说了什么话,做了什么动作,都说一遍。”

    黑子眉头一跳,他看着毒蛇标,惊道:“老大,你是说……”

    “说。”毒蛇标一声冷喝打断了黑子的询问。

    黑子吓了一跳,赶紧开始描述当时的场景,那两个人是怎么对话的,怎么发生冲突的,那孩子是怎么摔倒的,又是怎么摔杯子的,老人又是怎么追出去的。

    说的很详细。

    毒蛇标听着听着,眯着的眼睛也慢慢睁了开来,最后他沉声说道:“你们这是遇上立子行的高人了。”

    “啊?”黑子和五娘都是一愣。

    毒蛇标轻声琢磨道:“于顷刻间藏携裹带,这份功力不浅啊。立子行,吴州江县……”

    毒蛇标眸子微微亮了起来,他冷声一字一句道:“吴州戏法罗。”

    闻言,在场几人都是一怔。

    突然毒蛇标面色骤然一变,惊呼道:“不好,快带上货,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