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戏法罗 > 第二十七章 老柴扫窑
    房间内顿时慌乱了起来。

    “怎么了,老大?”黑子匆忙问道。

    毒蛇标眉头锁的很紧,眼中阴毒的光芒越来越盛,他道:“这里已经不安全了,快走,带上那些货。黑子,你出去把合把合(看看)。”

    “是。”虽然他们没闹明白是怎么回事,但还是严格执行起了老大的命令。

    那壮汉赶紧从房里面搬出一个长梯来,跑到后院去,从一个枯井里面放了下去,他们把拐来的孩子都控制在这枯井下面了。

    其实这栋老房子不是他们的,而是在他们徽省遇上的一个做生意的人的,在跟他聊天的时候,知道那人老家有一口枯井,枯井下面还被他挖了地窖出来,冬天可以放粮食和蔬菜。

    毒蛇标就知道这件事情了,而且又知道了这个人常年在外面做小买卖,家里早就没有亲人了,他自己都好多年没回家了。

    毒蛇标又正好接了一个大活儿,穷家门那边需要一批孩子,他们要给他们弄残了,再控制他们去乞讨。

    至于今天黑子和五娘要带回来的那个婴儿,是他们要卖去给别人当儿子的,这个市场永远不缺。

    在徽省打听清楚所有事情之后,毒蛇标就趁机偷了那人的钥匙,拿去偷偷配了一把,然后就来到江县兴风作浪了。

    有这个隐秘的地窖在,他们已经躲过好几次的警察搜查了。警察或者别人问起,他们也有话说,这房子是那人借给他们住的,他们连钥匙都有。

    这年头手机又不普及,没人联系的上户主求证,户主在本地又没有亲戚了,平时也不回来,连个熟人都没有。

    大家自然也不会生疑了,也不会有人来过问。

    仗着江县城西这边外来的生意人很多,又仗着这个隐秘的地窖,他们这段时间是可劲儿地祸害当地的孩子啊。

    县里的警察都给弄疯了。

    梯子放下去,马上就有人抱着孩子上来了,原来这地窖底下还藏着一个人,他在这下面看着孩子呢。

    这些孩子全都被绑起来了,但还是有人轮换盯着,可见这帮人是有多谨慎啊。

    毒蛇标喝道:“哑巴,动作快点。五娘过去接一下,老二去把汽车发动了,快点。”

    几人都赶紧动着。

    藏在地窖里的哑巴更是飞快地上下爬着,每上来一次都带出来一个孩子。

    毒蛇标面沉似水,眼神狠毒。

    就在此时,出门望风的黑子跑回来了,他慌忙喊道:“老大,老柴扫窑。”

    一直很冷静的毒蛇标,第一次有些情绪失控,他狠狠跺了一脚,骂道:“妈的,哑巴出来,快走。”

    “阿巴阿巴阿巴……”哑巴焦急地指着下面。

    五娘也赶紧说道:“老大,还有五件货没起出来。”

    毒蛇标咬着牙,果断道:“不要了,快走。”

    几人心中也发了狠了,赶紧起来抓着绑好的孩子就跑,黑子进屋赶紧拿着早就收拾好的包裹,也跑走了,干他们这行的,是随时做好跑路的准备的。

    等这帮人跑出去之后,警察这才赶到。

    领头的正是罗四两的小姨夫,县里刑警队的队长,包国柱。包国柱持枪冲到了门口就喊道:“一组搜查屋子,二组搜查院子,三组把后门堵死了,别让他们跑了。”

    包国柱拿着枪,气势汹汹地冲了进来。他今年三十多岁,正是事业黄金时期,而他自己也确实很争气,今年已经坐到刑警队长的位置上了。

    可还不等他屁股坐热,县里就出现了这么恶性的拐卖儿童案,他也承受了巨大的压力。上面领导很重视,已经限定他期限破案了,他要是破不了案,那屁股底下的位置也要挪一挪了。

    他都快被逼疯了,连把这伙人贩子生吞活剥的心思都有了。

    现在终于有线报了,报案人那边都救出来一个孩子了。为了避免人贩子跑掉,他立刻纠集了全队刑警立马冲了过来。

    可惜,还是来晚一步。

    “队长,大厅没人。”

    “队长,里屋没人。”

    “队长,厨房没人。”

    ……

    听着汇报,包国柱的一张国字脸越来越黑,难道今天还是无功而返吗?

    难道他就真的破不了这个案子吗?

    他才刚刚上任的刑警队长就要被撤职了吗?

    真要被撤职了,那他的政治前途也基本上就到头了,而且还会成为警察界里的笑柄。

    包玉刚面色阴沉极了。

    “队长,队长,后院枯井里面有发现。”

    包玉刚豁然看来,眸子骤然一亮,当时就喝道:“走,过去看看。”

    一行人立刻过去,后院枯井已经有刑警顺着梯子下去了。毒蛇标那一伙人走的匆忙,没来得及把梯子撤走,警察一过来就发现了。

    “队长,底下有孩子,被拐卖的孩子藏在这儿。”井底下传出来惊喜的声音。

    包玉刚顿时大松一口气,他忙道:“快,快把孩子救上来,小心一点。”

    包玉刚又赶紧对身边的人说道:“老赵,那伙人贩子应该是跑了,你马上带人出去追。另外赶紧通知路政和交警,沿着县城周边所有道路设置关卡,妈的,不能让这群孙子跑了。”

    “是。”老赵应了一声,赶紧带着人去追了。

    底下地窖里的孩子也一个一个被救上来了,包玉刚细细一数,只有五个,可这段时间报上来的失踪案子是十个,换句话说,还有五个孩子没救出来。

    包玉刚神色凝重,他的任务只完成了一半,还有一半孩子控制在人贩子手上,他一定要把这群孩子救出来。

    包玉刚看着哭得都停不下来的孩子们,对身边的队员说道:“先把孩子们带回去做笔录,赶紧通知他们家人。另外,调集县里所有公安民警,民防,居委会,执法大队,集合一切力量联合搜查。你们先去做通知做动员,我马上去向上级要审批,这次掘地三尺也要把这群王八蛋找出来。”

    “是。”

    ……

    罗四两回家了,他到现在都还心潮澎湃,难以自抑。今天的经历是他这十三年生涯里从来没有过的,他到现在都感觉脑袋晕乎乎的。

    刚一回家,罗四两打开大门,就看见了罗文昌那张阴沉之极的脸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