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戏法罗 > 第二十八章 打我呀
    “爷爷,你还没睡啊?”罗四两被吓了一跳,他这会儿是很兴奋,但也很心虚,毕竟自己刚刚做了这么危险的事情。

    罗文昌端坐堂前,缓缓抬眼看他,眼中蕴藏着怒意。

    罗四两心中顿时便惴惴不安了,难道自己追踪人贩子的事情被爷爷知道了?不应该啊,自己也没去公安局啊,小姨夫都不知道自己参与其中了,爷爷又怎么会知道?

    “你还知道回来。”罗文昌语气平静,但任谁都感受到了他话语中蕴藏着的狂风骤雨。

    罗四两顿时就慌乱起来了。

    “啪。”罗文昌拍了桌子,怒道:“你干嘛去了,是不是又出去赌钱了?”

    “赌钱?”罗四两明显一愣,但他转念一想就明白了,肯定是他班主任高老师过来告状了。高老师要帮助大胖不假,但这并不代表他不会告诉家长啊。

    听到是赌钱的事情,罗四两反而松了一口气。

    看到自己孙子如此备懒不上心的样子,罗文昌更是怒不可遏,他又拍了桌子:“你还笑,年纪轻轻就沉迷赌博,你……你……你简直,你给我过来。”

    罗四两的眉头也锁在了一起,脸也渐渐沉了下来,但是他仍然没有解释的心思,直接迈步走到罗文昌面前。

    罗文昌站了起来,扬起了巴掌。

    罗四两直盯着罗文昌的眼睛,嘴上毫不示弱道:“打呀,愣着干嘛?”

    “你……”罗文昌气结,悬空着的手都在发抖。他很想打下去,可是他又舍不得打下去。

    罗文昌气了半天,最终还是把手放下来了,他长长吐出了一口气,心中的怒火也压下去了不少。

    稍微平复了一下心情,罗文昌突然觉得很累,他一个人带着罗四两已经六年了,可他从来没有感觉像今天这样累过。

    罗文昌又颓然地坐了下来,脸上的皱纹深深地浮现了出来,这些皱纹无时无刻不在昭示,这是一个疲累的老人。

    罗文昌挥了挥手,微微阖上了眼,他用疲惫的声音缓缓说道:“罢了罢了,你也大了,我也老了,我也管不了你了。我以后也不会让你学戏法了,戏法罗的名号自此而止,但是爷爷希望你认真做人,不要行差踏错,更不要染上回不了头的恶习,这样……就够了。”

    听了这话,罗四两心中猛地一颤,他马上偏过头去,不敢再看自己爷爷那副疲惫的苍老容颜。

    “我知道了。”罗四两应了一声,转身要上楼。

    罗文昌在座位上,没看罗四两的背影,他说:“以后需要钱,跟家里说,别自己想办法。”

    罗四两停住了脚步,他没回头,也没说什么,只是微微一滞之后,就上了楼。

    罗文昌在客厅座椅上长长叹息,脸上有释然和轻松,但更多的是落寞和悲凉。

    罗四两上了楼,心中也难以平静。

    ……

    次日,罗四两起了早,去上学。

    高老师那边已经跟校长说好了,今天要给大胖家里捐款,这次就没有让学生们参与了,就学校里面的几个老师凑一点钱出来。他们怕在学校里面让学生给大胖捐款,会伤害大胖的自尊心,也不利于同学之间的团结。

    他们考虑的还是很全面的。

    在学校里面,罗四两也看见班主任高老师了,罗四两也没怪她跟自己爷爷打小报告,但是他今天也没有多少心情听课。

    他现在满脑子都是昨天晚上自己爷爷那副疲惫苍老的样子,爷爷是真的老了。

    唉……

    罗四两心中有说不出来的滋味。

    还有就是昨天那帮人贩子,他们被抓住了吗,那些被拐走的孩子被救出来了吗?

    罗四两完全不知道,他也很担忧。

    所以这就是他昨天一定要让卢光耀救出那个婴儿的原因,能救一个是一个,警察追过去了,万一让人贩子跑了呢,又万一伤到那些孩子们呢。尤其是那个婴儿,如果一旦发生冲突,最容易受伤的就是那个婴儿了,这是最好的人质啊。

    罗四两想不了那么长远,他就要先救出来那个婴儿不可。

    罗四两的行为不是理智的行为,真正理智的策略是不要打草惊蛇,先跟踪到他们的老巢,再去报警。

    很明显,罗四两并不理智,但他很善良。卢光耀也同样如此。

    今天上课,罗四两总是心不在焉的,高老师看在眼里,但也没说什么,她知道罗四两回家肯定挨收拾了。

    但也没办法,她毕竟是为了他好啊。

    好不容易挨到放学了,罗四两立马跑了出去,直奔城西去了,他要去问卢光耀那伙人贩子有没有被抓到。

    一路狂跑,罗四两冲到了城西,来到了卢光耀的住处。

    “笃笃笃……”

    敲门。

    “谁啊?”

    “我,罗四两。”

    门开了。

    “快进来。”卢光耀把罗四两拉进来,然后赶紧把门关上。

    罗四两进来之后才发现方铁口也在,罗四两一愣:“方先生也来了?”

    方铁口冲他微微一笑,点了点头。

    罗四两也礼貌地笑了笑,然后扭头赶紧问卢光耀:“那伙人贩子……”

    卢光耀摆了摆手,打断他的话:“一个没抓到,还有几个孩子没被救出来。”

    “啊?”罗四两傻眼了。

    方铁口也神色凝重地点了点头:“我们今天去盘老柴的话了,的确是这样,现在老柴已经封了县城周边所有道路了,他们正在掘地三尺地找那帮人。”

    罗四两也面带愁容:“那要什么时候才能找到啊?那些小孩子又要怎么办啊?”

    卢光耀也走了回来,坐在了桌子边上,他紧皱眉头:“这伙人的反应速度太快了,我们摸到窑立刻就打电话了,老柴那边来的也很快,可还是让他们跑了,就差那一步啊。”

    “哎呀。”罗四两使劲甩了甩手,一脸遗憾。

    卢光耀皱眉看他,认真说道:“现在还有一个很严峻的问题放在眼前。”

    “什么?”罗四两问道。

    卢光耀道:“我不确定那伙老渣里面有没有通晓江湖事情的人,尤其是咱们彩门的一些事情和内幕,如果有,那就麻烦了。”

    “怎么麻烦了?”罗四两还是没懂。

    卢光耀解释道:“我昨天是用落活儿把小孩偷走然后用冬瓜调换上去的,我不敢确定他们里面有没有了解咱们彩门的人,倘若有,那你们罗家就危险了。”

    “啊,为什么?”罗四两惊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