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戏法罗 > 第二十九章 方铁口来给你们擦屁股
    那一日,在快餐店里面。

    卢光耀很快就定好了怎么去救那个孩子的计划了,那天卢光耀出去准备的时候,就先去弄了点面粉捏了个孩子脸的模样,再贴在冬瓜之上,最后找一块颜色相近的裹布来包上。

    最后他换上了一身宽松的衣服,那个冬瓜就被他藏在衣服里面。这就是传统大戏法,落活儿,也是罗家纵横江湖的绝活儿。

    表演这个传统戏法,艺人们需要身穿大褂,然后在身上卡活儿,一般来说会卡上十三太保,就是十三盘瓜果点心;四海升平,就是四大件碗盆;大花瓶或者三戟瓶一个;大青和二青,就是两个盛满水的盆;还有火盆子两个;最后翻的跟斗月子是两个水盆子或者火盆子。

    这些加起来拢共有二十多样东西了,一起一百五六十斤了,都藏在自己身上,所以这不容易,必须得要求衣服宽松,不然就抛托了。

    戏法行把要变的彩物叫托,抛托的意思就是变失败了,露馅了。

    戏法行这么多年来唯一一个不需要宽松衣服掩护就能变落活儿的,就是罗四两那已经去世的父亲,这个门子是他独自钻研出来的,整个戏法界也只有他一个人会。

    这个门子也是戏法界迄今未解之谜,但是现在,这个门子随着这位传奇的逝去也变成传说了。

    那天卢光耀换好了衣服,把伪装好的冬瓜卡在自己身上,趁着那两个人贩子回头看的时候,他瞬间出托再回托,就狸猫换太子了。

    戏法行把要变的彩物称之为托,出托就是把身上的彩物变出去,回托就是把彩物再变回身上。回托比出托可要难上许多,戏法行的行话说是宁变十回出,不变一次回,可见这得多难啊。

    手彩是所有戏法的基础,卢光耀最擅长的就是手彩。有如此强悍的手彩功夫打底,他变起其他戏法来也是没有丝毫问题的。

    事实上,他也的确很轻松就把那个婴儿给救出来了,只是可惜,人贩子没有被抓住。

    现在卢光耀不仅担心那些被拐走的孩子,他还更担心罗四两一家,见罗四两还是没明白。

    卢光耀便跟他解释道:“咱们在快餐店做的那些手法,瞒的了普通人,可瞒不了内行。如果他们那边有了解我们彩门的人,他一下子就能知道这是有人用落活儿换走了婴儿。小罗子,这里是吴州江县,论起落活儿,除了你们罗家还能有谁?”

    听到此言,罗四两这才反应过来,他两眼怔怔出神,都傻了。

    卢光耀看了看罗四两,叹了口气,还给他补了一刀:“是你说不惜一切代价救那个孩子的,嗯,你是英雄。”

    罗四两的脸色瞬间变的极为精彩。

    方铁口看到这一幕,他都无语了。他也真是服了这爷俩了,做事情真是顾头不顾腚,罗四两小孩子不懂事就算了,你卢光耀一把年纪了,怎么还这么没溜儿?

    婴儿是被救出来了,可烂摊子却弄出来这么大一堆,他也真是服了。不过他也了解卢光耀,别看这老小子是个老骗子,但他的心是很善良的,他可做不到让人贩子在他的眼皮子底下把婴儿带走。

    卢光耀虽然是老江湖了,身上的彩门技艺非常高超,江湖手段也会不少,可他最大的缺陷就是太感情用事了。

    方铁口跟他相识多年,太了解他了。

    罗四两艰难扭过头,吞了口口水,说道:“不会这么巧吧?”

    卢光耀摇摇头道:“难说。”

    罗四两吐了口气,自我安慰道:“没事,我小姨夫是刑警队长,我爷爷还认识县长呢……”

    卢光耀毫不客气地打断道:“没用,这伙人都是亡命之徒,这次和他们结下梁子,你鬼知道他们什么时候抽冷子给你来上一下啊?”

    罗四两是真害怕了,他毕竟才13岁啊,他急道:“那怎么办啊?”

    卢光耀眉头锁的很紧,他沉声说道:“现在警察封锁了出县城的路,他们手上还握着几个孩子,他们肯定还待在县里。现在风声正紧,他们是不敢冒头的,更别说来报复你了。”

    “但是一旦被他们逃出去了,那以后就不好说了。所以当务之急,我们一定要尽快找到这帮老渣,把他们绳之以法才行。这既是救了那些可怜的孩子,也保障了你们的安全。”

    罗四两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他又急忙问道:“那他们躲在哪儿了?”

    卢光耀没好气道:“我怎么知道,我要是知道,早把他们抓起来了。”

    说完这话之后,卢光耀看了看身边的方铁口,他又呵斥道:“要说这事,主要得怪你?”

    方铁口刚送到嘴里的茶水差点没喷出来,他扭头看卢光耀了,都懵了:“跟我有什么关系?”

    卢光耀振振有词道:“还不是你去住招待所了,让我没地方住,不然我能住城西吗?我要是不住这儿,能遇到那伙老渣吗?遇不到老渣,能有今天这些事情吗?你要负责。”

    方铁口无语地看着卢光耀,他佩服道:“您真是越来越讲理了哈。”

    卢光耀头一甩,不理他。

    方铁口道:“哎,我说你想拖我下水,说一声就好,都是老兄弟了,我能不帮你吗?”

    卢光耀却摆了摆手,理直气壮道:“那不一样,你主动帮我,我得欠你人情,现在你属于是还债。”

    方铁口嘴角狠狠抽了几下,这老王八蛋是真不要脸啊,他都想甩手走人了。

    罗四两也赶紧恳求道:“方先生,您就帮帮我们吧,我们真的要抓住这帮人贩子,还有那么多孩子在他们手上呢。”

    方铁口挥挥手道:“行了行了,我又没说不帮,我就是看不惯这个死不要脸的家伙。”

    卢光耀笑眯眯地看了过来。

    方铁口理都不想理他。

    卢光耀就是一张二皮脸,前面还在怪方铁口,这会儿已经是满脸谄媚的笑容了:“嘿嘿,老方,方老哥,您可是金点行当代门长啊,快给我们出出招,我们这是为民除害啊,赶明儿我给您做个锦旗送过去。”

    “门长?”罗四两一愣。

    “去,别捧我,庚子年以后就没门长什么事儿了,更别说现在了。”方铁口冷哼一声,然后又无奈地摇了摇头,他跟卢光耀就生不起气来,他要是真生气,他早就气死很多年了。

    今天他过来就是给卢光耀擦屁股来的,就算这个死老头子不说,他也肯定不会袖手旁观的,可是这死老头却偏偏要来这一套,他真是给气死了。

    方铁口平复了一下心情,然后说道:“玄关有云,先师化道,不出天地范围,一理贯通,能使人超悟。一入门先猜来意,未曾开言先要拿心。”

    这话一出,罗四两心间猛地一跳,玄关,这就是之前卢光耀说的金点行里最神秘的秘籍?

    方铁口道:“这句话是《玄关》的总纲。意思是不管来的点儿是谁,你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要知道对方心里在想什么,真正的高手必须要在对方开口之前就要了解其所思所想。那么,那群老渣他们现在在想什么?”

    罗四两思索了一下,突然叫道:“他们想躲过搜查,然后再逃跑,最好在逃跑前再做一笔,把这次丢的孩子的空缺补上。”

    方铁口却道:“错,他们现在就想跑,是立刻,马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