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戏法罗 > 第三十章 设局
    闻言,罗四两和卢光耀都看了过来。

    方铁口继续道:“他们已经暴露了,他们中的两个人贩子已经被你们看到了。另外,警察之前肯定也搜过他们的屋子,只不过当时没有揪出他们来罢了。现在警察回过神来了,他们的样子恐怕已经被警察留意了。”

    “而且现在他们就躲在县城里面,县城就这么大,他们能躲到哪儿去?这次老柴们是地毯式搜索,他们暴露的风险太大了。现在只要有机会,他们甚至能扔下所有孩子,立刻跑路。”

    罗四两迟疑问道:“那……那警察能把他们抓出来吗?”

    方铁口摇头:“不知道,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再说他们手上还握着好几个孩子,这既是他们的货物,也是他们的人质,一旦发生什么冲突,这几个孩子都不知道能不能保得住了。”

    罗四两和卢光耀都觉得心头沉甸甸的,他们现在不仅要抓这帮人贩子,更重要的是要把这些孩子救出来啊。

    卢光耀皱着眉头,神色有些凝重,他对方铁口道:“老方,你有什么法子,都说出来吧。”

    方铁口微微颔首:“如今之计,只有先稳住这帮老渣,然后想办法安排他们逃走。”

    “啊?”罗四两愕然抬头。

    方铁口压了压手,示意其稍安勿躁:“然后我们通知老柴,在出县城的路上动手,一举把他们控制住了,就别在县城里面了,县城里不确定的因素太多了。出城路上也没什么人,方便老柴们抓人。”

    卢光耀细细琢磨了一下,然后问:“策略是没什么问题,关键是我们现在都不知道他们待在哪里,怎么跟他们搭上线啊?”

    闻言,方铁口脸上露出了微微笑容。方铁口本来就长得仙风道骨,他这微微一笑,就更有几分玄妙莫测的模样了。

    ……

    江县这个县城本来就不大,工业也不发d县城的居民也不多,所以一有点什么事情,大家也就都知道了。

    今天县城里面,几条大街上都贴出来了一条广告,是城西张司机的拉货广告。

    张司机做货车司机也有年头了,他在八十年代中期就借钱贷款买了一辆货车,那时候起就开始拉货了,八十年代跑长途是很赚钱,他也是县里第一批万元户。

    只是这个万元户的经营头脑有限,现在都93年了,他还是在守着他那辆货车拉货,没有扩展产业,也没有增加车辆。

    当年穷的都没法子的时候,他倒是有胆子借钱买车,现在富裕了,反倒是胆小了。

    不过总的来说,张司机家里条件还是不错的,就是最近在闹离婚,好像说是他媳妇跟别人好上了。

    真是小县城啊,连一个普通的出轨都闹得满城风雨。

    今天,张司机的广告一贴,大家又开始热议纷纷了。

    广告写的很简单。

    张司机说他在运货的时候,如果顺路的话,可以帮人带一下货,只需要收取一点运费就好了。

    事实上,这事儿张司机以前也干过不少,只不过他不收钱,反正是顺路的。别人要感谢他,拿点吃的东西给他,他也会收下。

    江县是有很多人在吴州市里打工的,张司机平时在这两边跑的还是挺多的,大家也常托他带东西给市里的亲戚。

    张司机帮人带货的事情还真没少干。

    只是这回收钱了。

    “哎,张司机咋还收钱了呢?”

    “这叫啥话,人家还不能收钱了?你让客车给你运,人家客车也得收钱啊。”

    “不是,我是说他以前不收,怎么这次开始收了?”

    “那谁知道,听说他最近在闹离婚,是不是钱都被老婆拿去养汉子了,家里没钱了,才要赚钱。”

    “哈哈哈……”

    “哈哈。”

    众人都是大笑。

    这就是肮脏的人性啊。

    张司机平时都免费帮他们带东西,他们还在背后这样说他。

    有个年纪大的人看不下去了,他说:“行了行了,别乱猜了,张司机以前可没少帮你们,嘴上留点德吧。”

    众人这才讪讪住嘴。

    又有个人说了:“你们别乱猜了,张司机因为离婚,很不高兴,在外面大赌了一场,输了好几万呢,要赔好多钱。他这回是真没钱了,所以才要弄这个,不然人家得把他车子拉去抵债呢。”

    “啊?赌钱去了啊?”

    “车子都要拿去抵债啊?那没了车子,张司机还怎么赚钱啊?”

    “不是不是,你这都听谁说的?”

    那人说道:“张司机自己说的,就今天早上,他在贴告示的时候,别人问他,他自己说的,他说他活不下去了,只能想尽办法赚钱了。我还听说了,他是跟城南的刀疤一起在庄县赌的。”

    “刀疤?不会是刀疤跟外县人一起做局,把张司机给坑了吧?”

    “嘘,别胡说,刀疤可不是好惹的人。”

    众人都有些悻悻然,但是心中都有了猜测。

    在这广告前围着讨论的人里面有一个黝黑的男子,他一直在静静听着,没有说话。

    直到他们说了这些,他才眸子微微一动。

    然后他悄悄撤步,混在了人群之中,毫不起眼。

    ……

    城西,张家。

    “大师,您请用茶。”张司机恭恭敬敬地把一杯茶水端来放在了方铁口面前。

    方铁口脸上带着微微笑意,稍稍点头表示谢意,然后说道:“今日看张居士妻宫似乎有脱胎换骨浴火重生之迹象,想来张居士应该已有决断了吧?”

    张司机叹了一口气,面容布满了苦涩:“是啊,离了,昨天领的证。唉,大师,您说这女人也是,在家的时候,又嫌你没本事。出去赚钱了,又嫌你不陪她。你说,我要是不出去拼命赚钱,她在家里吃什么,喝什么?唉。”

    方铁口淡淡说道:“贪得无厌终无途啊,人呐,最可贵的是要学会知足常乐。”

    张司机点了点头。

    方铁口继续道:“我还是那句箴言,只待前行路,莫求无良缘。方居士,我看你福缘深厚,妻宫也有重生之相,他日你定然能寻得良缘之人,定然可以携手终老。”

    张司机诚恳道:“谢谢大师吉言了。”

    方铁口摆摆手:“无妨,天道无常,常与善人。张居士常做善事,自然有福报而来,这次的事情便是一桩天大的福报,还望居士能助我一臂之力。事成之后,此福报不但能护佑居士一生,更当惠及子孙,受用无穷。”

    张司机立马拍着胸脯道:“大师,您放心。就算不为福报,我也要把这帮人贩子抓到,人贩子就该死全家。只不过……他们真的会来吗?”

    方铁口摸了摸桌子上的茶杯,露出自信的微笑:“他们定然会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