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戏法罗 > 第三十二章 他们是不会来的
    “呼……”

    “呼……”

    那伙人走了之后,张司机瘫在椅子上大口喘着粗气,他现在才发现自己的后背已经湿透了。

    原先他们刚刚进门的时候,张司机还感觉不怎么害怕,毕竟他也是见过世面的人,可是当人家面贴面跟他说话的时候。

    他还是感觉到自己心脏扑通扑通不争气地跳了起来,他是真的害怕了,连后背都被冷汗浸透了。

    现在人家都走了,他还没缓过劲儿来。

    方铁口也从里屋来到了大厅,他对张司机关切问道:“你没事吧?”

    “没事没事。”张司机匆忙答道。

    方铁口给他倒了一杯冷水,张司机接了过来,几口就喝完了,有了冷水的刺激,现在他已经冷静多了。

    张司机双手握着杯子,又马上抬头看方铁口,紧张道:“我……我……我刚才没露馅,我……没有吧?”

    方铁口微笑着摇摇头:“没有,你刚才表现的很好。”

    张司机放心了许多:“那就好,那就好。”

    方铁口微微笑了一下,几步走到了门口,抬头看着月色,他的眸子也不由深了几分。

    ……

    次日,晚。

    城南仓库。

    这边有一个老仓库,是县里那家国营纺织厂的,但是因为纺织厂经营不善,都快倒闭了。

    为了减少损失,他们现在已经把老仓库给租出去了。张司机就租了一点地方下来,平时运货存货的时候,能用的上。

    因为他的货车比较大,有时候运的东西太少,跑一趟就不划算了。所以他就需要把货物先暂存一下,等多几个单子,货多一点的时候再一起运过去,这样能节约成本。

    这次他要运的是棉花,他是真的要运这批货,也是真的是要运到吴州市里,他连运单都有。

    他跟那帮人商量好的地方就是在这里,他先给车子里面掏出一个空间来,让他们藏在里面,然后用隔板挡好了,然后外面用棉花塞满了,最后开车把他们带出去。

    棉花是用麻包装好的,但张司机还特意准备了一批散棉花,到时候会塞在车子外面,这就是用来防止警察查车的。警察来了,他再凭借以往的交情和想好的托辞给糊弄过去就好了。

    今天傍晚,张司机就过来搬货了,方铁口也一直再帮他弄,等一切都弄好了,他们回去吃了一个饭,晚上十点钟,他们才又出门来到了这里。

    张司机待在仓库里面,不停地抽着烟,地上已经有一堆烟头了。他的心情是很不平静的,他还时不时往外张望一下。

    相较之下,方铁口就淡然了许多,他就一直坐在旁边,闭目养神,脸上噙着淡淡笑意,好一派高人风范。

    张司机心中不得宁静,他很想跟方铁口聊聊天,但是见到方铁口如此模样,他又张不开嘴,只能是自己难受了。

    又过了好半晌,张司机不停地看时间,已经过了约定的时间,他们还没有出现。

    怎么回事?

    怎么还不来?

    张司机焦急不已,都在仓库里面急的团团转了。

    此时,方铁口终于出声了:“张居士不必心急,他们今晚是不会来的。”

    “啊?”张司机愣了,然后道:“不是……为什么啊……他们发现我们了?”

    方铁口缓缓睁开双眼,一双清澈的眸子瞧了张司机一下,他道:“他们都是谨慎之人,没那么容易相信于人。我刚刚占卜了一卦,知晓他们正在周边观察我们。”

    “什么?”张司机一惊。

    方铁口摆了摆手,说道:“不必惊慌,他们是不会现身的,今晚是取信于他们的时候,我们耐心等待便是。”

    张司机点了点头,眉头锁的很紧,他担忧地问道:“那他们什么时候才要出城啊?”

    方铁口说道:“今夜星象,月朗而清,天狼星趋于东行,星宿随之而动。据我观测,他们将于明日起行,我们耐心等待就好。”

    “明天。”张司机琢磨了一下,然后点头道:“好吧,那就明天吧。”

    仓库里面又陷入了安静,自从从方铁口嘴里听到外面那帮人贩子正在观察他们,张司机就觉得怎么都舒服不起来了,浑身都痒。

    外面漆黑的夜里仿佛隐藏着好几头凶狠的饿狼,正在用泛着绿光的眸子冷冷地注视着他,张司机顿时就感觉浑身都炸了毛刺,感觉有什么东西在挠他,让他很不舒服。

    就这样,张司机忍了一夜,等到早上四五点钟,外面都已经微微天亮了。

    闭目养神一整晚的方铁口才睁开了眸子,他对张司机道:“可以卸货了,把棉花再搬进来吧,然后我们回去。”

    “哦。”张司机是把方铁口当活神仙一样对待的,对他的话,自然是言听计从了。

    张司机在搬东西的时候,方铁口也去帮忙,张司机本来想拦他的,但是方铁口却摇了摇头,他现在扮演的是给张司机打下手的二叔,可不能干站着不帮忙。

    张司机随即也就不言语了。

    在搬货之时,方铁口对张司机道:“今日,他们定然来找你,不管他们说什么,你都要说因为他们耽误了你一晚时间,所以你要提价两千。”

    张司机都愣了,手上的棉花包都差点砸在地上,他疑惑道:“为什么呀,突然提价这么多,他们要是不肯了,那怎么办?”

    方铁口呵呵一笑:“放心吧,你降价他们才不敢来,你越是贪得无厌,他们才越会放心。”

    ……

    天明之后,张司机回到了自己家中,方铁口也转道去了城西,到了卢光耀住处,倒头就睡了。

    下午。

    罗四两也过来了,今天下午学校组织大扫除,罗四两自己偷偷摸摸就溜出来了。

    方铁口也休息好了,趁着罗四两也在,他就把今天晚上的具体计划说了一遍。

    说完之后,卢光耀的眉头皱的很紧,他看着方铁口,沉声说道:“老方,我不建议你跟车冒险,这帮老渣都是亡命之徒,到时候一旦打起来,我怕你……”

    方铁口摆了摆手,打断了卢光耀的话,然后他捏了捏眉心,稍微提振了一下精神,说道:“也正因为如此,我才一定要跟上。张司机是因我而去的,必要之时,我要护他周全,毕竟此事与他无关。再说有我在车上,一旦发生了什么变故,也好有个应对。”

    卢光耀张嘴想劝。

    方铁口却冲他再度摇头。

    卢光耀只得作罢,他知道自己老友的性子,一旦他做了决定,那是九头牛也拉不回来的。

    罗四两听到这里,突然开口道:“那我呢,我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