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戏法罗 > 第三十四章 今夜的月,明暗不定
    今晚的夜,明暗不定。

    明明是大好的皎月,却时常被天上的乌云遮挡。今夜的风很大,乌云时不时就遮挡住了明月,又时不时就会被吹kj县这座小县城也就陷入了明暗不定之中。

    方铁口和张司机来到了仓库前面,打开了灯,开始装棉花到车上去。

    罗四两顿时精神一振,拿着望远镜看了起来。

    这个望远镜是他爷爷的一个徒弟送给他的,戏法罗家是以家族传承为主的,但是也收徒,只是收的很少,罗文昌到现在也只收过两个徒弟。

    但那两个徒弟现在都成了戏法界的翘楚,也是杂技团里的领导,还是杂技家协会里面的主任,他们也经常会出国交流,也经常从国外给师父带东西。

    这个国外最新款的微光望远镜就是他们送给罗四两的,就当哄小孩子玩了,没想到今天还能派上大用场。

    一号厂房的二楼离前面的仓库不过二百米的距离,现在对面亮着灯,罗四两用微光望远镜能很清晰看到他们的样子,他也就放心了不少。

    张司机和方铁口两个人把车子装好了,就在仓库里面等了起来。

    现在是深夜,万籁俱寂。

    但所有人都心绪难平。

    方铁口在仓库门口仰望天空,今夜的星空相貌甚不明朗啊。

    张司机在仓库里面不停地抽着烟,地面上扔着的一堆烟头,证明了他的内心是极不平静的。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

    躲在厂房里面的罗四两蹲的脚都有些麻了,要不是他从小锻炼,身体素质很好,他早就吃不消了。

    时间终于到了后半夜两点钟。

    但是毒蛇标那帮人还是没来。

    张司机有些毛躁了,他站了起来,在门口看了一眼,急切道:“他们怎么还没来啊?”

    方铁口却悠悠开口道:“他们至少还需要一个小时才到。”

    “啊?”张司机愣了。

    方铁口说道:“他们在做最后一遍筛查,他们要确认这周边没有警察埋伏。”

    “好吧。”张司机只得应了一声,心中也不由暗骂,这帮该死的家伙还真是谨慎啊。

    方铁口望着天边星空,右手轻轻抚摸着左手的突起的指节,气定神闲,眸子中闪烁着自信的光芒。

    凌晨三点左右。

    毒蛇标他们终于到了。

    “关灯。”有声音在仓库边上响起。

    “谁?”张司机吓得站了起来。

    方铁口也豁然转头,双眼微微一眯,闪过精芒。

    “去,把灯关了。”方铁口指挥张司机。

    张司机依言把仓库的灯关了。

    在厂房二楼躲着的罗四两精神顿时一振,他知道对方的人来了。他赶紧调整望远镜角度,细细看过来。

    只是因为光线突然变化,他的眼睛一时还没适应过来,反而看不真切了,眼前有些黑。

    ……

    此时,待灯关了之后,仓库黑暗处才钻出来一个人,正是这帮老渣团伙里的老四,黑子。

    方铁口用眼睛看了张司机一眼。

    张司机会意,按照方铁口事先教过他的话说:“你们来晚了,都晚一个小时了。”

    黑子回道:“路上走得慢了些。”

    张司机皱皱眉,有些不满,他道:“行吧行吧,赶紧把人带过来,我们装车。还有,给我的八千定金,钱呢?”

    黑子在怀中一掏,拿出一大叠百元灰色大钞,他道:“放心,钱少不了你的。”

    张司机赶紧把钱接过来,双眼放光,稍微数了一下,数目没有问题,就放在怀里收起来了。

    在张司机数钱的时候,黑子脸上森然一笑,眸子中闪过冷冽的凶光。

    虽是一闪而过,可又怎么能瞒得了方铁口的眼睛呢,只是方铁口什么都没说。

    张司机把钱贴身收好,说道:“行,钱没有问题,赶紧让他们过来吧。二叔,我们去装车。”

    “好。”方铁口应了一声。

    两人走到了货车后面,卸下了后面放着的一堆棉花麻包,露出了货车中间用挡板隔出来空洞。

    张司机冲黑子道:“快,快让你的人过来。”

    黑子谨慎地朝四周瞧了一眼,这才冲后面一挥手。

    后面连续出来四个人。

    老大,毒蛇标;老二,大壮;老三,哑巴;老五,五娘。

    他们带着五个约莫四五岁的小孩子,这些小孩子应该是被他们用了药了,他们睡的很死。

    张司机瞳孔一缩,他早就知道这帮人是人贩子了,但是真当看见他们扛着迷晕的小孩子出来的时候,他的心脏还是扑通扑通地快速跳了起来。

    方铁口的神色也凝重了几分。

    ……

    一号厂房,二楼。

    罗四两的眼睛已经适应过来了,他也从望远镜里面瞧见了扛着孩子出来的这几个人了。

    但是现在光线不够,尽管他用的是微光望远镜,可他还是看不真切。

    罗四两心中谨记方铁口的话,如果看不清楚,那就算了,千万不能暴露自己,更不能跑出来。

    所以罗四两一直死死躲在窗户后面。

    但他的心中也一直在祈祷。

    “来点光,来点光,我要光。”

    “我要光啊!”

    “来点光,一点点就好。”

    许是上帝听见罗四两的祈祷了,今夜的风本来就大,现在外面又起了一股风。这股风没有吹在罗四两的身上,但却吹走了遮挡住皓月的乌云。

    皎洁的月光顿时撒落一地。

    整座小县城顿时变得明亮起来了。

    这几个人本来就做贼心虚,原本趁着黑暗浓重,他们还安心一点。现在突然月色皎洁了,他们心中顿时一惊,脑袋也下意识地抬头一看。

    但就在此时,罗四两用望远镜瞧了个真切,他跟别人不一样,他只需要一个照面就能记死他们的容貌。

    一。

    二。

    三。

    四。

    五。

    “成了。”

    罗四两心中大为振奋,激动不已。

    ……

    仓库前。

    毒蛇标出声喝道:“愣着干嘛,快装车。”

    几人这才赶紧手脚麻利起来,赶紧把孩子塞到车上去。

    风还在吹,刚刚还月色皎洁的仓库再度被阴暗遮挡住了。

    毒蛇标也不由得暗自松了一口气,对有些人来说,光明能给他们带来安全感;但对某些人来说,黑暗才是他们安全感的来源。

    他们在装车。

    方铁口从怀里摸出一包皱巴巴的烟,自己拿了一根出来,点着,抽了起来。

    毒蛇标看他的烟。

    方铁口微微愣了一下,然后把那包烟递了过去。

    毒蛇标接过来,抽出一根。

    方铁口给他点烟。

    毒蛇标也深吸一口,然后缓缓吐出来。他做老渣也有年头了,但这次是他做的最大的一次,也是最危险的一次。

    他以前都是打一枪就换一个地方的,从来没有试过在一个地方连续作案,更没试过被警察封锁全城来搜查他们。今晚就要逃出江县了,虽说他已经有了一些布置,但心中仍是难以平静。

    方铁口也想着跟他聊聊天,方铁口抽着烟道:“嗨,不用担心,我们走302县道,然后走g县、阜县,最后到吴州市里,这路我们经常跑,没问题的,交警也都认识我们,我们经常半夜跑长途。”

    毒蛇标微微颔首,吸了一口烟,从鼻孔里面把烟快速喷出来,眼睛往左右两边撇了撇。

    一直在观察毒蛇标表情的方铁口,见到此景,他心脏顿时便漏跳了一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