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戏法罗 > 第三十七章 行不改名,坐不改姓
    现在很流行一句很有哲理的俗话,叫计划赶不上变化,这句话一般都用在推卸责任上。

    但不可否认的是,这是很有道理的一句话。

    今天晚上发生的这一系列变故就非常完美地印证了这句话。

    方铁口设的局其实不算很高明,但很中对方的下怀,他们急于出城。方铁口又恰好给了他们这个机会,他们也果不其然地上钩了。

    方铁口料到了他们第一晚不会来,他也料到了贪得无厌会近一步打消他们的戒心,他还料到了他们今晚会迟到一个小时。

    可是变故还是出现了,原本商量好的走302县道,可谁知他们居然临时要走庄县,这样一来,方铁口随后的布置也都被打乱了。

    方铁口果断选择了在路障这边拦截他们,至少这边还有警察,也还能叫支援,真要是过了这路障,那他可就抓瞎了。

    他一个人可打不过他们一群,甚至他和张司机都会有生命危险,这帮人可不是善茬。

    所以方铁口暴起发难了,他先是熄火扔掉车钥匙,先断了他们的去路再说,接下来恐怕是要打起来了。

    方铁口冲下了车,赶走了张司机,然后让警察赶紧叫支援。

    仅仅只是片刻,黑子和哑巴就已经持刀冲下来了。

    “老家伙,你找死。”黑子凶悍无比,持刀就冲向了方铁口。

    方铁口眼睛一凝,提身凝气,瞬间闪到了一旁,躲开了黑子劈下来的一刀。

    别看方铁口只是个看相的先生,但他的身手还是相当好的,当初张司机突然发难,都没能伤到他分毫,这就足以看出他的实力。

    方铁口往旁边一躲,黑子的左侧空档就露出来了,方铁口出拳如风,一拳就打在了黑子的肋骨上,给他打冲了出去。

    “砰。”

    这边正争斗呢。

    枪响了。

    几人都吓一跳。

    赶紧回头看。

    只见先前来盘问他们的交警拔出了配枪,鸣枪示警,他们今天是持枪检查的。

    黑子大惊,有枪和没枪完全是两回事啊。

    “啊……”可还不等那警察说话,一旁的哑巴嘴上嚷着嘶哑的单音节,两眼通红就冲着警察不要命地冲过去了。

    警察赶紧用枪指着他,可哑巴跟他离的太近了,还不等他瞄准,他就已经被哑巴按着双手扑倒在地了。

    “砰砰砰。”连续三枪空弹,警察的手被哑巴死死地按着,这几枪没伤到任何人。

    哑巴双眼通红,别看他是残疾人,可这却是个狠人呐。他发了狠,直接用脑袋撞向警察的鼻子。

    “砰。”

    警察的鼻梁骨都被撞断了,鼻血喷飞。

    警察被撞得脑袋一懵,就在这时,哑巴松开了抓着对方的右手,直接持刀扎向警察脖子。

    白刀进,红刀出。

    说起来这是一大段动作,可真正的搏斗仅仅只是一瞬间而已,很快,快到连方铁口都没反应过来。

    警察这边已经折损一个了。

    哑巴干掉一个警察,转手就想拿枪。

    方铁口赶紧向前,一脚踹开了哑巴。

    黑子也赶紧持刀追向前,他要杀方铁口。

    方铁口急忙一躲,也来不及捡地上的枪,他当机立断发了狠,一脚就把枪踹到马路边上的河里面去了。

    他得不到,谁也别想要。

    剩下两个警察也赶过来了。

    “刘哥,刘哥……”两人惊呼,赶紧用手捂住了他脖子的伤口。

    方铁口眉头大皱,出声喝问道:“怎么就你们两个,你们就三个人守路啊?”

    另外两个警察冷汗淋淋,他们都是协警,还是交警协警,连配枪都没有,更没见过这样生死搏杀的阵势,他们都露怯了。

    黑子目露凶光,他用看死人的眼神看方铁口:“老家伙,敢坑我们,你是找死。”

    说罢,黑子和哑巴两人再度追杀上前。

    方铁口也欺身向前。

    方铁口的身手着实不错,以一敌二,空手对白刃还不落下风,甚至还隐隐盖过了他们。对面两人一点好都讨不到,还时不时被方铁口来上一下。

    前面去打电话叫支援的警察,也大吼一声壮了壮胆,拿出了警棍,冲了上去。

    这一下子,黑子和哑巴彻底落入了下风。

    “回来。”

    冷喝声响起。

    黑子和哑巴往后一撤,退出了战圈。

    货车上另外三个人贩子都下来了。

    毒蛇标站在最前,用阴毒的眼神看着方铁口。

    小警察紧张地抓着警棍。

    “好啊,终日打雁,没想到被雁啄了眼睛。要不是我多了一个心眼,还真就入了你的圈套了。”毒蛇标声音冰寒,面沉似水。

    方铁口也收了劲,看着毒蛇标,也不再装扮老农了,身上高人的气势毫无保留地散发出来了,他笑道:“人算不如天算,今日是被你们讨了巧了。”

    此刻,方铁口心中也骂了街了。他也没想到路障这里居然只有三个警察一把枪,就派这么点人守路,他真是服了。

    毒舌标看着方铁口身上的高人气势,他脸色也越来越阴沉。

    “老大,弄死他们。”老二大壮说话了。

    小警察立刻紧紧抓着警棍,戒备起来。

    方铁口闻言却是笑了:“呵呵,你敢吗?”

    “你……”老二大壮大怒,就要上前,但是被毒蛇标拦住了。

    毒蛇标阴狠地看了方铁口一眼,他也是个极为果断之人,不然当初在江县之时,他也不会壮士断腕,立刻放弃五个小孩了。

    “走。”毒蛇标沉声低喝。

    边上几人都是一愣。

    毒蛇标喝道:“带上货走。”

    “我看谁敢?”方铁口大喝一声。

    毒蛇标目中凶光大盛:“怎么,你难道以为我不敢杀你吗?”

    方铁口扎了个马步,面色瞬间涨血而红,他大喝一声:“哈。”

    而后,一掌拍在了货车后面的挡板。

    “砰。”

    一声闷响过后,众人再看那挡板,竟然凹陷下去了。

    众人皆惊。

    这可是厚厚的钢铁啊,这一掌要是砸在人身上,那还得了。

    毒蛇标一伙人都面色凝重。

    警察这边则是面露喜色。

    躲在不远处的张司机看了看自己的车,面露古怪之色。

    方铁口收了掌,说道:“在下不才,但还有膀子力气,想来豁出老命去,留阁下众人片刻,应该不难。刑警队在就在302县道上,他们赶过来只要十分钟。你确定能在十分钟内,杀掉我们这边五人?”

    小警察闻言不由挺了挺身。

    张司机也往前站了两步,来助威。

    捂住受伤警察的小警察也抬头怒视过来。

    毒蛇标面色变得极为难看,脸上满是阴狠怨毒之色。他现在逃跑的工具已经没有了,他是想抓两个孩子做人质的,以防万一。

    可是对面的人不仅没有被吓到,还要跟他赌命。赌命,他可赌不起,不说十分钟,他连五分钟都耽误不起,刑警队肯定是开车来的,可他们只有两条腿啊。

    货车钥匙已经扔进河里了,这边的交警是骑三轮摩托来的,只能坐三个人,根本走不了他们五个,更别说带孩子了。

    “好。”毒蛇标大喝一声,看着方铁口道:“今日我们算是栽了,可敢留下喝号来?”

    方铁口摆了一个八极拳的拳架子,一身正气,大义凛然道:“大丈夫,坦荡做人,有何不敢?在下沧州,八极门,王荣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