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戏法罗 > 第四十章 真以为戏法不能打人啊
    战场上有两大特征,一个是残酷,一个是瞬息万变。

    不说那种两军对阵的大场面了,就说今晚好了,从毒蛇标出逃到现在还没多大一会儿,警察已经折损两个了,人贩子也死掉一个重伤一个了。

    若不是方铁口当机立断,设计诓走了毒蛇标一行人,不然还不知道要造成多么大的伤亡呢。

    战争也是瞬息万变的,毒蛇标一行人过来,用一命换一命,弄死了警察小马,又围攻包国柱,差点把包国柱都给掐死了。

    可是半道上杀出来个卢光耀却把一切都反转了,哑巴也被卢光耀弄晕了,包国柱掉在地上的手枪也被他踢进农田了。连毒蛇标捡来的手枪,也在瞬间被卢光耀以神奇的手法给抢走了。

    局势瞬间逆转了。

    毒蛇标头皮都炸了,这可是枪啊,枪这种热武器的出现可是直接就终结了冷兵器时代啊,甭管你武功多么高强,你也挨不过一粒子弹。

    再说了,他毒蛇标的武功还没那么好。

    卢光耀握枪在手,他活了大半辈子,这还是他第一次拿枪,沉甸甸的,冰凉凉的,这是他的第一感受。

    他很想控制这把枪,可他终究是第一次摸枪,还不等他把枪抓好,毒蛇标的一双手就抓上来了。

    毒蛇标一点都不敢怠慢,这可是生死瞬间啊,他双手抓着卢光耀的手,拼命往旁边一摔。

    卢光耀的枪顿时就被扔到地上去了。

    卢光耀也不想着去拿枪了,他确实玩不惯这玩意儿,他顺势一脚就把枪踢到旁边农田里面去了。

    得,谁也别想要。

    毒蛇标这才大松一口气,他也赶紧往后撤了一步,神情凝重地看着卢光耀。

    卢光耀反倒是笑了:“嗬,你一个渣子行的人,倒是知道不少我们彩门的事情啊。”

    毒蛇标缓缓点头,沉声回道:“在下叔父正是立子行中人,所以我也多少了解一点。阴阳三转手,手背为阴,手心为阳,据说此手法三转之下可窃取两尺之内的任何一物,这可是彩门手彩榜排在第三的传奇手法啊,历经几十年也不曾被超越。”

    “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至于创出这套传奇手法的人,那可是当年被誉为天下第一快手的卢光耀啊,几十年过去了,真没想到您竟然还活着,我叔父可是对您推崇备至啊。”

    闻言,卢光耀讥笑道:“嗬,立子行,推崇个鬼,他们早恨我不死了。”

    毒蛇标面容沉重,但眼中狠毒的光芒却是半点不减。他知道卢光耀的手法很快,但他毕竟只是彩门中人,又不是专门的打手,再说他都六十多了,真正生死相搏,鹿死谁手还不知道呢。

    “哈。”毒蛇标大喝一声,挥拳向卢光耀打来。

    卢光耀赶紧往旁边一撤,挥拳打去。

    卢光耀出拳时间比毒蛇标晚了不少,可他却是后发先至,一拳就打在了毒蛇标的左脸之上。

    毒蛇标被打了个趔趄,自己的攻势也瞬间被瓦解了。

    卢光耀得理不饶人,赶紧欺身向前,连连出拳,他的双手化作了无数道幻影,毒蛇标不说防守了,他连看都看不见。

    才短短一瞬间,毒蛇标就挨了不少拳头。

    毒蛇标大急,赶紧往后撤步,然后伸手摸裤兜,可这一摸,他却是愣住了。

    卢光耀冷笑道:“找刀是吧?”

    毒蛇标愕然看他。

    “在我这儿呢。”卢光耀伸出右手,轻轻一晃,空空如也的手上顿时多了一把弹簧刀。

    毒蛇标一惊,这把就是他之前藏在裤兜里面的刀,可这把刀是什么时候跑到卢光耀手里的?

    还不等毒蛇标想清楚,卢光耀就持刀杀来了,卢光耀用刀可比用枪顺手多了。

    毒蛇标顿时险象环生。

    “老大,我来帮你。”黑子也过来帮忙了。

    卢光耀一对二,尽管卢光耀的手法很快,可他毕竟只是彩门中人啊,他又不是挂子行给人看家护院当保镖的,他不擅长战斗。

    打斗讲究的是手眼身法步的统一,卢光耀强的只有手和眼。其实论到真正战斗力他还不如方铁口,但仗着几套传奇手彩傍身,真正打起来他倒是不会吃亏。

    一对一的时候,他还能仗着手法来欺负一下对方,现在一对二,他渐渐有些不敌了,再加上年纪也大了,体力也不在巅峰,他渐渐落入了下风,他边战边退,倒是也没吃什么亏。

    而另外一旁,包国柱则是跟人贩子团伙里面的老二大壮打起来了,这两人都是人高马大的壮汉,跟两头大狗熊似得,两人可谓是势均力敌。

    卢光耀一路边打边退,退到了这两人的战团边上,卢光耀往后瞥了一眼,立刻吼道:“包国柱,换人。”

    说罢,他一扔手上的弹簧刀。

    毒蛇标和黑子都闪身躲避,卢光耀趁机跑到包国柱的战圈里面,一脚把大壮给踢开了。

    包国柱赶紧抽身,去一对二打黑子和毒蛇标,刑警队长的身手也是不弱的。

    大壮凶狠地看着卢光耀,粗声粗气道:“老家伙,你找死。”

    说罢,他扑了上来。

    卢光耀毫不示弱,也追上前去,出拳如风。

    大壮的身体是很强壮,力气也很大,可他的速度跟不上啊,卢光耀正好克制了他。

    所以仅仅只是一个照面,大壮就挨了不少拳头了。

    一对一的情况下,卢光耀的优势还是很大的。

    “嗷……”大壮动了真火了,他喉头发出野兽般的粗吼声,也不去躲避卢光耀的拳头了,他直接冲了过来。

    卢光耀连连挥拳,可还是打不退这头疯狂的野兽。

    大壮冒着拳头终于冲到了卢光耀身边,卢光耀大惊失色,可是已经迟了,他手是很快,可脚跟不上啊。

    大壮挥起了铁拳,一拳砸在了卢光耀身上。

    卢光耀直接被打飞了出去。

    这一拳太狠了。

    卢光耀倒地,痛的连青筋都冒出来了,从战斗到现在,他还是第一次吃这么大的亏。

    这就是所谓的一力降十会啊。

    卢光耀捶那个大个子那么多下,人家都没咋的,人家捶他一下,他就受不了了。

    大壮见卢光耀被打倒在地,他赶紧趁胜追击,像头野兽冲撞过来。

    “妈的,真以为戏法打不了人是吧?”卢光耀恶狠狠地来了这么一句,然后就地一个翻滚,躲开了大壮的一踢。

    他这一滚有讲究,这在彩门里面叫做跟斗月子,一般是传统戏法落活儿里面最后的节目。艺人脱了大褂,然后在地上翻一个跟斗月子,再起来之后,手上会多两个火盆。

    卢光耀刚刚来的这一下,就是跟斗月子,而当他起来的时候,他手上竟然也多了一个火盆,都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在身上卡的活儿。

    “我去你妈的。”卢光耀来了一句粗话,手上的火盆直接扣在了大壮头上,火油滚滚而下。

    “嗷……”大壮发出不似人的惨嚎声。

    连黑子和毒蛇标那边都被吓一跳,赶紧看了过来。

    包国柱敏锐地抓住了这个他们分神的机会,他冲入了他们的防守圈,一个抱摔,把黑子摔倒在地,然后再补上一脚,直接让黑子丧失了战斗力。

    毒蛇标见状,赶紧往旁边逃去。

    “还有一个人呢?”解决了大壮的卢光耀,扭头大声问包国柱。

    包国柱也是一愣。

    “我在这儿。”就在此时,阴冷的声音响起。

    卢光耀和包国柱闻声看去,皆是大吃一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