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戏法罗 > 第四十一章 指尖舞动的精灵
    天边已然微亮,现在正是黎明。

    黎明前的黑暗是一天中最黑暗的时刻,但是当天边亮起第一丝曙光之后,黑暗就会如同潮水般退去。

    光明会越来越盛,直至彻底天明。

    毒蛇标他们刚从农田里逃过来的时候,天边还仅仅只是亮起了一丝曙光,罗四两也只能凭借微光望远镜才勉强看清楚他们的样子。

    而现在,仅仅才过去几分钟而已,就已经黎明破晓了,天边微微亮起,卢光耀和包国柱也能借助光线看清楚毒蛇标了。

    可这一看,他们却是睚眦欲裂。

    因为毒蛇标已然挟持了罗四两,他将罗四两放在身前,左手把罗四两的右手反折过来,同时右手掐着罗四两细嫩的喉咙,只需稍稍一用力,罗四两就要命丧于此。

    “放开他。”包国柱急的大吼。

    罗四两被毒蛇标控制住了,他身子都忍不住在抖,这可是一伙亡命之徒啊,他可是亲眼见到他们和警察生死搏杀的。

    连前面跟他坐在一辆车上的小马都被弄死了,就更不要说是他了。在这种生死关头,不说一个十三岁的孩子了,就连成年人也得吓到尿裤子。

    “呸。”毒蛇标朝边上吐了一口血沫,眼中充斥着疯狂的凶意,他看了看这一地狼藉,眼中凶意更甚。

    这才多大一会儿啊,他们兄弟五人除他之外竟全都折损在这儿了。

    他们做老渣可有年头了,像今天这样大的亏,他还是头一次吃,这个亏太大,太疼了。

    毒蛇标喘着不稳定的粗气,恶声恶气道:“他妈的。”

    包国柱喝道:“我劝你不要负隅顽抗,赶紧把人质放了,争取宽大处理……”

    还不等包国柱说完,毒蛇标就怒喷道:“我处理你妈,操你妈的,老子的人都折在这儿了,我还处理你妈啊?”

    包国柱喝道:“你不要激动……”

    罗四两心中怕极了,他的小命就攥在毒蛇标手里。对面站着的两人,一个是他做刑警队长的小姨夫,还有一个是跑江湖的卢光耀。

    虽说包国柱是专业的刑警,又是他的亲戚,可罗四两却一直看着卢光耀,在他的心里,有个声音在不停地告诉他,只有卢光耀才能救出他来,可他自己都不知道他的信心是从哪儿来的。

    卢光耀面沉似水,他盯着毒蛇标冷喝道:“江湖争斗,不伤家人,这孩子本就与此事无关,你放了他。”

    毒蛇标阴冷看来,道:“卢爷,既是江湖争斗,你为何扯了翅子(官府中人)进来?”

    卢光耀反驳道:“难道不是你捞过界了吗?这里是吴州江县。”

    毒蛇标道:“那也是我们渣子行之事,与你彩门何干?我也没时间跟你们废话,现在赶紧把我的兄弟们搬到警车上,三十秒内不把他们搬上车,我就掐死这孩子。”

    说着,毒蛇标手上轻轻一用力,罗四两顿时便呼吸不畅,脸色涨红,还大声咳嗽起来。

    包国柱脸色大变。

    卢光耀却是看的大怒:“你敢动他,我还搬你妈啊。”

    说罢,卢光耀直接跳起来往一旁倒在地上呻吟的大壮脸上砸去。

    “砰。”

    卢光耀整个人直接砸在大壮脸上,本来还哼哼唧唧的大壮立刻被砸晕过去了。

    卢光耀还未解气,一双脚狠狠往大壮头上疯狂踢去,嘴里怒吼道:“搬啊,搬啊,我搬你妈。还敢打我徒弟,你他妈再打一下试试。”

    包国柱看着状若疯狂的卢光耀,他都傻了。这老家伙脾气这么大啊,人质都在对方手里,他还敢这么嚣张?

    尽管罗四两现在害怕极了,可他还是被眼前这一幕给震惊到了。

    就连凶恶的毒蛇标都被惊到了。

    可毒蛇标立刻就回过神来了,他急忙吼道:“住手,不然我掐死他。”

    罗四两顿时便觉得脖子仿佛被铁钳掐住了,他连气都喘不上来了,他拼命挣扎,可根本挣脱不了。

    包国柱急的大叫:“快放开他。”

    卢光耀这才停下踢踹,而壮的跟狗熊似得大壮,此刻已经被卢光耀踢得没人样了。

    卢光耀这老家伙下手是真狠啊。

    卢光耀走过来,平心静气道:“好了好了,不打了,你也别把他掐死了,不然你真跑不了了。”

    包国柱惊诧地看了卢光耀一眼,这还是刚刚那个状若疯狂的老头子吗,怎么才一眨眼,他就这么平静了?

    毒蛇标嘴角狠狠抽了几下,他真的很想把手上这个小家伙掐死,可是他真的不敢,这小孩要是真死了,那他真的绝对没有半点机会逃出去了。

    所以尽管卢光耀刚刚把老二打的都没人样子了,可他还是不敢动罗四两分毫,他只得把手松开。

    罗四两从鬼门关绕了一圈又回来了,他大口大口喘着粗气,喉咙疼的厉害。

    卢光耀沉声道:“好了,我们现在来谈谈吧。”

    毒蛇标大声道:“没什么好谈的,快把我的兄弟们搬到车上去,不然我就弄死他……”

    卢光耀直接打断道:“你不敢。”

    毒蛇标被噎了个够呛,他恶狠狠道:“是吗,我现在就掰断这孩子的手给你看。”

    卢光耀怒喝道:“你敢,这孩子是我定好的传人,你敢动他的手,就是毁了我的传承。你就算要弄死他,我也不会让你跑,不信,你就试试。”

    毒蛇标是真的被吓到了,他还真的不敢动罗四两分毫,他是真怕卢光耀发疯啊,没看前面这个老疯子在他手持人质的情况还敢把大壮打的不成人样,这他妈是个疯子啊。

    现在毒蛇标完全处在下风,他不知道卢光耀说的是真是假,但他是真的不敢赌,赌输了,他连命都没有了。

    包国柱看向卢光耀。

    罗四两也看着卢光耀,心中漾起难以言喻的味道。

    毒蛇标咬了咬牙,他终究是不敢动罗四两,他喊道:“把我兄弟搬车上去,让我们走,这是我的底线。”

    卢光耀大声驳斥道:“这不是你的底线,我只能放你一个,走不走随你,你再不走,警察大部队来了,你连走都走不了。”

    “你……”毒蛇标气结,可他真的耽搁不起了,警察可能下一秒就来了。

    “好。”毒蛇标怒吼一声,他是个果断之人,他果断地放弃了自己的兄弟,独自逃命。

    卢光耀微微颔首,他左手出现了一枚五毛钱硬币,在指尖轻轻翻动了几下。

    罗四两看的眸光顿时一凝。

    卢光耀道:“放了他,我让你开车走。”

    毒蛇标断然否决道:“不可能,放了他,我还能走吗?”

    “除非。”毒蛇标话语一转:“你插了那老柴。”

    他竟是要让卢光耀把包国柱给杀了。

    卢光耀扭头看一眼包国柱,他看到了包国柱眼中的疑惑,很显然,包国柱并不懂江湖春点。

    卢光耀转回头,看着罗四两的眼睛,他大喝一声:“我插你妈,看我飞青子。”

    卢光耀右手一抖,手中出现一把弹簧刀,再一甩,他直接一个飞刀朝毒蛇标飞去。

    毒蛇标大吃一惊,他原来就觉得这老头子有点像疯子,没想到他真的又发疯了。

    毒蛇标来不及反应,他下意识就把罗四两抓了过来,他竟是要拿罗四两给他挡刀。

    也正是因为这一抓,他掐着罗四两脖子的右手也挪到他肩膀上去了。

    此刻,罗四两的右手被毒蛇标反抓着,自己的肩膀被他的右手控制着,罗四两只有一只左手是空着的。

    罗四两瞪大了眼睛看着那把飞刀,他呼吸声越来越重,心跳声也越来越重,重到连他自己都能听见自己的呼吸和心跳了。

    一下、两下、三下……

    而那把飞驰而来的飞刀在罗四两的眼中也变得越来越慢,它腾挪、翻滚、移动、飞行……

    罗四两死死盯着,那把刀的每一次变化都被他牢牢记在心里,他看的清楚了这把刀的任何一次细微变化。

    甚至说,他竟然在这一刻看到了这把刀接下来的变换轨迹……

    刀越来越近了。

    近在咫尺了。

    “呼……”

    罗四两在间不容发之际抓住了飞刀,而后其左手五指一动,这把弹簧刀竟然在他的左手上翻滚起来。

    天边微亮的光芒照射下来,弹簧刀反射出银辉,它如同一条银龙在罗四两指尖上腾飞,又如一只可爱俏皮的精灵在他的指尖之上欢欣起舞……

    “呼……”

    “呼……”

    “呼……”

    仅仅只是一个眨眼的时间,罗四两已经持刀在手,银龙飞舞,他以一个常人关节难以企及的角度送出了自己的凶刀。

    银辉起舞。

    寒芒闪过。

    “嗷……”伴随着毒蛇标凄厉的惨嚎,罗四两翻身逃出了毒蛇标的控制。

    毒蛇标在失去光明的那一刻,萦绕在他脑海中的一个疑问就是:“为何这个孩子的左手会如此诡异又如此灵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