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戏法罗 > 第四十五章 罗四两犯病了
    唐再丰的《鹅幻汇编》根据戏法的表现形式,把戏法分成了手法门、彩法门、丝法门、搬运门、药法门和符法门六种。

    黄镇的江湖斗艺也是根据这六种表演形式来比的,只不过这里面要去除药法门和符法门,因为这两门的戏法比较扯淡,是拿去骗人的,没法比试。

    真正比试的只有手法门、彩法门、丝法门和搬运门。

    卢光耀已经占据手法榜榜首之位快半个世纪了,他的五套手彩至今没人能超越。

    都说江山代有人才出,可在这儿,卢光耀一人就已经旷古烁今了。

    可罗四两心中还是有两个很大的疑惑,一个是卢光耀的身份,他是厨拱行的人,罗四两就算没入门,也知道厨拱行的人变戏法的水平是很一般的,基本上是看不见高手的。

    他们都是靠着江湖手段来把一些假门子的戏法给卖出去,由此来混口饭吃,他们不需要很高的艺术水平。

    但卢光耀却是太妖孽了,他是厨拱行的从业者,可他一人居然就压下了立子行这么多高手,而且一压就是接近半个世纪,这也太恐怖了吧?

    还有就是这么恐怖的人,罗四两竟然从来没有听说过,简直是有点不可思议啊。

    而且他还说立子行的人早就恨他不死了,他跟立子行的人有矛盾吗?是因为斗艺结下的吗?

    卢光耀就跟一个谜团一样,罗四两越跟他接触越觉得他身上的秘密很多。

    方铁口对罗四两道:“昨晚上是很凶险,我也听老卢说了,你做的很好,真是难为你了。”

    罗四两微微颔首,眉头又皱了起来。

    昨天晚上卢光耀用火盆扣在了大壮头上,直接让大壮丧失了战斗力,谁都没想到卢光耀居然身上还卡着活儿,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演出去了,谁能想到他是打架去了啊。

    其实对于玩了一辈子戏法的卢光耀来说,用枪用刀,还真的不如戏法的火盆子好用。他身上卡着火盆,翻滚打斗,也不抛托,这就是真功夫了。

    卢光耀放倒大壮之后,包国柱也趁机过去制服了黑子,毒蛇标见状而逃,可是没跑出去多远,他就看见躲在警车里面的罗四两了。

    再然后,罗四两就被抓了。

    最后罗四两用刀划瞎了毒蛇标的眼睛,毒蛇标也不曾想到一个十三岁的小孩子居然能有如此能力,他这个终日拐卖孩童的人贩子,最终还是栽在了孩子手上。

    罗四两出身罗家,虽然到现在都没有学过戏法,但是他的基本功是打的很扎实的。

    他的左手非常灵活,并不比右手差,而跟普通人比,他的左右手都灵活太多了。

    手彩是所有戏法的基础,要练好手彩,最先要做的就是把左手锻炼的跟右手一样灵活,这样才能顺利过门,不露破绽。

    罗四两已经达标了。

    还有他还打过缩骨功的底子,这一点卢光耀早就发现了,从他赌钱那日就发现了,所以卢光耀才敢制定这样的计划。

    而且他还计算好了刀的角度,他是刀柄冲着罗四两飞去的,哪怕是罗四两抓不到刀,他也不会受伤。而且就算罗四两不能功成,毒蛇标也没胆子杀他,因为毒蛇标是个极为理智的人。

    至于缩骨功,缩骨缩骨,骨头是没有办法缩大缩小的,能变化的只有关节,把关节卸下来,然后相互错开,这样身体也就能变小了,这就是所谓的缩骨功。

    缩骨功都得是童子功,基本上五六岁就要开始练习了,再大之后,就练不了了。

    缩骨功也很伤害人的身体,你想啊,关节经常卸下来又装上去,能不出毛病吗?所以很多缩骨功艺人,在年纪稍长之后,都会有很严重的关节病。

    罗四两在很小的时候就开始打缩骨功的底子了,在五岁的时候,他就经常被他爸用各种姿势绑起来,后来他爸妈意外丧生了,罗四两也不想再学戏法了。

    但是罗文昌却不肯如此,他明里暗里用了各种办法来让罗四两打好学戏法的基本功,所以罗四两跟罗文昌的关系比较僵,也有这方面的原因。

    也是直到现在,罗文昌才彻底放弃让罗四两入门的打算。

    但罗四两的底子的确是打的很扎实的。

    他最后划瞎毒蛇标的那一刀就非常见功夫,他关节的弯曲程度是寻常人做不到的,他接刀耍刀花也是寻常人做不到的。

    又说起了昨晚那一刀,罗四两不可避免地又回想起了那可怕的一幕,他被毒蛇标掐着脖子浑身颤栗的那一幕。

    他很清晰地记得当时的样子,甚至他还能很清晰地记得毒蛇标掐在他脖子上的右手那冰冷的温度。

    他能很清晰地记得自己的每一次充满害怕的呼吸,还有当时自己所有的想法以及所有的恐惧。

    他还记得小马倒在血泊里面无助的模样,他还记得大壮在火中被烧得凄惨模样,他还记得毒蛇标眼中的鲜血喷在他脖子上的刺痛感觉。

    他全记得,他根本忘不了。

    罗四两的身体又无法抑制地抖了起来,对于普通人来说,那些恐怖都是前天晚上发生的,可是对罗四两来说,所有的恐怖都是现在,而且永远永远都是现在。

    哪怕是十年之后,他所感受到的恐惧都是和那天晚上一模一样。这就是超忆症最大的弊端,它能让所有的负面情绪永久保鲜。

    现在的罗四两就已经恐惧的不行了,脸色苍白无比,头上渗出了豆大般的冷汗,他双手抱着自己,整个人害怕地颤抖着。

    “怎么了?”方铁口吃了一惊,这孩子刚才不是还好好的么,怎么突然就变成这样了?

    卢光耀赶紧起身,快步走到罗四两身边,蹲了下来,他抓着罗四两的双肩,紧张叫道:“小罗子,小罗子,四两,四两……”

    罗四两抬头看他,眼神中满是惊恐。

    卢光耀已经意识到罗四两超忆症的弊端了,可方铁口还没有,方铁口也站了起来,皱眉问道:“他怎么了,怎么突然变成这样了,他还这么害怕吗?这孩子胆子没这么小吧?”

    卢光耀急忙道:“你忘了他的记忆力了?”

    方铁口微微一滞之后,立刻就想通了,他震惊且凝重地看着罗四两。

    卢光耀抓着罗四两的肩膀,用力大喝:“罗四两,你是人,不是野兽。你要控制你自己,你不仅要控制你的手,控制你的脚,更要控制你的精神。你是人,不能做你精神的奴隶。”

    “啊……”罗四两大叫一声,神情惶恐无比。

    卢光耀心疼地把他搂在怀里,紧紧抱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