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戏法罗 > 第四十七章 控制自己,控制精神
    是夜。

    罗四两房间里面开着随身听,里面传出来老掉牙的几段传统相声。他不敢让自己安静下来,他害怕回想起那一幕一幕可怕的画面。

    罗四两坐在床沿上,也不敢躺着,就是有些怔怔出神。他现在倒是没有想那一幕幕恐怖的画面,而是在想白天时候,卢光耀抓着他肩膀,让他控制自己思想的话语。

    罗四两不笨,相反他还很聪明。他知道自己这狗屁记忆力的弊端,他知道他忘不了那些痛苦、恐惧、令人沮丧的一幕幕画面。

    现在他才13岁,他就已经背负这么多了,随着他的成长,他的负面记忆会累积的越来越多,甚至到最后,他可能会崩溃,会癫狂,会抑郁,直至自己结束自己的生命。

    没有人想死,罗四两也是如此,可他真的控制不了自己的思想。

    罗四两眉头紧紧锁着,他身子又忍不住地颤抖了起来,他又开始害怕和惶恐了。

    那些恐怖的画面又要出现在他的脑海里面。

    可就在此时,一道声音响起,这道声音如黄钟大吕一般,瞬间荡涤了罗四两心中所有的负面情绪。

    “罗四两,你是人,不是野兽。你要控制你自己,你不仅要控制你的手,控制你的脚,更要控制你的精神。你是人,不能做你精神的奴隶。”

    “啊!”罗四两惊叫一声,从惶恐中挣扎了出来,他吐了一口气,擦了擦头上的冷汗。

    他差一点又陷入到那可怕的负面情景之中。

    罗四两知道他的状态很不对,是非常不对。

    罗四两伸出了自己的右手,眼睛注视着右手,眉头锁着,喘着重气。他翻看了几下右手,又握拳了几次,还一根一根手指地动了几下。

    “控制自己的身体,更要控制自己的精神。”罗四两眉头锁的很紧,眼神中满是沉重。

    ……

    次日。

    罗四两再去找了卢光耀。

    卢光耀笑着问:“怎么,昨晚睡得还好吗?”

    罗四两情绪比较低落,强笑道:“还好。”

    卢光耀又问:“今天还不去上学吗?”

    罗四两低眉,沉默了半晌,道:“明天才去。”

    卢光耀点了点头:“你就打算把那晚的事情,一直瞒着你爷爷?”

    罗四两沉默了,过了稍顷,他道:“卢……卢先生,我……”

    卢光耀看着罗四两。

    罗四两的眉头皱的越来越紧,双手也下意识地攥紧了,他咬着牙,连脑门上的青筋都出来了,他此刻很是挣扎很是痛苦,情绪也渐渐崩溃,他颤着声音道:“我……我真的受不了了,六年了……六年,我受不了了,我好痛苦,我好难受,我真的忘不了,我忘不了。我控制不了,我真的好痛苦。”

    罗四两的眼泪滚滚而下,哭得不成样子。

    卢光耀长叹一声,眼眶也有些红,这才仅仅是一个十三岁的孩子啊,可他身上背负的东西太多了,他承受的痛苦也太多了,真是太让人心疼了。

    卢光耀将其搂在怀里,深深叹息。

    好半晌过后,罗四两停下了哭泣,他擦了擦眼泪,但是双眼却还是通红的。罗四两从卢光耀的怀中挣扎出来,又觉得有点不好意思。

    卢光耀也只是微微一笑。

    罗四两顿了顿之后,希冀地看着卢光耀问道:“卢先生……您有办法吗?我……我真的受不了……我……我怕再这样下去,我可能会变成疯子,甚至会自杀。”

    闻言,卢光耀眉头也皱起来了,他原先就担心罗四两的心理负担可能会很重,现在一看,情况比他想象的还要严峻啊。

    卢光耀闯荡江湖也有年头了,他看人很准,他知道以罗四两现在这样的状态,要不了几年,可能在二十出头的时候,他就会彻底崩溃,甚至会走上自杀的道路。

    这是极有可能的。

    卢光耀神色凝重地看着罗四两。

    罗四两也在看着卢光耀,眼泪都还没擦干。

    卢光耀皱眉想了想,他伸手卷起了右手的袖子,露出修长黝黑的右手,张开五指,在罗四两面前翻了几下。

    罗四两微微一愕。

    卢光耀食指和中指当着罗四两的面,只是轻轻打开,然后一闭,两指之间赫然多了一枚五毛硬币。

    罗四两吃了一惊,好快,着实好快,就是当着他的眼睛,轻轻一张一闭就变出一枚硬币,而且还没让他看出丝毫破绽。

    好厉害。

    卢光耀看了看罗四两的神情,脸上露出微微笑意,无名指朝着中指方向一闭,中指和无名指之间的指缝赫然也多了一个硬币。

    罗四两又是一惊。

    好快。

    太快了。

    简直是快的不可思议。

    卢光耀把手又往罗四两面前递了稍许,而后右手五指全部张开,一甩一晃,再一夹,仅仅不过一秒钟时间。

    卢光耀右手五指上每个指缝里面都夹着十余枚硬币,他一只手竟然夹了接近五十枚硬币。

    而他仅仅只用了一秒钟时间啊。

    这怎么可能?

    罗四两大为震撼,可他心中也不由感叹,真不愧是压了立子行半个世纪的猛人啊,简直是太猛了。

    卢光耀看着罗四两的眼睛,突然间,他右手朝着罗四两猛地一扔。

    “啊!”罗四两吓得大叫,赶紧抬手挡着自己的脸。

    可是意料中的硬币却没有砸过来,罗四两愕然地放下手,呆呆地看着卢光耀,问道:“硬币呢?”

    “这儿。”卢光耀张了嘴,一堆硬币从他嘴里倒了出来,他竟是用嘴来过门。

    戏法行里把嘴称之为海,用嘴过门也称入海或者下海,以前变戏法过门子的时候常常用嘴来掩护。后来建国后,大家慢慢觉得用嘴不雅,也就用的越来越少了。

    卢光耀拢了拢桌子上的一堆钱,问罗四两:“怎么样?”

    罗四两叹服道:“立子行有大变金钱术,靠的就是手上的功夫。但说能把金钱玩到您这样程度的,不说见了,我连听都没听过。”

    卢光耀呵呵一笑,伸出五指放在罗四两面前,他说:“这就是控制,你要学会控制自己,控制自己的身体,控制自己的精神,控制自己的想法。控制自己最细微的肌肉,控制自己最狭小的变化,控制所有一切难以控制的自己。”

    罗四两怔怔出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