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戏法罗 > 第四十九章 练苗子
    夕阳下。

    少年扎着马步,两条大腿上还挂着沙包,少年大腿止不住地发抖,头上更是汗如雨下。

    今天是周一。

    罗四两去上学了,他是放了学才到卢光耀这里来的,今天也是他第一天开始练习控制自己的身体。

    卢光耀最先让他学的就是扎马步,卢光耀没有提戏法,只说是教他如何控制身体。

    罗四两也没有说戏法,但是他心里清楚,扎马步是在给落活儿打基础。

    落活儿,指的是艺人把各种物品藏在身上,从外表上看不出什么破绽来,然后一件件出托的一种戏法。这是传统的大戏法,属于搬运门。

    落活儿也是罗家的招牌。

    传统的落活儿,会在艺人身上卡上十三太保,就是十三盘瓜果点心;四海升平,四大件瓷瓶;大花瓶或者三戟瓶一个;两个大水盆;两个大火盆;最后的跟斗月子会出两个水盆或者火盆。

    这些东西加起来都二十样了,也有一百五六十斤了,全都卡在身上。而且艺人在走动的时候,不能露出丝毫破绽,所以这对艺人的体力是极大的考验。

    扎马步就是给落活儿打基础,罗四两的爷爷罗文昌现在每天早上都还会去扎一会儿马步,功夫不能落下,也正因如此,罗文昌都快七十了,可他的身体还是相当不错的。

    传统的落活儿用的是瓷器,现在艺人演出常常用玻璃器代替瓷器,这样看起来更美观。

    北方穆派第二代传人杨小亭先生就曾经用全套的玻璃水盆复原了其师爷的拿手绝活儿,四亮。他出托的彩物,件件都是有水有鱼的玻璃易碎品,因为他是分四次变出的,所以称之为四亮。二十多样大小不一的带水带鱼的玻璃易碎品卡在身上,不露破绽。还要在四次以内全部变出,着实不易。

    而后其又在四亮的基础上衍生了脱衣献彩和变火盆两种新的变化,所以称之为六变。四亮六变也是杨小亭先生的绝活。

    ……

    卢光耀端着小茶壶,晃晃悠悠走过来了,他瞧了瞧罗四两满头大汗吃力的样子,他反倒是笑了,他道:“怎么着,还吃得消吗?”

    “还行。”罗四两憋着气回答,脑门上的青筋都快出来了。

    卢光耀点头笑笑,从兜里面拿出两个胶皮球来,这胶皮球的个头比乒乓球要小一点。

    “来,一手拿一个。”卢光耀把小球递到罗四两手上。

    罗四两拿着球,问道:“这要干嘛?”

    卢光耀说道:“用你的五指过球,让这个小球在你五指之间来回滚动。”

    “哦。”罗四两应了一声,就要起身。

    “哎,别动。”卢光耀赶紧拦他:“就这样,蹲着马步来。”

    “啊?好吧。”罗四两郁闷地应了一声,然后就用五指滚动小球,他的基本功打的很扎实,所以平时玩起球来,并不费劲。

    只是现在罗四两扎着马步,浑身的力气都用在腿上,手指上的力度就控制不好了,所以翻得不是很顺畅。

    卢光耀看了一眼,眉头挑了挑,他道:“左手的小球,从小拇指往大拇指方向滚。右手的小球,从大拇指往小拇指方向滚,一正一反,同时来。”

    罗四两把球抓好,重新开始,两只手的手指同时朝相反的方向来滚动小球。

    若是在平时,以罗四两的基本功,他可以一心两用。但是他现在扎着马步,而且已经很累了,他手上的力度控制不住啊。

    所以小球时不时就会掉到地上去,他根本控制不好,不稍片刻,罗四两就已经是汗流浃背了,连身上的衬衫都湿透了。

    戏法行把球称之为苗子,玩小球或者红豆,叫小苗子;大一点的球,叫大苗子,罗四两现在用的就是大苗子。

    用五指让球在指缝间滚动,这叫爬楼梯,这也是戏法行锻炼手指灵活度的方法。老艺人常说,手彩是基础,苗子是基础中的基础。

    “怎么?这样就不行了?”卢光耀出声喝问一句。

    罗四两擦了擦头上的汗水,他喘着粗气道:“不行,我太累了,我腿都在抖,我控制不住手上的力气,你让我歇一会儿,我一定能行。”

    卢光耀讥讽道:“还让你歇一会儿,我要不要给你搬个床过来,让你睡一觉啊?就这样练,歇一会儿?歇够力气了,这玩意儿连狗都能来。”

    罗四两被喷了个够呛,可他也不敢反驳,只能是勉力维持,可他实在是太累了,他浑身的肌肉都在发抖,他根本控制不了自己的手。

    卢光耀看的大怒,喝道:“连自己的手都控制不了,还想控制自己的脑子吗?你是想下辈子都活在那些恶梦里面吗?啊?罗四两,你能不能控制你自己?”

    “能。”罗四两不甘地吼了一声,他强行提振了一下精神,盯着自己的双手,强行稳定住手指,让手指同时朝相反方向运球。

    一下,两下,三下,四下……

    成了。

    一圈成了。

    罗四两大喜,可仅仅走了一圈下来,他就已经是满头大汗了,汗水都滴到他眼睫毛上了。

    卢光耀脸上露出一丝微笑,但很快又被他隐藏了,他继续喝道:“笑什么笑?弄这么半天才来一圈,你那记忆力喂狗了啊?你记得毒蛇标掐你脖子的样子,你怎么就记不住你手指上每一处细微变化?”

    “要你练苗子,就是要你记住苗子在你手上滚动时候的每一次挤压,你每一秒的感受,你手指上的每一处位置的受压力度和你每次用上的力气。这些东西,就是你成功的关键。”

    “你不是要控制自己的精神吗?等你脑子能控制你身上任何一处细微肌肉变化的时候,你就差不多了。控制手脚大起大落不算本事,控制细微才叫能耐。等你有那一天,你也就能控制你自己的精神了。”

    罗四两听得心潮澎湃,他死死盯着这两枚胶皮球,同时用心去记忆自己身体对球的每一次每一秒的细微变化。

    一次两次。

    罗四两的双腿在忍不住地颤抖,手上的胶皮球也时常会落下来,可很快,他的胶皮球落地的次数越来越少,直至彻底被他掌握。

    而罗四两的用时,仅仅不过两三分钟时间而已。

    卢光耀看的也是老怀大慰,果真不愧是最变态的超忆症啊。想当年,他在学这个的时候,他是用了整整半天的时间才彻底掌握住。

    可就是这样,他还被他的师父称之为天才。再后来,他就变成了天下第一快手,靠一己之力,压了立子行半个世纪。

    而现在,跟眼前这小子一比,卢光耀感觉自己就真的不算什么了。超忆症给这孩子带来了很多痛苦,可也给他带来无与伦比的天赋啊。

    未来,这个孩子将不可限量。

    戏法罗家,人丁不兴,却个个都是传奇。

    卢光耀嘴角泛起了一丝苦涩的味道,心中感慨万千,也许罗四两在戏法上的成就很可能会超越自己的师父吧,也许他真的能修复那套传奇戏法。

    那样,也就不枉自己,奔波半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