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戏法罗 > 第五十一章 练小苗子
    放学了之后,林小桃都要气疯了,一直怒视着罗四两。

    罗四两理都没理她,如一阵风冲出了校门。

    林小桃本来还想叫住罗四两的,结果还不等她张开嘴,罗四两就跑的没影了。

    她只能远远看着罗四两那模糊的背影,可望而不可即。

    没错,罗四两就是这样一个可望而不可即的男人。

    ……

    罗四两熟门熟路地跑到卢光耀的住处,卢光耀现在也搬家了,他就搬到城东靠北的一户农家里面,方铁口也住这儿。

    罗四两到了之后,他兴冲冲地跟卢光耀说今天的事情,连罗四两都没想到自己手指的灵活度居然上涨的这么快。

    而卢光耀则是都听懵了。

    卢光耀忙道:“你当时怎么变的,现在再给我来一遍。”

    “好嘞。”罗四两兴奋地应了一声,找了个凳子坐下来,一只手抓着一枚胶皮球,另外藏一枚胶皮球在两腿中间。

    罗四两把手放在大腿上,手心朝上,他扭头看卢光耀说道:“我就这样,手心朝上,手背朝下。抓拳,往下一翻,往上一翻,走你。”

    罗四两一转一翻,就已经换了一个球了。

    卢光耀看得目光顿时一凝。

    罗四两笑嘻嘻地看着卢光耀,问道:“怎么样?”

    卢光耀绷了绷脸,然后强笑道:“呵呵,还行。”

    “哦。”没有得到意料中的表扬,罗四两稍稍有些失落。

    罗四两玩着球,随口问道:“卢先生,您当年学艺的时候,应该要比我厉害很多吧?”

    卢光耀抬头看天,脸上的笑容更加僵硬了:“也……也……强不了多少,你认真学,总会赶上我的。”

    “好。”罗四两重重地答应一声。

    卢光耀心中是有万千感慨的,罗四两的手法原先就是打过基础的,但是从戏法的角度来说,他的手法还没入门呢。

    昨天傍晚都还没入门,卢光耀才教他多久啊,不过才几个小时而已,这一晚上过去,他的手法就已经达到入门的水平了。

    他用了一晚上就跨过这道入门的门槛了。

    卢光耀都想骂人了,这就有点太不讲道理了吧?他当初跨过入门这道门槛,可是花了足足三个月时间,而且是日夜苦练的。

    结果这混小子就花了一晚上。

    这也太快了吧?

    你小子坐火箭学的吧?

    罗四两的超忆症实在是太逆天了,他是超忆症里最特殊的症状,拥有瞬间记忆功能。

    别人学艺,锻炼手法都是靠熟能生巧,把手指每一处肌肉,锻炼无数遍,让肌肉有惯性记忆力,自己手也就足够灵活了,能变戏法了。

    而罗四两不一样,他能记住自己手上的每一次细微变化,小球在自己手上每一处的挤压和感觉。

    所以他能在最短时间内掌握熟练度,他现在唯一的缺点,就是脑子是记住了,但是手上的肌肉不一定能反应过来。

    举一个简单例子,假如今天林小桃是把橡皮扔向大胖,大胖看见橡皮飞过来了,他也知道自己的手摆在什么位置能抓住它,但是橡皮飞的太快,他手不够快,就会被砸到。

    这就是典型的脑子跟上了,身体反应跟不上。

    罗四两能记住身体每一次细微变化,但不代表他就能绝对掌控好。

    但话说过来,只要他的基本功足够扎实,他对自己身上的掌控足够快速和准确,那这小子恐怕是真的要逆天了,他的成长速度会快到无法想象。

    他很有可能会成为戏法行旷古烁今的一位戏法大师。

    卢光耀自然也很快就想通这个关节了,他原本就认为罗四两是个宝贝,但没想到这个宝贝比他想象的还要珍贵。

    真是捡到宝了。

    卢光耀两只眼睛都要放光了。

    卢光耀拍了拍罗四两的肩膀,脸上有压不住的喜悦,他对罗四两说道:“来,起来练功了,别坐着了。”

    “哦。”罗四两应了一声,赶紧起来扎好马步,然后拿出胶皮球来。

    卢光耀却道:“今天不用胶皮球了,把球给我。”

    罗四两递过去,问道:“那今天练什么?”

    卢光耀用怀中拿出两个玻璃球:“练小苗子。”

    “弹珠?”罗四两一愣,这不是小孩子最喜欢玩的弹珠么。罗四两家里都还有一堆,他前两年都还趴在地上打弹珠呢,只是现在长大了,也就不好意思玩了。

    卢光耀点点头:“对,就是弹珠,还是一样,一手一个。算了,一手两个吧。”

    卢光耀拿出四个弹珠,分别夹在罗四两的虎口还有小拇指和无名指的夹缝中间。

    卢光耀说道:“现在,你虎口的弹珠朝着小拇指方向滚动,小拇指的弹珠朝着大拇指方向滚。两只手,四颗弹珠同时来。”

    罗四两顿觉压力好大,上一次两只手只有两颗球,对向而来,他勉强还能掌控。现在一只手就有一对相反运动的球了,还要同时进行,而且还是两只手四颗弹珠同时进行。

    这难度可大的没边了。

    而且这还是玻璃球啊,玻璃球跟胶皮球不一样,它体积更小,更光滑,摩擦力更小,质量又更大。所以单纯玩玻璃球,就比胶皮球难多了,就更别说是四个一起来了。

    罗四两还扎着马步,头上的汗水都出来了,手上的玻璃球在艰难动着,但还是会时不时掉在地上。

    一旦开始练功了,卢光耀就会变身成严师。

    卢光耀喝道:“别想着如何去控制玻璃球,你有十根手指,你的每一根手指都是独立的,他们都有自己的灵魂,都有自己的思想,你首先要让他们独立出来。”

    先前的练习靠的是熟能生巧,现在看的就是悟性了。

    罗四两紧紧盯着玻璃球,去记忆自己手指和玻璃球的每一次变化。记是记住了,可他还是掌握不好。

    要把十根手指头完全独立出来,这得多难啊。

    牵一发而动全身啊。

    就这样过了半个多小时,罗四两都已经累得不行了,可他还是无法让这四颗弹珠,同时翻滚一圈。

    太难了。

    卢光耀倒是不以为意,这玩意儿本来就不易,他要是把这个练熟了,手指就已经达到上台的标准了。

    可就当卢光耀准备让罗四两歇一会儿的时候,罗四两却突然把眼睛闭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