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戏法罗 > 第五十四章 登堂入室
    跟罗四两相比,卢光耀却显得惬意很多,他在院子里面搭了一个凉棚,这会儿正坐在凉棚里面吃西瓜呢。

    西瓜是早就放在井里面冰镇过的,这会儿吃的起来正好,很冰凉解暑。桌子上还有一罐子绿豆汤,卢光耀也时不时来上一口。

    真是好不惬意啊。

    方铁口是跟卢光耀住一起的,方铁口睡了个午觉,刚出门一看,就急了:“我西瓜!我放井里冰半天了,我还没吃一口,结果被你这孙子给偷吃了。”

    卢光耀脸一板,回头看去,不满呵斥道:“什么话这叫,什么你的我的,说的这么见外,你再这么见外,我要生气了。”

    说罢,卢光耀又当着方铁口的面咬了一口西瓜。

    方铁口被气的眼前一黑,赶紧快步走了过来。

    卢光耀推了推桌子上的西瓜,他大方道:“来,吃吧,别客气。你看,我就没你那么小气。”

    方铁口都要把口水喷到卢光耀脸上了:“这是我的,我的!”

    卢光耀却道:“都说别这么见外了,要不然绿豆汤给你喝一口?这是我弄的,你看我就不跟你见外,嗯,不错,还挺甜。”

    卢光耀尝了半勺,然后又把另外半勺夹杂着口水的绿豆汤给放回去了,最后他还把勺子放在嘴里舔干净,再塞回罐子里面。

    “来,尝尝。”卢光耀把绿豆罐子往方铁口那边推了推,露出了一嘴大黄牙的笑容。

    方铁口脸都绿了。

    ……

    方铁口是被恶心坏了,不敢吃。可是一旁的罗四两却是渴的不行了,罗四两转过头,咽了咽口水,说道:“给我喝一口,我都渴的不行了。”

    卢光耀瞧他一眼,只见罗四两是头转向他们这边的,但手是冲着另外一边的,十指上的十颗弹珠也还在稳稳地弹动着,罗四两并没有看自己的手。

    卢光耀露出一点笑容,他说道:“花式会了吗?就想吃东西了。”

    罗四两忙答道:“会了。”

    只见他十指相互一顿之后,弹动的频率就不一样了,那十颗弹珠就不是一起飞上去了,而是相互错开了时间,忽上忽下,有大珠小珠落玉盘之景象。

    稍顷,罗四两又变了新的花式,手指上的弹珠时而有一两个飞上去,时而有三四个同飞,其余的弹珠都稳稳停留在他的手指之上,就像是用高强度的胶水黏住似得。

    方铁口也看的甚是惊讶:“四两进步的很快啊?”

    卢光耀也老怀大慰,这才仅仅过去三个月时间罢了。罗四两的进步简直是超乎他的想象,三个月前,罗四两的手法都没入门。

    现在罗四两的手指已经超越上台这个阶段,达到登堂入室了,这就已经是大多数戏法艺人一辈子都达不到的高度了。

    到达登堂入室的境界,就可以成为攒底的大角儿了,也可以组建自己的班子了,不用怕别人来砸窑了。

    换句话说,你就已经是个人物了。去省里的杂技团,或者其他魔术团,你都能当攒底级别的高手了,都是镇团之宝了。

    别人可能需要好几十年,甚至是一辈子,而罗四两不过才花了三个月而已,你说讲不讲道理?

    卢光耀都不敢往外说,就怕别人吓到。

    手指是练到登堂入室了;手心他只是练到了上台有余,尚未达到登堂入室,不过也快了;手背他练到了上台的阶段,手腕也同样如此。

    卢光耀这一支的手法练习分成了四种,手指,手心,手背,手腕。

    手指和手心比较容易练习,手背和手腕是最难练的。以罗四两如此天资,他也不过将手背和手腕练到堪堪上台的地步。

    当然,这就已经足够妖孽了,他毕竟才学了三个月啊,别人可能要好几十年呢。

    卢光耀对罗四两自然是满意到不能再满意了,只是他心中也稍稍有些遗憾,那就是明明有绝世瑰宝放在自己面前,而自己却不能将其收归门墙。

    唉……

    “怎么样?”罗四两冲着卢光耀得意一笑。

    卢光耀也笑了一下,他抓起一块西瓜就朝着罗四两扔过去:“还行,来,赏你一块西瓜。”

    “嚯。”罗四两嘴里叫了一声,但并不慌乱,他十指同时用力把弹珠往上一弹。双手得空了,伸出右手,使了个巧劲儿,稳稳地接住了西瓜。

    卢光耀可是使了劲儿扔过来的,西瓜瓤可不牢靠,碰撞的力度稍微大一些,瓤就得碎了。

    卢光耀这一扔就是在考教罗四两,罗四两要是硬接,他今儿就只能吃半块西瓜了,剩下半块就到地上去了。

    但幸好,罗四两并没有让他失望,他使了巧劲儿接住了西瓜,化解了卢光耀的冲劲儿,没让西瓜瓤动荡半点。

    接住西瓜之后,罗四两伸出了左手,也没抬头看。他嘴里咬着西瓜,只听得噼里啪啦一阵清脆的响声,之前被他十指弹飞出去的十颗弹珠,在空中汇聚成了一条线,然后径直落在了罗四两左手之上。

    罗四两看也没看,左手动也没动,就把十颗弹珠稳稳收起。

    “嚯,了不得了。”方铁口惊叹一声。

    卢光耀笑了,往嘴里灌了一大口绿豆汤,含糊不清说道:“干嘛,羡慕啊,不然你收他为徒好了,把你的那身本事教他,省的被你带进棺材里面。”

    方铁口摆了摆手,说道:“带进棺材就带进棺材,反正我不收徒。”

    卢光耀无奈地摇摇头。

    罗四两两口就把西瓜给吃了,他擦了一把头上的汗水,伸了伸左手,对卢光耀说道:“怎么样,我练的可以吧?”

    卢光耀没好气道:“差远了,等你在弹着十颗弹珠的时候,还能把这一大块西瓜给一口一口吃了,那才叫可以。”

    罗四两撇了撇嘴。

    方铁口在一旁说道:“我觉得四两练的挺好的,像他这个年纪,恐怕应该没人比他更厉害了吧?”

    罗四两顿时便露出笑容。

    卢光耀扭头喷方铁口:“你哪儿凉快哪儿呆着去,懂不懂规矩了,我夹磨孩子,你在一旁看什么看,想荣活儿啊?”

    方铁口气的鼻子都歪了,这老货真是够可以的。不过偏偏他说的还在理,江湖上是有这样的规矩的。师父在教徒弟的时候,外人是不能看的,不然就会当你是想偷他们的手艺。

    “得,你自个玩去吧。”方铁口也来了气了,抱起桌子上的另外半个西瓜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