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戏法罗 > 第五十六章 脱衣术
    罗四两悲愤呐。

    他一边往家走,一边还骂骂咧咧的。

    他气得肝都疼了,说好的学手艺,那就好好学手艺嘛,扒人家衣服干嘛,还给扒光了。

    幸亏旁边没别人啊,不然罗四两想死的心都有了。

    哪怕是到现在,他都没缓过来。

    当然,这套戏法的门子,罗四两也明白了。

    其实当卢光耀把衣服还给他的时候,他就明白了,衣服是他的衣服,裤子却不是他的裤子。

    虽然颜色款式大小都一模一样,但这不是他的裤子。

    这是卢光耀另外给他准备的。

    这套戏法叫脱衣术,中国传统戏法里面有,国外的魔术演出里面也经常能见到,并不算稀奇,而且难度也不是很大,但卢光耀使得难度却很大。

    这个戏法的门子在哪儿呢,一般情况下是在被脱衣服的这个人身上,这个人一般都是戏法师的敲托。

    不管他是从观众席上选出来的,还是自己带来的助手,这个人都得跟戏法艺人是一伙儿的。

    他衣服是做过手脚的,轻轻一拉就能把整件衣服给扯下来的。用布围一挡,不让观众看见,拉下破衣服,赶紧藏好了,同时手上拿出一件一模一样的衣服。

    然后那个托儿再做出一脸懵逼和震惊的表情,戏法艺人把布围拿走,托儿就光着了,观众掌声也就起来了。

    这样就实现了脱衣术了。

    大部分站上舞台的观众,都是魔术师的托儿。至于从观众里面顺利把自己的托儿带到舞台上去,每个人都有每个人自己的法子。

    这里也简单介绍一种。

    魔术师或者戏法师站在台上,跟观众说我要找一个观众上来配合我一下,为了避免大家说我找自己的托,我用随机的办法找一个。

    我在这张白纸上写上我的名字,这张纸就变成天底下独一无二的一张了。然后我把纸揉成一团,背对着大家,往观众席扔,谁捡到谁就上来帮我一下。

    看起来很公平吧?

    其实不然,等魔术师或者戏法师转过去的时候,他手上的纸团就已经掉包了,有名字的纸变成了一团白纸。

    然后他走到事先在舞台上就已经确定好的地方,背对观众,用事先已经练过许多次的力度,把纸团往后一扔。

    纸团飞来。

    观众席上的托儿立刻一扑,他是抢纸团,能一把抢到最好,不能一把抢到也不要让别人一下子抓到。

    只要破坏掉第一下就好。

    等纸团掉地上了,他就举起手立马大喊一声,我捡到了。他打开纸团一看,里面果然有戏法师的签名。

    这是事先准备好的,人家扔下来的是一团白纸。

    也有观众在地上找的,找起来一看,是一团白纸啊。而且地面上还有好几坨纸呢,这是用来掩人耳目的,观众除了骂一句别人没素质之外,也没有别的怀疑了。

    托儿也就这么堂堂正正上台了。

    那么罗四两不是卢光耀的敲托,卢光耀这套戏法又是怎么变的呢。卢光耀的脱衣术的门子就不是在衣服上了,而是在他的手上,他手上藏了一个刀片。

    拍打罗四两胯部和臀部,就是为了转移罗四两的注意力,把他拍疼了,然后用刀片飞快地割破他的裤子,然后将其脱下来,夏天的裤子又短又薄,很好动手。

    从严格意义上来说,变戏法的很少有用刀片的,反倒是老荣行内有用刀片割别人的衣服皮包来偷钱。

    当然,这也要看水平高低,像卢光耀这样的手法,完全不输那些经年老贼,甚至一省贼王。

    罗四两学艺到现在学的是手法,并没有学胆色,用刀片靠的可不仅仅是手法,更重要的是胆色啊。

    把罗四两的裤子割了扒了,藏好了,这叫回托。然后把事先准备好的裤子拿出来,这叫出托。

    戏法用四个字来概括,其实也就是出托和回托。

    戏法人人会变,看的只是水平高低罢了。

    卢光耀的阴阳三转手是天底下最好的出托手法,不管是出自己身上的托,还是去拿别人身上的东西,都是玄奇无比。

    卢光耀要是入了老荣行,肯定能当贼王,他有这个手艺,只是他从来不愿意做这样的事情罢了。

    裤子是这样变没了,衣服,则是卢光耀从罗四两身上扒下来了,这就更加考验真功夫了。

    前面罗四两被扒了裤子,吓得哇哇大叫,还往后退。卢光耀冲上去,用绸布在他身上一挡,在他胸前一推,他可没收力啊,罗四两被推了个趔趄,重心不稳,他的双手必然会往前伸,来平衡重心,这是人的下意识反应。

    但却也是卢光耀动手的时候,卢光耀趁机晃了一下罗四两的眼睛,趁着双手伸出重心不稳之时,一下就把他的衣服给扒下来了。

    卢光耀的手多快啊,还没等罗四两回过神来,他的衣服早被扒干净了。

    然后卢光耀把事先准备好的衣服还给了罗四两。

    戏法不是说变就变的,除非是一些很简单的戏法,其他戏法都是需要事先准备的。尤其是以前的厅堂幻术,那是跑到人家家里去表演的,是去做堂会。

    当年清朝有位大臣叫纪昀纪晓岚,他在年幼的时候,家里就来过一位戏法师,那人表演的就是厅堂幻术。他在表演遁鱼的时候,就把一碗烧熟的鱼,连鱼带碗往上空一抛,然后赶紧扔了一块布围一挡。

    布围落下来的时候,碗和鱼都不见了。

    众人都惊。

    戏法师说这碗鱼跑到你家书房画橱的抽屉里面了,纪家人都懵了,书房早就锁上了,你怎么放进去?而且画橱的抽屉才两寸高,你这鱼碗都三寸了,怎么放的进去?

    众人都不信。

    后来打开书房一看,装鱼的那个碗就在画橱的桌子上,碗里面还放着几个佛手瓜。

    再打开抽屉,原本放在桌子上装佛手瓜的盘子被放到抽屉里面,而这个盘子里面放着一条热气腾腾的鱼。

    顿时技惊四座。

    这戏法也给年幼的纪晓岚留下深刻印象,后来在他的著作《阅微草堂笔记》里面还有记载。

    可惜遁鱼这套戏法已经失传了,戏法界众人也研究了许多年,但却无人能再现这套传奇戏法。

    但所有人都知道,他必然是事先就有所准备。

    今天的脱衣术,卢光耀也准备过,他早就把跟罗四两一模一样的裤子给买好了,还浆洗过,用汗渍浸泡过。

    但还是没有骗过罗四两,毕竟罗四两有最变态的超忆症啊,他能记住任何细节,只要这件裤子没法做到百分百相似,他就一定能发现,他闻闻味道就知道不是了。

    这套脱衣术,卢光耀有信心骗过任何人,却骗不过罗四两。

    但这也正是卢光耀最看重罗四两的地方,他的超忆症不止对他的学艺很有帮助,在将来的江湖彩门斗艺上,他将占尽优势,他会让所有人颤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