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戏法罗 > 第五十八章 孩子,你太年轻啊
    周德善走了,罗四两走到爷爷面前,皱着眉头,问道:“爷爷,这人是谁?”

    罗文昌笑着回道:“一家影视公司的老总,他说准备做戏法题材的电影,明天编剧就过来做访谈写剧本了。”

    “哦。”罗四两轻轻应了一声,但锁着的眉头还是没有打开的。

    他看到了周德善先前喝茶所露出的那个表情,说实话罗四两之前没有注意过类似这样的表情,但是他却听方铁口说过。

    当初在抓捕那帮人贩子的时候,在毒蛇标出逃的那晚,原本安排走的是302县道,却不料毒蛇标临时改了路线。

    方铁口在跟毒蛇标说出逃路线情况的时候,毒蛇标露出的表情就是跟周德善一模一样,所以当时方铁口立马就断定毒蛇标根本不想走302县道。

    那时候,罗四两躲在厂房里面观察他们,罗四两没有看清楚毒蛇标脸上的表情,但是在事后,方铁口跟他说过这件事情。

    方铁口说,玄关有云,目散乱飘,呼气如注,嘴合而抿,必是不达其意也。

    刚刚周德善脸上的表情就是如此,那是什么不达他的心意?刚刚爷爷问什么时候能开始拍摄,是这句话不达其意?

    然后他自己说这个月或者下个月,等资金到位就好。

    难道是他说的不是心里话?

    怎么回事?

    罗四两大惑不解,罗四两现在的手法已经练到登堂入室的地步了,可论到看人,他连皮毛都还没掌握好。

    晚上这顿饭,罗四两吃的心不在焉。但因为他心里也没底,所以也就把疑惑藏在心里没有说出来。

    而罗文昌却一直是喜气洋洋的,晚上吃饭的时候,还多喝了两杯酒。

    罗四两看着自己爷爷,深深叹了口气。真是不让人省心,还喝酒喝的那么美,你都不知道家里孩子给你操多少心呐。

    罗四两无奈地摇摇头,年仅十三岁的他,竟然有了一种带熊孩子的心累感觉。

    当晚,罗四两思索了好一会儿,也没什么头绪。

    第二天,天刚亮,他就立刻跑到卢光耀那边去了。

    罗四两赶紧把这件事情跟卢光耀一说,卢光耀闻言把眉头皱起来,思考了半晌之后,他微微颔首。

    罗四两紧张地看着卢光耀,期待问道:“怎么样?”

    卢光耀皱眉看他一眼,然后回头喊道:“老方,早饭弄好没?”

    罗四两一口气走岔了,差点没把他给憋死,他急道:“都什么时候了,还早饭早饭的。”

    卢光耀却反驳道:“什么时候也得吃早饭呐。”

    罗四两无语了,他是急的团团转,可人家却是淡定的很。

    很快,方铁口就端着早饭出来了。

    罗四两又张口:“方先生……”

    方铁口却打断道:“先吃饭。”

    罗四两的话硬生生被噎了下去。

    这一顿早饭,卢光耀和方铁口吃的那叫一个慢条斯理啊,罗四两都急的抓耳挠腮了,可是这两人却没有理他的意思。

    卢光耀也看了看罗四两着急的表情,但什么都没说。

    好不容易,他们才把早饭吃完了。

    卢光耀擦了擦嘴,这才道:“行吧,什么事情,你说吧,趁着老方也在。”

    得,他前面一个字也没听进去,白说了。

    罗四两也没工夫跟卢光耀置气,他就把昨天观察到的事情,都仔细说了一遍。

    卢光耀问方铁口:“老方,这事儿你怎么看?”

    方铁口是金点行当代门长,有金点十三簧和玄关傍身,还真没什么人能骗的了他。

    方铁口皱眉想了一下,说道:“你只看到了一眼,而我更是一眼都没看到,所以这件事情就有些说不好了。”

    “那怎么办呀?”罗四两有些着急了。

    卢光耀道:“简单呐,让老方把看人的法子教给你,你再回去仔细看看不就得了,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嘛。”

    罗四两微微一愣,然后扭头看方铁口。

    方铁口脸一黑:“不行,我可以上门帮这小子跟人家盘盘道,但是教本事就算了,我们这一支的能耐不传了。”

    闻言,罗四两神色微黯,他对金点十三簧和玄关可是好奇的很,只是方铁口不肯教他。

    卢光耀却是立马怒了,他拍着桌子骂道:“你这叫什么话?人家孩子一片真心对你,你就当喂狗了啊?”

    “啊?”方铁口被吼的一愣。

    卢光耀继续骂道:“你看人家孩子的超忆症,这么大的秘密,人家也没瞒你吧。你以为他就是普通孩子吗?他是个宝贝啊,别人要是知道他有这记忆力,万一黑帮分子或者间谍机构要抓他控制他违法犯罪怎么办?万一被那些黑暗的研究机构,切片研究了怎么办?你不得负责啊?”

    方铁口都懵了,他负什么责啊?

    连罗四两自己都听懵了。

    “跟我有什么关系?”方铁口不明所以。

    卢光耀更是大怒:“怎么没关系,怎么就没关系了?人家孩子的超忆症连自己亲爷爷都没告诉,却跟你说了,人家孩子是把你当最亲近的人,可你呢,把人家当什么了?你要知道,这事情多一个人知道,就多一百倍的风险,人家孩子如此信任你,你竟然把这份信任喂了狗了。”

    罗四两都听得傻眼了,哪有什么信任,他当初被看出来了,那就说了呗。他不愿意把超忆症告诉别人,只是不想回想起父母双亡的伤心事罢了,哪有这么夸张的原因啊。

    方铁口也被卢光耀这一番话给吼傻了,他道:“那他不是也告诉你了。”

    卢光耀立刻反驳道:“所以我把我这一身能耐都教他了,让他能有一技傍身啊。他是我的传人,我总不可能害他吧,那你呢?”

    方铁口很是愣了几秒,而后他终于反应过来了,他瞪着卢光耀道:“好哇,我当初就觉得有点不对劲了,原来你竟然憋了这么久,就在这儿等我是吧?”

    卢光耀低眉,嘴里嘟囔道:“谁让你非得听不可了。”

    方铁口气的鼻子都歪了。

    卢光耀摊摊手,很光棍道:“那没办法了,能耐在你脑子里面,教不教都是你说了算。就算你不教,我们也没办法,那只能是这孩子把一片真心喂了狗呗。”

    卢光耀长叹一声,很是惆怅地跟罗四两说道:“孩子啊,江湖险恶,以后切不可随便相信人呐。以后吃亏了,别哭,都是你自己造的孽。以后你的超忆症被人知道了,被别人害了,也别怨,都是你年轻不懂事,信错人啊。”

    罗四两叹为观止地看着卢光耀,高人呐。

    方铁口嘴角抽搐不止,他实在受不了了,他拍了桌子,没好气骂道:“行了,闭嘴吧你,我……我迟早被你气死。罗四两,跟我过来。”

    “啊?”罗四两愣了一下。

    卢光耀一脚踹在了罗四两屁股上,催促道:“愣着干嘛,还不快跟过去。”

    此刻他脸上哪有什么心酸惆怅的模样啊,堆满的全是黄鼠狼偷到鸡吃的时候那般狡猾兴奋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