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戏法罗 > 第五十九章 诈
    谁也不知道方铁口在房间里面跟罗四两说了什么,反正这爷俩把门一关,从早上一直说到下午才出来,连中午饭都没吃。

    下午出来的时候,罗四两是两眼放光,整个人都兴奋地要飞起来咬人了。

    要是换做别人,突然间被这么多知识灌入脑中,早就给弄得晕头转向,什么都不记得了。

    但是罗四两不一样,他有超忆症,他的脑子就跟u盘似得,不管存进去多少东西都能瞬间记住和理解。

    这大半天时间,罗四两可是往肚子里面填了不少货。

    学够了之后,罗四两收拾东西立刻就往家走了。

    卢光耀还在对着他的背影喊:“别忘记练功啊。”

    可罗四两一溜烟的功夫就不见人影了。

    ……

    方铁口这才从房间里面出来,神色有些疲惫但更多的是兴奋。

    卢光耀瞧他出来了,忙过去问道:“哎哎,孩子学得怎么样啊?”

    闻言,方铁口的脸立马就黑下来了,没好气道:“关你屁事。”

    卢光耀却一点不知羞,还死皮赖脸凑上去问道:“不是,你教他的是玄关还是金点十三簧啊?”

    方铁口理都没理他,转身就要往厨房走。

    卢光耀还在后面跟着,喋喋不休问道:“说说嘛,说说嘛。”

    方铁口被烦的不行了,他停下脚步,转过身,对卢光耀喝道:“方式《玄关》只传方家族人。”

    卢光耀愣在当场,而方铁口则是转身进厨房了。

    卢光耀摸了摸鼻子,神色有些尴尬,他自言自语嘟囔道:“几百年前就被赶出家族了,传哪个方家族人去啊?一把年纪也没个后人,玄关是真要失传。”

    ……

    再说罗四两,罗四两是一路跑着回家的,这段时间他在卢光耀手底下可没少锻炼身体,所以他现在身体素质很好,跑回家一点都不费劲,就是天太热了,热的让人受不了。

    罗四两到家之后,一身的臭汗,家里的空调是已经开起来了。进门之后,冷风吹得罗四两打了个激灵。

    今日,周德善果然又来了,与他同来的还有他带来的编剧,那编剧正在跟罗四两的爷爷做访谈呢。

    进了门后,罗四两看着周德善。

    周德善也看着罗四两,露出了一个温和的笑容:“四两,回来了啊。”

    罗四两心脏扑通扑通跳的厉害,他扭头看了一眼,自己爷爷与那人正相谈甚欢。

    罗四两从方铁口那边学了一些东西,但有了知识,并不代表他能完全应用在实践上,今天还是他第一次运用金点行的学问。

    罗四两重重吐出了一口气,强行稳了稳心神。方铁口教他的第一句话就是不管眼前站着的人是谁,如果你连直视他的勇气都没有,那其后的所有事情也就不必再谈了。

    罗四两缓缓抬头,直视着周德善的眼睛。

    周德善反倒是被罗四两这灼灼眼神盯的有些不自然,他问:“有事吗?”

    方铁口告诉罗四两,在攀谈之时,语言宜缓不宜快,宜稳不宜飘,语言的力量从来不在于快,而在于稳和缓。要把自己说的每一个字都打进对方心里,这才是力量。

    要用眼把簧,用耳听飞簧,用心抓现簧。

    是的,方铁口今天教罗四两的并不是方氏玄关,而是金点十三簧,金点十三簧总共十三道簧口,数量不多,但却包罗万象,是跑江湖的金点行人必备的法门。

    只有大半天时间,方铁口也教不了罗四两太多,就连这三道簧口,他也只是教了这孩子一些皮毛。

    这也就是罗四两了,换做别人,连这点皮毛都掌握不了呢。

    罗四两看着周德善,脸上还露出了微微笑意,他道:“没什么事,就想跟周总聊上两句。”

    周德善笑着点点头:“行,来吧。”

    罗四两在周德善对面坐下,他问:“不知道周总的影视公司全名叫什么?”

    周德善道:“百年伟达影视有限公司,在京城注册的。”

    罗四两又问:“那周总的公司曾经拍摄过什么影视作品呢?”

    周德善看了罗四两一眼,笑着说道:“现在正在热播的我爱我家知道吧?”

    罗四两讶异问道:“你们公司拍的?”

    周德善道:“出版和发行是我们做的,哎,你知道什么是发行吗?”

    罗四两摇头:“不想知道。”

    周德善被噎了一下,尴尬一笑。

    罗四两又问:“除此之外,还有呢?”

    周德善道:“去年上映了一部纪录片,《80年代的日子》是我们公司拍的,是一部比较冷门的纪录片,你可能都没看过。”

    罗四两道:“是啊,我们这边都没上映。”

    周德善道:“纪录片嘛,看的人不多,只在一些大城市里上映了。”

    罗四两盯着周德善的眼睛,说道:“我二姨夫在省里的出版局里工作,我回头问问他去。”

    周德善眼中终于闪过一丝慌乱。

    罗四两根本没有二姨夫,更不认识在出版局工作的人。

    金点行的学问都是要从实践中来的,哪怕是方铁口要教罗四两本事,也得带他到大街上去看人问人,单纯口耳相传,可学不会。所以方铁口除了教他一些知识之外,另外给他出的策略就是一个字,“诈”,要把这老小子的实簧给诈出来。

    罗四两有超忆症,他的眼睛多毒啊,周德善眼中闪过一丝慌乱,立刻就被他捕捉到了,他打蛇随棍上,立马道:“吃搁念的吧?”

    周德善一愣。

    罗四两鼻头出了一声冷哼:“是风?是麻?是雁?是雀?都是老合,千字行的买卖何必做到我们立子行上?是欺负我戗儿的戗年老招子不亮吗?”

    周德善皱眉不言,神色有些惊疑。

    罗四两看着周德善的反应,心中更是大定,他冷声道:“我们都醒了攒儿了,你们也就扯了吧,不然招了老柴过来,你们就扯不了了。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他日再会,找个牙淋窑儿,啃个牙淋,再碰碰盘,对对簧。可好?”

    周德善皱眉想了一会儿,抿了抿嘴,他不明所以道:“你说的是什么啊,我听不懂。”

    罗四两怒道:“我看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

    说罢,罗四两直接去了客厅,找到爷爷,也没管那编剧,他直接道:“他是不是跟你说资金没到位,现在拍不了?”

    罗文昌一愣:“没有啊,资金已经到位了,拍摄组过两天就来了。”

    罗四两豁然转头看向周德善。

    周德善脸上依旧露出了一个温和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