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戏法罗 > 第六十三章 罗四两逞威
    场面顿时有些僵持。

    小黄兴冲冲地拉着罗四两比试。

    大黄则是担心有些逼迫过甚了。

    周德善则是感觉有些过火了,怕弄巧成拙。

    罗文昌则是又怒又悲又惊,他怒,堂堂戏法罗居然被路边的阿猫阿狗欺到如此程度;他悲,堂堂戏法罗家族居然后继无人,没有晚辈给家族撑起门面;他惊,罗四两竟在此时回来,这下子罗家的脸面真是要被扫尽了。

    而罗四两,罗四两现在心中泛起了滔天怒火,他先前不学戏法,一是不愿意,二是不敢学。

    但他毕竟是罗家人,他身上流着的是罗家的血液,无论他愿不愿意,他身上都笼罩着罗家百年荣耀的光环。

    现在竟然有人要踩着他们罗家上位,罗四两怒不可遏,两只眼睛都布满了血丝。

    “好大的胆子,竟然敢踩到我们罗家头上,真当我们罗家没人吗?”罗四两怒声吼道。

    小黄满脸轻蔑,他早就知道罗四两没有学艺了,所以他半点不怵:“废话少说,也别说我们踩着你们上位,你要是真有能耐,咱俩明刀明枪比比就是了。”

    “我比你妈啊。”罗四两怒骂一声,两步冲向前去,一掌就拍在了小黄身上。

    罗文昌面色骤变,惊呼:“四两,不要打人。”

    罗四两却根本没有理会爷爷的劝阻,他直接一掌把小黄推了个趔趄,而后右手一晃,手上顿时多了一件白色短袖汗衫。

    “啊。”小黄一声惊叫,仅仅不到一眨眼的时间,他上身衣服就已经被扒掉了。

    罗文昌也顿时一惊,眼睛都瞪大了。

    一旁的周德善和大黄都傻眼了。

    罗四两怒气未消,抓着小黄的汗衫,再度向前一跃,抓着汗衫一把按在大黄胸前,掌力一吐,大喝:“一转,天地而动。”

    “呼。”罗四两右手上顿时多了一件大黄的衣服。

    罗四两毫不停歇,右掌抓着衣服立刻拍到了大黄的前胯,再喝:“二转,鬼神也惊。”

    罗四两瞬间收手,他手上并没有多什么东西,可大黄的皮带却突兀地松了开来,西裤顿时落地。

    “啊。”大黄惊慌不已,失声尖叫,慌忙抓西裤起来。

    罗文昌更是不可思议地惊呼:“阴阳三转手,怎么可能?”

    一旁的周德善嘴巴张的都能塞进去一个鸡蛋了。

    罗四两气势丝毫不弱,一掌又拍在了大黄带浓密腿毛的大腿上,气势如虹大声喝道:“三转,八荒皆寂。”

    罗四两右手一翻,手上顿时多了一包香烟和一只打火机,这是大黄裤子口袋里面的东西。

    罗四两收手站在一旁,把手上的两件衣服随意丢弃在一旁。

    此刻。

    大黄和小黄两人的衣服已经没有了,身上光溜溜的,大黄还狼狈地提着自己的裤子,一脸惊恐,生怕它再掉下去。

    大黄和小黄惊惧地看着罗四两,就跟见了鬼似得。

    罗四两胸腔大口喘着气,死死盯着面前两人,怒吼道:“还比吗?”

    二黄皆被罗四两的气势所慑,下意识往后退了一步。

    二黄被镇住了,他们想踩着戏法罗上位的阴谋也彻底破产了。罗文昌也不曾想到自己孙子能有如此能力,可罗四两带给他的不是惊喜,而是惊吓。

    他怎么会有这样的能力?

    他怎么可以有这样的能力。

    罗文昌感觉自己头皮都发麻了。

    周德善有些气急败坏,他对罗文昌喊道:“你不是说他没学过戏法吗?”

    “我……”罗文昌一噎,他也不知道罗四两怎么就有这能力了。

    再看那边。

    罗四两吼完之后,心里的火气也消了大半了。他低头看了一下手上的烟,嗤笑道:“嗬,中华,好烟啊。”

    罗四两把烟夹在左手虎口,用大拇指和食指夹着烟盒,中指凑过来,在香烟打开的口子上一摸,盒子里面的香烟顿时有一个冒了头。罗四两左手中指屈指一挑,香烟飞起。

    香烟正好弹到罗四两嘴里,正好是烟屁股中端落在唇上,再进去一分嫌多,往外半点嫌少。

    在场几人皆是一惊。

    二黄和罗文昌都是行内人,他们太清楚这一手的难度有多大了,他们也太清楚能做到这一手意味着什么了。

    周德善没有他们那么深切的感受,但他看得出来,这一手的难度极高,而且观看感受极好。

    在看罗四两。

    他叼烟在嘴,右手的打火机点燃了香烟,轻轻吸了一口,然后一吐。

    “啵。”

    香烟飞出,朝着他的左手落去。

    罗四两伸出小指往上一弹,香烟飞起,而后掉落在无名指上,无名指再一弹,香烟又飞去了小拇指。这一根点燃的香烟就在罗四两的小指和无名指上画着圈地飞。

    罗四两毫不停歇,左手中指在烟盒口子上再一摸,又弹出来一根香烟,直接冲着嘴巴飞去,又是香烟屁股中端落在唇上。

    再度点烟。

    一吸。

    一吐。

    小拇指和无名指接住,并弹动。

    中指再摸烟,弹到嘴唇。

    点燃。

    吐下。

    小指和中指控制弹飞。

    中指再摸烟。

    ……

    不消片刻,那大半盒中华烟已经全被罗四两给点了,现在那十几根香烟全都在他小指和无名指上弹动着。

    香烟飞舞。

    十几根香烟在空中绕成一个圆弧,每两根烟之间的距离都大致相等。烟头猩红地亮着,足足一圈,就如同一个燃烧着的火弧。

    “嘶……”在场几人都倒吸凉气。

    这一手太难了,两根手指控制烟盒,两根手指弹动十余根香烟,一根手指把烟盒里面的香烟取出并弹到嘴里。

    这么多复杂又精妙的动作竟然同时出现在一只手上,而且一整套动作如行云流水般毫无挫顿,有一种让人提心吊胆又惊心动魄的美感。

    能做到如此,这得多难啊,这得有多么可怕的控制力啊。

    都说魔术师的手是最灵巧的,可这人的手得灵巧到什么地步啊?

    二黄都傻了,他们在团里也不过是普通演员罢了。按照卢光耀的等级划分,大黄顶多也就是上台的水准,小黄不过是入门罢了,而罗四两却已经是登堂入室了。

    就算把罗四两放在省杂技团,他都能做镇场子的演员了,他们这两个货怎么能跟罗四两比。二黄甚至觉得自己团里的那位魔术大师,还比不过眼前这个孩子。

    这个孩子太可怕了,真不愧是罗家的人啊。

    大黄的脸色就跟吃了屎一样难看,此刻,他脑子里面又回荡起了戏法界那句谚语,百年戏法罗,代代是传奇。

    是啊,这是一个传奇的家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