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戏法罗 > 第六十五章 作死
    中国传统的大戏法,叫落活儿。其表演形式是把彩物卡在身上,然后用一块卧单一挡一掀,把彩物拿出来,放在地上。

    卧单是表演落活儿所用的道具,是一块四四方方的绒布,拉过来可以遮挡全身,不让观众瞧出卧单里面的门道。

    把身上的彩物,拿出来,这叫出托,托就是彩物;把拿出来的彩物,再放回到身上,这叫回托。

    戏法界的艺谚,宁变十回出,不变一次回。回托比出托要难上许多倍,但是大多数表演落活儿的艺人都会在台上表演一次回托。

    他们会把一个带水带鱼的玻璃盆,再变回到身上。他们一般是用手拿着,然后用那块大卧单挡着,不让人看见,一扭一掀之间,就把水盆藏好了。

    戏法人人会变,看的只是水平高低罢了。

    水平高的艺人,讲究见肘不见手,他在回托的时候动作清爽麻利,只消眨眼时间,就把彩物重新藏好了。

    那些水平差的艺人,弄个半天也没把彩物放好,而且动作幅度很大,观众看卧单都能看清楚他的手是怎么动的了,表演效果就很差了。

    而罗家,罗家纵横江湖靠的就是落活儿,他们有一个绝活儿叫卧单回托。

    他们单用卧单就能实现回托,把卧单盖在彩物之上,双手不去接触彩物,只是用手一掀卧单就把彩物给变回来了。

    无论是带水的,还是带火的;无论是带尖的,还是带刃的,通通一掀就没。

    仅仅眨眼之间,仅仅一掀之动,动作干净利落,手法玄妙无比,观赏性极高。

    今天罗文昌就是把大黄的上衣当做卧单了,把茶几上的三个带水的茶杯当做彩物了,他也是一掀之间就把茶杯给变没了。

    这一手是真见功夫啊。

    今天罗文昌事先没有准备过,变落活儿,演员身上穿着的衣服是要特殊制作的。他要把彩物卡在身上,所以他身上是有机关的,一共有八种机关,用行内术语来说叫“粘、摆、合、过、月、别、捧、开”。

    虽说有机关,但也不容易,毕竟好几十样带水带火的瓷盆卡在身上,难度能小嘛?尤其是传统落活儿会变一个三戟瓶或者大瓷瓶,那玩意儿一米多高呢,谁知道他怎么藏的。而且就算人家把大褂脱下来,让你检查,你也检查不出来什么机关。

    今天若是让罗文昌换上演出装备,然后拿卧单出来,他一掀之下,不仅能把三个茶杯给变没了,还能把那个大茶壶一起给变走了。只需一掀,就能把茶几给清空了。

    若是让罗四两那英年早逝的父亲来变,他能在一掀之下,把三个茶杯,一个大茶壶,包括那个实木茶几,一起给变没了。

    戏法罗,岂是凡人呐。

    罗文昌这一手,把对面几人全都震住了。

    二黄父子的脸色难看到了极点。

    尽管不是第一次看到了,可陶团长还是露出了惊艳无比的神色,这一手的观赏性和难度都太高了。

    罗四两也看的心中激荡不已,这就是他们罗家的绝学,这就是他们罗家的传承。

    周德善的脸色也无比晦暗。

    “哼。”罗文昌一声冷哼,头一扬,手一抖,就把衣服直接扔还给了大黄:“滚吧。”

    “快走快走。”陶团赶紧推了这对父子一下,他们这才回过神来,灰溜溜地要往外走。

    “站住。”罗四两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

    那边几人都面色难看地看过来,尤其是二黄父子,都快要哭了。

    罗四两摇了摇手上的衣服,扯着笑容问道:“嘿,衣服不要了?”

    小黄脸色一红,就要过来拿,罗四两没让他过来,直接一扔。小黄抓住,脸臊红的要滴下血来。

    陶团干笑两声,客客气气道:“罗老师,那我就先把这两个不成器的家伙带回去,我明日再来向您赔罪。”

    罗文昌微微颔首,也不想多说话。

    陶团又推了大黄一把,示意他们快走。

    “站住。”罗四两又来了一句。

    几人身形一僵,陶团的脸色甚是尴尬,二黄父子这回是真哭了,你到底要干嘛呀?

    罗四两嗤笑一声,问道:“打火机不要了?”

    “额……”大黄一愣,也不知道是该去拿还是不该去拿。

    罗四两却摇摇头,说道:“放你口袋了,走吧。”

    大黄闻言一摸口袋,脸色又是一变,他再也不敢待了,委实是段位差太多了,人家耍他跟玩儿似得,他哪还有脸再待啊。

    四人赶紧出了罗家。

    大黄连衣服都没敢穿,脸色难看到了极点,他都要哭了,转过头惨兮兮叫道:“陶团……”

    “团你大爷啊。”陶团怒声咆哮,口水都喷到大黄脸上去了。他是真气啊,他就没见过这么蠢的人,再说你蠢就蠢吧,你就自己去死好不好,干嘛把他也给牵扯上。

    好家伙,他自己好歹也是一团之长啊,跑这儿来给人家当孙子来了。这孙子惹出来的麻烦,害的他给人家赔礼道歉。

    陶团气的肝都疼了,他扬起手就想给大黄一个耳刮子。

    大黄脸色一变。

    陶团虽然气极了,可幸好没有失去理智,这一巴掌还是没有打下去,不然影响就太恶劣了。

    陶团抓了抓手,还是放了下来,二黄父子的脸色这缓和下来。

    李秘书在一旁打着圆场:“呵呵……那个要不我们先回团里,然后再慢慢研究他们的事儿。”

    陶团直接骂道:“研究个屁啊,得罪了罗老,你们还想在这个行内混?”

    二黄吓了一跳,怎么这么严重啊?

    大黄顿时便慌了,他干笑道:“不……不至于吧,这个……这个行内比试不是很常见的么,我们团里魔术队也跟别的团里比试过啊。”

    陶团气不打一处来,对着大黄狂吼道:“你那是比试吗?你这是上门砸场子,你是结仇来了。而且你砸场子就砸吧,不管你水平高低,以罗老的肚量,也不至于跟你这样的小辈计较。”

    “可你们呢,龌龊之极啊,人家小罗爷是没有学过戏法的,行内不少人都知道。哦,好家伙,你们就挑不会的人比是吗?你们这哪里是比试啊,你们是用龌龊手段踩着罗家上位。”

    “你们好大的胆子啊,你们真是要完成百年未曾有人完成过的壮举啊,你们真的好棒啊。你们以为罗家是路边的野草啊,随你踩啊?那是行内一等一的世家,你们……你们……妈的,蠢得跟猪一样,等着死吧。”

    二黄这会彻底慌了,这慌乱比之前的羞辱更甚,他们是想踩着戏法罗上位,可谁能想到这事儿有可能把他们的前途给毁了啊。

    大黄惊慌叫道:“不是不是不是,陶团,不能这样,不是这样,他他他他罗四两会戏法,他学过……我没有。”

    陶团看着大黄,眼神充满了失望之情:“你是真当别人是傻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