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戏法罗 > 第六十六章 罗老的贡献
    二黄父子就属于典型的志大才疏,心比天高,却命比纸薄,明明蠢得跟猪一样,却还偏偏以为自己是聪明人。也难怪被人利用到这种程度,还不自知。

    陶团长叹一声,他真是服了,他是真想把这两个王八蛋给掐死啊。蠢得跟猪一样的家伙,还偏偏是他手底下的人,他迟早被这两个王八蛋给气死。

    陶团顿觉心累,他自嘲地笑了一声:“嗬。”

    “陶团……”大黄小心地叫了一声,紧张不已,惊惧不已。

    陶团看他,说道:“罗老是什么人,啊,你不清楚吗?当初49年新中国成立,50年中华杂技团成立,全国所有的杂技高手都跑到这个团里去了,这就是天下第一团。”

    “那时候的罗老年仅不过三十余岁,就从那么多从旧社会过来的各门各派的高手里面脱颖而出,成为中华杂技团镇场子的演员,还直接当上了副团长,这是普通人吗?”

    “50年代中期,国家放开了私人杂技团的成立,中华杂技团里不少高手前辈纷纷去组建了自己的魔术团,而罗老却一直待在中华杂技团内为国效力。”

    “抗美援朝,是罗老第一个报名去战场上顶着炮火慰问演出的。50年代,那是新中国积极拓展外交,请求国际认可的年代。罗老跟着周总理还有外交团,跑遍了各国,他是对国家做出过巨大贡献的,是你这种人可以随便欺辱的吗?”

    陶团一声怒喝之后,二黄父子的身子都忍不住地抖了起来。

    50年代,那是一个风云激荡的年代,新中国刚刚成立,国内百废待兴,国际关系甚是紧张,西方各国全面遏制红色中国,实行一系列的经济政治打击。

    那时候的中国急需得到国际认可,急需获得应有的国际地位,也急需与各国建立外交关系。

    周总理就带着外交使团,走访了各国,凭借着强大的人格魅力,还有高超的政治手段,帮助新中国迅速拓展了外交关系。

    国与国之间建立外交关系,自然是政治做主导的。但文化艺术交流方面,也是必不可少的,你不能单纯聊政治啊,再说国内也急需让国际社会认识一个新的中国,一个和他们印象中不一样的中国。

    国内的传统艺术,像相声评书之类的,也带不出国门,外国人也听不懂。其他的戏曲、小曲小调,倒也不错。当然最适合交流的就是戏法了,这玩意国内外都有,中国叫戏法,国外叫魔术。

    大家都有的东西,但又有些区别,这交流起来就非常合适了,很有话聊。

    所以在那个风云激荡的年代,罗文昌跟着外交使团跑了不少国家,而戏法罗的名号也是在那个时候在国外打响的。

    说是交流,但其实也有一点比试的味道存在的。那时候国内是百废待兴,但在国际上可不能让人瞧不起。

    罗文昌是背着政治任务去演出的,而罗文昌的艺术水平确实也是高的都不行了,百年戏法罗,代代是传奇啊。

    罗文昌每一次演出,都让外国杂技团大开眼界,惊叹不已。他还得到国外不少政要的肯定和表扬,他是真正为国家做出过贡献的。

    但要说艺术交流,最凶险的一次是在54年的日内瓦会议上,这次会议是几个大国商议如何解决朝鲜问题和恢复印度支那问题,也是新中国第一次以五大国身份参加会议。

    会议有英美国家参加,他们对红色中国可是敌视已久,在会议商谈期间,是出了不少幺蛾子的。周总理据理力争,还第一次提出了求同存异的方针,促成了大会的顺利进行和落幕。

    会议后,英美等国提议来一场各国艺术交流演出,来庆祝会议圆满结束。

    那几个西方国家直接从国内调集了不少魔术高手还有杂技高手过来,就想着要压中国和苏联一头。

    罗文昌临危受命,赶紧从国内赶赴过来,他是扛着巨大压力上场的,中国人的脸面都在他身上。

    罗家纵横江湖靠的是落活儿,国外也有类似的魔术,他们魔术师身穿燕尾服,能从衣服上变出鸽子、花束、帽子之类的东西。

    当时在舞台上,各国魔术高手都在,五个演落活儿的,四个人穿着西式燕尾服,他们是英美的人,就罗文昌一人穿着中式大褂。他的对手可不是凡人,全是各国甄选出来的最顶尖的魔术师。

    那天,罗文昌发了狠,传统落活儿在身上卡二十样东西就已经很不错了,而罗文昌那天足足卡了接近四十样东西,而且都是带水带火的,还有两个一米多高的大瓷瓶。

    他变完之后,舞台前摆满了东西,大家都惊呆了,谁也不知道他是怎么藏的,谁也不知道他是怎么变的,连国内来的戏法师们也懵了。

    变完之后,罗文昌还不停歇,又使出了罗家绝学,卧单回托,红色卧单,一盖一掀,仅仅几次,他又把那么多东西都给变回去了。

    而罗文昌还不肯罢休,他跑到英美魔术师那边去,拿着卧单一盖一掀,把他们落在地上的东西也都给变没了。

    全场惊呼。

    罗文昌一人艺压全场,纵横披靡,为国家挣来了巨大脸面。

    中国的落活儿一直被国外同行称作是“永恒的秘密”,这名号是从哪儿来的,就是从这儿起的。

    而周总理也大为兴奋,还让人做了一块红色卧单送给了罗文昌,上面绣了一个罗字。

    这就是之前罗文昌珍藏在画橱里面的那一块,只是因为罗四两不肯学艺,他伤心之极,打算让戏法罗名号自此而止,便把这块卧单变没了。

    这卧单不是普通的一块布啊,它是罗家百年荣耀的象征,也是罗文昌一生的军功章。

    罗家百年世家的赫赫威名全是打出来,你以为靠要饭要来的啊?

    罗文昌岂是一个普通的退休老头啊,他是真真切切为国家做出过贡献的。

    所以当知道这两个家伙要干的蠢事之后,陶团都吓懵了,赶紧冲了过来,可惜还是来晚一步。

    陶团指着大黄的鼻子骂道:“你以为罗家就剩一老一小,你就有胆子上门欺负了。我告诉你,你别以为罗老年纪大了,以他老人家的威望,一句话就能让你在行内没有立足之地,你真是不知死活啊。”

    二黄终于惶恐地发起抖来,他们也不曾想过后果会这么严重。大黄颤着声道:“不能吧,罗老是出了名的刚正不阿,他不可能跟我们一般见识吧。而且小罗爷会戏法啊,他还折辱了我们一顿,他他……我们不算……”

    陶团摇了摇头,看向这对父子的眼神充满了鄙夷:“还打着君子欺之以方的心思,我告诉你,就算罗老肚量大,不跟你们计较。但就你们做的这些龌龊事,有的是人帮罗家出头。”

    大黄冷汗如雨,他急道:“不是啊,不是我们要这么干的,是有人……”

    “等等……”后面有声响起。

    几人都回头。

    周德善沉着脸匆匆跑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