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戏法罗 > 第六十七章 卢光耀来历
    罗家

    虽说把那两只臭虫给赶走了,可罗文昌却没有半点兴奋之情,反而是一脸阴郁和凝重,他这情绪不是冲着二黄父子的,而是冲着自己的亲生孙子,罗四两。

    罗四两拍了拍手,望着门口,不屑道:“什么玩意儿啊,居然还敢来我们家撒野。是吧,爷爷?”

    罗四两回头一说,正好看见罗文昌那张阴沉的脸庞,罗四两心中猛地一跳,在这一刻,他才终于意识到他自己仿佛暴露了什么。

    罗四两面色一僵,也不敢再嘚瑟了,悻悻然耸了耸肩膀,转身就想上楼:“爷爷,我去洗澡了。”

    “站住。”罗文昌那带着怒火的阴沉声音响了起来。

    罗四两神色一滞,也不敢再往前走了,顿时有些不知所措。

    “你认识卢光耀?”罗文昌面色凝重地看着罗四两。

    罗四两尽管从卢光耀哪儿学了一些平点儿的办法,可真当面对自己爷爷的时候,他还是感觉脑子有点懵,一下子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罗文昌看着自己孙子的样子,气更是不打一处来,他冷笑道:“好哇,天下第一快手,京城第三代快手卢,好大的名头啊。没想到我们罗家的孩子不肯学习家族戏法,反而偷偷跟着人家在学,怎么,看不起我们罗家吗?”

    罗四两被说的有些脸红,他知道事实根本不是罗文昌说的那样,他之所以跟着卢光耀学艺,那是为了解决自己超忆症的弊端。

    罗文昌眉头紧紧皱在一起,他长长地出了一口气,看向罗四两的眼神充满了失望,他恨铁不成钢道:“你怎么可以跟着卢光耀学艺?”

    被连续吼了几下,罗四两肚子里面也有了点怒气,他反问道:“为什么我就不能跟着他学艺了?”

    “你……”罗文昌怒视着罗四两,他显然被气了个够呛,他怒道:“卢光耀是什么人,那是跑江湖的,他是厨拱行的,他是个江湖骗子,你干什么不好,你要去跑江湖,要做个江湖骗子?”

    罗四两也生了气,他反驳道:“什么就江湖骗子了,人家那是生意,人家卖的戏法也不都是假的。再说了,他本事也好,一个人独霸彩门手法榜快半个世纪了,哪儿就差了?”

    罗文昌更是怒火中烧:“你……你真的是想把我气死吗?”

    罗四两眉头也皱了起来,他鼻子里面重重出了一口气,偏过了头,说:“我没这个意思。”

    罗文昌也吐了一口气,他坐了下来,神色有些疲惫,他揉了揉眉心,叹声说道:“四两,你可以不学戏法,爷爷可以不干涉你干什么,你可以去追求自己喜欢的东西,爷爷甚至可以连戏法罗百年传承都不要了。但爷爷就只有一点要求,就是你不要学坏,爷爷只希望你成为一个正直善良的人,就仅此而已,难道连这一点要求你都不能满足爷爷吗?”

    这话说的罗四两心里很不好受,他怒气也消散了不少,道:“爷爷,我是在跟着卢先生学东西,但是我可以说我到现在从来没有做过一件违背良心的事情。”

    罗文昌看着他,点头说道:“好,爷爷相信你,但爷爷希望你以后离卢光耀远一点。”

    罗四两声音陡然提高了:“为什么啊,为什么你对卢先生有这么大的成见,你招你惹你了?难道就因为他是跑江湖的吗?”

    爷俩交谈的气氛又紧张了起来。

    罗文昌道:“跑江湖?我对跑江湖没有什么偏见,我和你太爷爷也曾经跑过江湖,但你以为江湖真的就是你想象的那样诗情画意吗?”

    “你看。”罗文昌举起了右手,他右手上有一道浅浅的疤痕,他看着罗四两的眼睛说道:“看到这道疤了吗,这就是跑江湖留下的。那年我八岁,我跟你太爷爷撂地卖艺。过来了一帮地痞流氓,他们把钱扔在地上,让我蹲下去捡,而他们的脚就踩在我这只手上。”

    “地面上还有一块碎瓷片,我的右手就压在这块瓷片上,那年我才八岁,手上的血止都止不住,那块碎瓷片差点把我的右手都给扎透了,我痛的大哭。而你太爷爷连一句重话都不敢说,还要向那帮流氓赔笑,最后还把这一天赚的钱都赔给人家,人家才放过我,这就是江湖,你还想钻进去吗?”

    罗四两惊住了,他也不知道他爷爷竟然还经历过这些。

    罗文昌看着罗四两,叹了一口气,语重心长道:“对我们来说,所谓的江湖就是一场恶梦。所以新中国成立之后,我们才以那么大的热情去建设这个全新的国家和社会,原因只有一点,就是它能让我们不再去经历这样的恶梦。”

    罗四两一时无言。

    罗文昌道:“你还小,对很多事情保持着旺盛的好奇心,我能理解你这种心情,但是很多事情你都不了解,爷爷是真的不希望你走上一条我们曾经走过的充满了恶梦的道路。”

    罗四两也叹了一声,他也坐了下来,坐在了沙发上,也没看自己爷爷,他搓了搓脸庞,搓的脸颊都有些发红,他说:“我是对江湖好奇,但我不会做坏事,也不会以此为业。不会有人过来欺负我的,我也不怕别人的欺负。但有一点,卢先生不是坏人。”

    罗文昌扭头看罗四两,看着自己孙子那张稚嫩的脸庞,他皱眉思考了许久,最后他才沉声问道:“你知道卢光耀的来历吗?”

    罗四两稍稍一滞,对卢光耀的来历,他还真的了解不多,他曾经问过卢光耀,可是他什么都不肯说。再后来,罗四两也就不问了。

    罗四两摇了摇头。

    罗文昌也微微摇头,真是个小孩子啊,对人家的身份来历一点都不了解,就敢跟人家厮混那么久,还敢口口声声说他是好人。

    罗四两扭头看着罗文昌,问道:“那您说,卢先生是什么来历?”

    罗文昌又叹了一声,目露回忆之色,道:“他是京城快手卢家族的第三代传人,快手卢家,那曾经也是立子行的赫赫有名的家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