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戏法罗 > 第六十九章 京城单义堂
    罗文昌诧异地看着罗四两,问道:“你怎么了?”

    罗四两摇头,有些惊疑不定:“没什么。”

    罗文昌有些奇怪地看了罗四两一眼。

    可他却不知道,罗四两这一刻的内心是震惊的,他听过京城单义堂,不止听过,他还见过。

    卢光耀每次出去做生意,挂出来的招牌都是京城单义堂,也对观众说他卖的是京城单义堂的戏法。

    罗四两曾经问过他京城单义堂是什么,可是卢光耀却告诉他,这是他瞎编的,是为了他卖戏法方便。

    罗四两也就信了,他还讥笑过他借此忽悠人,可……可现在又是怎么回事?

    京城单义堂真的存在?

    他卢光耀竟然是帮主的亲传弟子?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罗四两想的更远,卢光耀带着他第一次上街卖戏法的时候,跟大家说京城单义堂有个百鸟张,有一手抓鸟的绝活儿,还在京城买了好几套宅子。

    罗四两只当他是为了招揽顾客说的生意口,难不成这是真的?

    他曾经说过京城单义堂有五百套药法门的戏法,这难道也是真的?

    难道他一直说的都是真话?

    到底什么是真,到底什么是假?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罗四两感觉自己头皮都发麻了。

    罗文昌看着自己孙子,眉头大皱,又问一声:“你到底怎么了,怎么这么惊讶?”

    罗四两稳了稳心神,摆了摆手说道:“没事,就是觉得好像有些耳熟,好像在哪儿听过。”

    罗文昌点点头,说道:“哦,也许是卢光耀不小心跟你提过一嘴,你没上心吧。”

    “嗯。”罗四两轻轻嗯了一声,然后说:“爷爷,你跟我说说这京城单义堂吧。”

    罗文昌微微仰头,目露回忆之色,有些沉重地说道:“艺人,尤其是旧社会的艺人,社会地位很低,是被人看不起的下九流行当。就算有些很有本事的艺人,能赚许多钱,也顶多娶个小门小户的姑娘,人家正经人家是看不上你的。”

    “就算是那些当红的女艺人也顶多是嫁到有钱人家给人家做个小妾罢了,这都还算是混的好的。至于那些混的一般,组个小班子或者撂地卖艺的,那日子就更惨了。”

    “以前艺人在明地上做买卖,都是被人称作是平地抠饼,对面拿贼,生活不易,赚钱也甚是不易。还不止如此,那些乡绅士族、地痞流氓还经常来勒索我们,在那些人眼里,我们这些艺人就是一群待宰的肥羊罢了。”

    “还有我们行内的许多女艺人,更是在那个年间承受了不少屈辱。所以我们这些传统行当很多都是传男不传女,不是瞧不起女性,而是真的不愿意让他们干这行啊。”

    “作艺难呐,生活更难啊。不止是我们这些艺人,金皮彩挂评团调柳,八个门派都是如此。我们这些江湖人,有兴隆地方之伟力。京城的东安市场,原本是一块空地,就是被我们带动起人流来的。”

    “津市的三不管,原本只是一块遍布水洼的烂地罢了,周边只有几家野茶馆,连狗都懒得烦多待一会儿。也是我们这些江湖人到这里卖玩艺儿,使得游人越来越多,周边的饭店茶馆也越来越多,生意越来越好,地价也越来越高。”

    “这些地方全都是我们弄起来的,可我们这些江湖人却并没有获得地方兴隆的好处,反而要受到当地乡绅的剥削,我们去兴隆地方,还要我们交钱给他们,还时常讹诈我们。”

    “至于那些地痞无赖更是过分,往往把我们敲诈到体无完肤,稍稍不顺从,便是一顿毒打,所有的江湖艺人都过得甚是艰难。而也就在这时,京城出现了一个新的堂口,它叫单义堂。”

    罗文昌眼中迸发了光彩:“那年间,民间有不少地痞流氓,也有黑道不少帮派堂口,但是单义堂跟他们不一样,这是一家由跑江湖的老合组成的一个帮派,他的宗旨就是让老合们不受欺负,要把老合们的力量扭在一起。”

    “江湖老合有八个门派,其实人才并不少,只是他们缺少凝聚力,老合们跑江湖,往往都是走单包,一个人就来了,或者十几二十个人的小班子,人不多,又出门在外地,这种怎么斗得过那些流氓和乡绅啊。”

    “以前江湖上还有一种叫做长春会的组织,这种是各地的老合们自发组成的一个组织,长春会的会长会开一个客栈,专门接待江湖人,这叫生意下处。外地的老合过来,拜会当地同行之后就住在这里,会长会安排你去哪里卖艺,让你可以赚钱。”

    “这种组织太过松散,谁都可以来,谁都可以走,类似于现在的劳动介绍所吧,他只管安排,别的不管,哪怕是你受欺负了,也是你自己去解决。但单义堂不一样,这是一个固定的帮派组织啊。”

    “这个帮派的帮主叫何义天,江湖人称义薄云天,他也是我们彩门中人,更是我们彩门的一个传奇人物。彩门的立子或者签子,就没有他不会的,也没有他练不好的,谁的艺术水平也没有他高。”

    “但谁也不知道他属于哪行的,有人说他是立子行的,有人说他是签子行,但更可笑的是有人居然说他是挑厨拱的。唉,但不管怎么说,他都是我们彩门中人,亦是我们彩门的骄傲。”

    “这人凭借着自己强大的人格魅力和高超的手段,迅速把京津一带的江湖老合都整合到了一起,单义堂迅速建立了起来。到那时,别人才发现原来这些江湖人整合到了一起,居然会如此可怕。”

    罗文昌的情绪隐隐有些激动起来,而罗四两也听得入了神。

    罗文昌道:“艺人们一起卖艺,一起做买卖。流氓地痞敢过来捣乱,有挂子行的人等着他们。一两个挂子行门人成不了气候,可有一群,那就不一样了。那帮地痞流氓,哪里是这帮打把势卖艺的人对手啊。”

    “他们每次过来找麻烦,每次都被打跑。而我们的人受了伤,也有皮点行的人给他们治病,你别看皮点行卖的大多都是假药,可这里面真有水平人也有不少,有些药是真灵。”

    “武力上是不缺了,地痞流氓也不敢来捣乱了。而且单义堂里金点行的几位高人也担任了白纸扇一职,专职对外平衡关系。我还记得单义堂里有一白纸扇名叫方成远,这真是一代奇人呐。他一人远交近攻,平衡了黑白两道、官面和地头上的各种关系,帮助单义堂迅速站稳了脚跟。”

    “而后那些乡绅士族也不敢乱来了,因为他们一旦乱来,何义天就带着老合们去他们对头那边去撂地卖艺,江湖老合都有兴隆地方的伟力,他们走到哪里,就代表观众会去到哪里,这就意味着他们有能力决定一个地方的生意兴隆与否。”

    “以前大家各自为战的时候,谁也不觉得,可真当有组织出现了,众人这才发现江湖人的力量竟然如此之大。单义堂也因此风光无限,不管你是来明的是来暗的,是来阴的还是来阳的,他们什么都不怕。后来,单义堂谁也不敢招惹,反而都要托着他们。”

    “单义堂也成为了天下江湖老合们的圣地,谁都盼望着要加入单义堂,要在单义堂做买卖。因为单义堂能给他们的不仅仅是金钱,更是尊严啊。就连当初你的太爷爷都要带着我去加入。可惜最后也没能成行,也幸好没有加入啊。”

    罗四两唏嘘不已,眼神中甚至带有惊恐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