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戏法罗 > 第七十章 疯狂的卢光耀
    罗四两本来还听的心潮澎湃的,单义堂的出现改变了江湖人的生存状况,还成为了江湖老合的圣地。

    这是一件多么让人振奋的事情啊。

    那单义堂的帮主又是何等人物,又有着何等的魄力、能力和魅力,才能做成如此惊天伟业啊。

    罗四两现在知道卢光耀说的都是真的,他真的来自京城单义堂,京城单义堂真的有五百药法门戏法,也真的有百鸟张这人,是真的,一切都是真的。

    罗四两甚至有些激动的想哭,卢光耀幼年已经那么坎坷了,现在成了单义堂帮主何义天的亲传弟子,他该是让人羡慕死了吧。

    也难怪卢光耀的手彩功夫那么好,有这么厉害的师父,徒弟又能差到哪儿去?

    罗四两紧紧攥了一下手,刚刚今日卢光耀还教了他神仙绳术,他说这是他那学究天人的师父在传统戏法的基础上钻研出来的。

    原来这就是何义天的传承,原来这就是单义堂的戏法。罗四两紧紧攥着手,心中激动不已。

    可是在听到罗文昌最后一句话之后,罗四两明显愣了一下,他问道:“怎么了,为什么幸好没有加入?单义堂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罗文昌重重出了一口气,神色中掩饰不住的凝重甚至是惊恐:“单义堂的风光没有持续很多年,后来鬼子侵华了,整个社会都乱了套了,也没有多少人听玩艺儿了。你太爷爷本来都谈好了要去单义堂的,也是因为战争,一直没能过去。”

    “在那个动乱的年代,尽管单义堂里人才济济,可最后也只落了一个勉力维持罢了。但是那个人不如狗的年代,单义堂的勉力维持就已经是相当不错了,已经比太多人要幸福了。”

    “可是好景不长,那是在1940年的秋天,北平已经沦陷三年了,那地方是鬼子的天下。单义堂也是周旋在各方势力中间,尽力维持着,可……可后来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谁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罗文昌神色凝重无比:“谁也不知道单义堂怎么得罪鬼子了,鬼子的军队直接冲进单义堂总部,见人就杀。那一日,鲜血铺满了整个单义堂,当家的那几位大爷,全都被抓走了,包括帮主何义天。”

    “那个时候,大家才发现,原来风光无限的单义堂在这些强硬军队手下,竟然如此不堪一击。再后来,没多久之后,单义堂那些首领就全都被推到了城中,当众枪决。帮主何义天的脑袋更是被鬼子砍了下来,挂在了城楼上七天七夜,拿下来的时候都烂了。”

    “啊……”罗四两张大了嘴,神色惊恐,他惊呼:“怎么会变成这样?”

    罗文昌摇头:“不知道,谁也不知道,但……那曾经为江湖老合撑起一片天的单义堂彻底没有了。”

    罗四两震惊无比,坐在椅子上神色呆滞,他也没有想到他竟然会听到这样一个消息。

    罗文昌也心绪难平。

    过了半晌后,罗四两才渐渐回过神来,他扭头看着自己爷爷,艰难问道:“那……那卢先生呢?”

    罗文昌道:“不知道,那时候大家都以为他死了,也有人说他逃走了,可是谁都没有见过他。等他再露面的时候,那已经八年后了。1948年,新中国成立前一年,在黄镇彩门斗艺上。”

    罗四两心中一跳,这次斗艺,卢光耀曾经跟他说过,他就是在这次斗艺上大放异彩,一人夺得手彩榜前五的手彩,还在手法艺人榜第一的位置上占据了半个世纪之久。

    罗文昌叹了一声,神色有些复杂:“卢光耀再出现的时候,他竟已经不是立子行的人了,他居然去挑了厨拱了。他们快手卢家好歹曾经也是立子行赫赫有名的家族,他自己更是一代奇人何义天的亲传弟子,他怎么可以挑厨拱啊,他怎么可以去当一个江湖骗子啊?”

    罗文昌摇了摇头,又叹一声:“唉,当时就有不少同行向他发难,可卢光耀的言辞却甚是激烈,他甚至扬言他要代表厨拱行的人来向立子行挑战,他要打败立子行所有人。”

    “他这话一出,所有人都笑了,谁都不相信他有这本事。厨拱行的人本就被立子行的看不起,他们就是一群骗子罢了,而且手艺还差的不得了,还居然敢大言不惭地说要打败立子行所有人。”

    “谁都不信,谁都在笑他,可最后的结果却出乎了所有的意料,卢光耀的手彩太强了,他一共拿出了五套手彩,每一套都堪称传奇。彩门的评委有心偏袒,可都偏袒不了,委实是差距太大了呀。”

    “卢光耀一人就包揽了彩门手彩榜前五,立子行的人被他狠狠打了脸。彩门的排行榜除了节目排行榜,还有艺人排行,尤其是艺人排名,这是要面对面对决的。”

    “他们手彩艺人要进行抢彩对决,当时站上台的各门各派一共有二十余人,他们不忿前面手彩榜让卢光耀一人夺得头筹,所以他们全都站了出来要共同对付卢光耀,二十多人围攻一人呐。”

    罗文昌目露惊叹,当时他也在现场,他是真正瞧见那一幕的:“而那一日,卢光耀却跟疯了一样,一人对决二十余人也丝毫不落下风。他的手彩也绝妙到了极点,二十多人愣是抢不过他一人,反倒是被他戏耍。”

    “后来。”罗文昌有些欲言又止,眉头也皱了起来:“后来……后来还把他们的衣服裤子都给扒了,谁也不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的,可他的确这么做了。他还狠狠抽打各门各派的高手,对他们极尽羞辱。”

    罗四两都听呆了。

    罗文昌叹道:“那一日,卢光耀极尽猖狂,他就跟疯了一样,他羞辱了所有人,可他确实也压制住了所有人。那一日,卢光耀大闹黄镇彩门斗艺。那一日,是立子行最黑暗的一天。在那一日过后,卢光耀又消失了,生死不知。”

    “而那些各门各派的高手,受到了如此奇耻大辱,当中有好多位回家之后甚至气到呕血,卧床不起,还有好几位因此病逝。卢光耀也彻底成了立子行的公敌,就是这样的人,你真的还要跟着他学艺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