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戏法罗 > 第七十二章 为了传承
    戏法这行属于彩门,金皮彩挂评团调柳,其中彩门、评书门、团春门和柳门都是艺术行当。

    彩门是耍杂技的,包括戏法;评书门自然是说评书的;团春门是相声门;柳门是唱大鼓的。

    这四门里面就属彩门的历史最久,彩门在西汉就已经成型了,那时候西汉和西域各国打打合合的,相互之间的交流很多,所以西域的一些文化就传到中国来了。

    西域的幻术和中国原有的巫术结合到了一起,慢慢就衍生出来中国戏法了,只不过在古代,戏法叫做幻术,有迷幻之意。

    幻术除了演出之外,也是那些教派装神弄鬼的把戏,也正因如此,幻术艺人也曾经遭到过当权者的数次屠杀。

    这也导致了许多古老的幻术失传,比如聊斋里面记录的偷桃,一根绳子往上一扔,瞬间坚硬高耸入云,孩子顺绳而爬,直入云霄,上天偷蟠桃。

    这套戏法就失传了,但是在某些武侠小说里面还能见到,小说家们给它起了一个很好听的名字,叫做通天索。

    无独有偶,通天索不仅在国内有所记载,在临近的印度也有相关史料证明。

    可是到现在也没谁能复原出来,行内也是争议纷纷,有些说是杜撰的,有些说是真的。

    各执一词。

    也因为戏法一行传承太久,足有数千年的历史,所以便导致了这一行的各派传承很多且很杂。

    许多家族、门派一时兴起,又一时陨落,连朝代社会都在变迁,戏法一行又怎么可能不变。

    在那遥远的过去,各行各业还没有建立起完整的规矩和体系,都属于野蛮生长。

    所以它的传承比较乱。

    这跟相声不一样,相声是清末才成型的,从穷不怕往下数不过才六七代而已。而且相声门一成立,没多久就跟随大流建立起完整体系了,规定子不得拜父为师,只能拜外人。

    所以相声门有三大世家,可他们的师承却是以门派为主的,每一支有每一支传承,再加上传承时间短,往上数几辈就能攀上关系了。

    而戏法行,数千年的传承下来,你也不知道哪个犄角旮旯里有戏法艺人的传承啊。

    所以这行有家族传承和门派传承还有半家族半门派三种,罗家就是典型的家族传承,他们也收徒,但是收的很少,戏法罗的名号注定了只能传给罗家人。

    而北方的戏法门派穆派,就是最典型的门派传承,他们是开科收徒的,门徒遍布天下,是戏法界最大的一个门派。

    苏州莫派就是半家族半门派性质,莫悟奇、莫非仙、莫小仙三代传承,同时门人也有许多,成就了莫派辉煌。

    北方的韩家门,曾经是半家族半门派,是戏法大师韩秉谦开创的,后来传给了侄子韩敬文,再后来就转变成门派了,传给了弟子,现在也发展的很不错。

    戏法一行,历史悠久,各类天骄独领风骚,开宗立派,显赫一时。

    罗家的人丁不兴旺,到现在已经四代单传了,罗家是典型的家族传承,四代单传了还威名不堕,也算是个奇迹了。

    可是眼瞧着罗四两不肯学艺,罗文昌都对他绝望了,但同时他也在忧心戏法罗的未来。

    他自己已经七十多了,如果他死了,那戏法罗这个名号就要彻底没了,这个百年世家是也要没了。

    他怎么忍心啊。

    所以他下了一个决定,那就是要把戏法罗由家族传承改成门派传承,他要开创罗派,把罗家戏法传下去,延续戏法罗的生命。

    这件事情只能由他来做,罗四两不入门,这件事情交不到他手上。罗文昌有两个徒弟,但也不能交给徒弟,不然就变成他们的门派了,而不是罗派了。

    这种事情是很正常的,北方最大的门派穆派,创始人是穆文庆,穆文庆的师父叫张宝清,师爷蒋德成,这都是戏法界曾经赫赫有名的大人物。

    但就因为穆文庆建立了穆文庆科班,广收门徒,迅速建立起了穆派,到现在四代传承下来,他们已经变成最大的门派了。

    穆文庆的传承还活着,他也在被人铭记着。罗文昌打的也是这个主意,他要建立科班培训机构,因为这条路是最快的,也是最好走的。

    真要一个一个带回家里教学,他能教的了几个啊,他都这么大年纪了,还能活几年?他等不了了,只能是走科班这条路了。

    而周德善也正好瞄准了罗文昌的心理,所以他冒充了影视公司的老板,借着给罗文昌拍摄纪录片,来取得罗文昌的信任。

    并且要跟罗文昌一起合作开科班,打造戏法罗文化品牌,帮助戏法罗传承下去。

    他就是靠着这个来骗罗文昌钱的。

    二黄父子就是他用的一剂催化剂,二黄父子打上门来,扬言要跟罗四两比试,他在一旁敲边鼓,就是要让罗文昌感受到后继无人的悲凉,催促他尽快建立科班,培养传人。

    可是今天罗四两突然大发神威,一下子把周德善所有计划都打乱了,罗四两都学戏法了,还学的那么厉害,那他还搞个屁啊?

    周德善都放弃了,都准备明天走人了。二黄父子被团长带走之后,他怕暴露了,还去稳了他们一下。

    可是现在又是怎么回事?

    峰回路转啊?

    周德善陷入了沉思。

    作为一个职业的老骗子,他最怕的就是被人骗,他害怕这是个局,不敢贸贸然跳进去。

    可以想了半天,他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

    其实他哪里知道罗四两的戏法根本就是不是跟着他爷爷学的,他是跟着厨拱行的卢光耀学的。而且罗四两还死活非要跟着卢光耀去做江湖骗子,罗文昌都给气晕了。

    他实在是管不了罗四两了,也对罗四两彻底不抱希望了,所以他现在只能寄希望于罗家科班了,他要趁着身体还行,尽快把罗派建立起来。

    湮灭在戏法行几千年历史中的家族和门派太多太多了,数不胜数,罗文昌是真的不希望罗家也是其中之一啊。

    戏法罗家,是三代人用了百年时间用了无尽心血才打造出来的辉煌,他怎么忍心让罗家就这样彻底悄无声息地淹没在历史的潮流中啊。

    只是这里面的变故就不是周德善能知道的了,所以这老小子这会儿正纠结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