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戏法罗 > 第七十四章 神仙绳术
    罗四两有些心累,有这样一个固执的爷爷,真是带不动啊。

    罗文昌也有些心寒,别看他平时总是板着个脸,可罗四两长这么大,他还真的没有打过他一次,他是真舍不得,他是真心疼自己孙子啊。

    委实是罗四两这次做的太过分了,罗文昌太怕自己孙子行差踏错了,他是真怕自己孙子去挑厨拱啊,倒不是顾及罗家的面子。

    他毕竟也曾经在江湖混过,他知道厨拱行有前棚和后棚的买卖,那后棚翻钢叠杵的大买卖用现在的话说叫做诈骗。

    他都一大把年纪了,难不成还要到牢里面去看自己孙子啊?

    他宁愿自己孙子老老实实去读书,做一个拿着工资度日的普通人,也不要让他变成一个罪犯。

    所以他今天对罗四两动粗了,他看见罗四两那悲愤的样子了,他心里也很疼,可是真的没办法,他是真的没办法啊。

    罗文昌站在门口,两眼通红,他一个老头带着孙子六七年了,太难了,也太苦了。

    “唉……”罗文昌叹息。

    “罗叔,您没事吧?”周德善关切问道。

    罗文昌擦了擦眼睛,压了压内心的情绪,说道:“不好意思,让你看笑话了,孩子不懂事,你别往心里去。”

    周德善大方道:“没事,我没那么小气。再说,我觉得四两说的也有道理,不然您再调查调查,打个电话去我们公司询问询问,或者我带您亲自去趟京城?”

    这就是周德善的高明之处了,他这叫以退为进。他太清楚罗文昌的性格了,这就是一个正直到近乎迂腐的人,他这么一说,罗文昌铁定上钩。

    果然,罗文昌一本正经道:“哎,孩子的话,你别当真。对你,我肯定是信得过的。你有单位开的介绍信,又有工作证,还有别的证件,编剧也有,我怎么可能不信你。再说了,你对我们戏法行这么了解,我相信你是真心喜欢和想振兴戏法的。我始终相信一点,只要我以诚对人,别人必然真心对我。”

    周德善顿时被感动地热泪盈眶,他两只眼睛都红了,眼泪在眼睛里面打转,他抓着罗文昌的手,感动道:“罗叔……我……我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我……您放心,我一定把戏法罗品牌做起来。”

    罗文昌道:“品牌不品牌的,我也不懂,我就是想要把罗家的戏法传承下去,这也是对得起我们罗家世代的努力了。”

    周德善诚恳道:“您放心,这件事情就交给我了,我都已经联系好了,等您把钱给我,我立刻去跑审批,然后马上注册,弄场地,做推广,我一定尽快把罗家科班弄好。”

    “哦,对了,咱们合同签一下吧。”周德善赶紧在皮包里面找合同。

    罗文昌却摆摆手:“不必了,小周,我相信你。”

    周德善却道:“话不能这么说,合同是要签的,万一合作出了问题,这对您来说也是个保障啊,我可不能辜负您的信任。”

    “好。”罗文昌感动地笑了。

    周德善把合同拿了出来,罗文昌在上面签上了自己的大名,合同规定罗文昌出资三十万和以技术入股,占百分之八十的股权,他们公司出资七十万,占百分之二十的股份,负责戏法罗文化品牌的打造,共同建立戏法罗科班。

    见着罗文昌把合同签了,周德善嘴角这才露出笑意,他跟罗文昌道:“那事不宜迟,我们尽早去把这件事情弄好吧。”

    罗文昌站起了身,道:“那我去拿存折。”

    周德善笑道:“好,那四两呢?就让他在家吗?”

    罗文昌苦笑一声:“唉……算了,让他在家吧,这孩子太不让人省心了。”

    说完,罗文昌转身要上楼,还没走两步,他脸色陡然一变:“不好,神仙绳术。”

    周德善一愣:“什么术?”

    罗文昌却没理他,他赶紧冲到旁边房间,打开房门,里面已经没有人了,只剩地面上一堆绳子,窗户也开着,罗四两已经跳窗户跑了。

    罗文昌的脸黑了下来,他不怒反笑道:“好啊,无物不可绑,万绳不可缚,好哇,好哇,好一个神仙绳术,学的真是漂亮。”

    周德善脸色也微微一变,对付这样一个毛头小子,他觉得难度不大,但是这毛头小子前面说要去搬救兵啊。

    这就让他有些忐忑了,干他们这行的,既要胆大也要谨慎,尤其他们风门是做当官的买卖,更得讲究这个。

    周德善眉头一皱,说道:“四两怎么走了,这孩子,罗叔要不咱去找找。额……我还去不了,我看您昨晚挺着急的,我就跟那边负责人打招呼了。要不……要不这样,你先找四两,我去给公司打个电话,让公司那边先把钱给您垫上,等您回来了,您直接把钱打到我们公司好了。”

    罗文昌眉头大皱,吐了一口气:“算了算了,先把事情办妥了再说吧。孩子大了,管不了了,我也不管了。”

    说罢,罗文昌上楼拿存折了。

    周德善这才松了一口气,擦了擦头上的汗水。

    费劲儿啊。

    罗文昌拿了存折下来,这三十万是他全部家当了,不过在九三年这会儿,这就是一笔巨款了。

    见着钱马上要到手了,周德善脸上也浮现出了笑容,赶紧陪罗文昌出门。

    两人刚刚出去,就瞧见罗四两气喘吁吁地跑来。

    跟他一起的还有两个老头,还有三个戴着大盖帽的警察。

    周德善顿时心中警兆大升。

    罗文昌也眉头大皱,那警察他认识,县里的之前的刑警副队长,赵队。现在包国柱上调了,赵副队长也变成正队长了。

    至于那两个老头儿,其中一个容光焕发,一脸高深莫测的高人做派的,他不认识。

    至于那个尖嘴猴腮的黝黑干瘦老头,他可太认识了,他到现在都还记得他曾经在黄镇彩门斗艺上猖狂的模样。

    “卢光耀?”罗文昌面色沉沉,这一刻,曾经那傲视群雄的张狂青年和眼前这个略带猥琐的老头,两张相似却又不同的脸庞跨越时空地融合到了一起,竟给了罗文昌一种虚幻的不真实感。

    卢光耀也在看罗文昌,目光萧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