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戏法罗 > 第七十六章 罗家缩骨功
    场面顿时就好尴尬了。

    除了站在罗家门口的这一群人,周润发同志也很尴尬。

    周德善脸都气成酱紫色了,他气急败坏地吼道:“你耍我?”

    方铁口摆摆手,一本正经道:“哎,不要说这种伤感情的话。”

    周德善气的吐血。

    周德善脖子上的青筋都起来了,他喝骂道:“都是吃搁念的,我做翅子的买卖,你们为何牵老柴进来?”

    闻言,方铁口和卢光耀都乐了,卢光耀道:“哟,终于肯调侃儿了啊,不是装不会吗?”

    周德善脸更黑了,他刚刚说的这句话的意思是大家都是江湖人,他去骗当官的,你们干嘛把警察带来坏我的事情。

    罗文昌面色更加阴沉了,他跑过江湖,虽说没跑几年吧,但是对江湖春点还是知道一点的,妈的,现在听周德善嘴里冒出来的江湖春点。他都要气晕过去了,枉他之前还被周德善感动的眼泪汪汪,妈了个巴子的,死骗子。

    卢光耀冷声道:“你若是去把活儿做在那些嘬翅子头上,我们也就不管了,你偏偏找个尖翅子,还动到彩门头上,现在还用上了青子,太不讲究了吧?”

    翅子就是当官的意思,嘬翅子就是坏官,尖翅子就是好官,青子就是刀的意思。

    以前骗家门做买卖,被抓住了,是不能用刀的,毕竟他们是骗子,用刀性质就变了。老荣行的小偷也是一样。

    周德善的脸上凶光更甚。

    一旁的几个刑警也急的头上冒汗,前面听罗四两打电话让他们来抓骗子,他们也没多想,甚至都没配枪,带着两个人就来了。

    谁能想到现在居然发生这样的变故啊。

    罗老可不是普通人啊,人家是厅级干部,从行政级别上来说,比县长还高呢。

    这下子蛋疼了。

    赵队长示意了身边的刑警一下,其中一个刑警离开去叫支援了。

    赵队长估摸着这种对峙的场面还得要一会儿,他便道:“周德善,你不要冲动,你是不是涉嫌诈骗,现在还没有一个定论,现在证据也不充分,钱也没有转走,谁也不能说明你是骗子。你先把罗老放了,不然你这是更严重的罪行。”

    周德善当即喷道:“闭嘴吧,当老子新跳上板的啊?坦白从宽,牢底坐穿。抗拒从严,回家过年。”

    赵队长脸一黑。

    周德善喝道:“废话少说,给我准备一辆车,我要走。”

    “骗子。”罗文昌咬牙切齿地说道。

    “闭嘴吧你,老不死的。”周德善捆住罗文昌的手又紧了几分。

    罗文昌更是悲愤不已。

    其实罗文昌没跑过几年江湖,他长大不久,抗日战争就爆发了,他后来就跟他父亲去红色大后方,给我党做红色艺术家去了,远离江湖了。

    后来新中国成立,年仅三十岁的罗文昌就当了中华杂技团的副团长,除了艺术水平之外,跟他之前的积累也是有很大关系的。

    再之后,他几十年都在体制内为国效力,远离江湖,他都不肯家里孩子说江湖事了,可见他的决心啊。

    所以他跟卢光耀这样混了大半辈子江湖的人真不一样,他对江湖门道没有那么了解,他也不想去了解,因为他非常厌恶江湖。

    他从来都不是一个老江湖,他是一个很纯粹的艺人,一个醉心于戏法艺术的老艺人。

    而且罗文昌这个人太正直了,正直到近乎迂腐了,这种人有一个特点,那就是看谁都像好人,而且他还相信将心比心,你以诚待人,人家必然真心以待。

    而卢光耀他们是看谁都像坏人,他们能真正相信的,就那么几个人而已,他们讲究的是见人只说三分话,切不可全抛一片心。

    这是二者的区别。

    这也是江湖和庙堂的区别,卢光耀在江湖,罗文昌在庙堂。一个人跑马江湖,一个高居庙堂。

    所以罗文昌艺术方面没有问题,为人方面也没有任何问题,你能找到这样一个朋友,真是走大运了。可他这样的性格容易吃亏,尤其是在那种尔虞我诈的环境中。

    周德善他们的骗术也算是高明了,至少在这个信息沟通极不顺畅的年代,是不容易被看穿的。

    更关键的他是因人制宜啊,他这骗术就是针对罗文昌来的,他就是冲着人家正直的性格下手的,他把罗文昌的性格都琢磨透了,下起手来自然就简单了。

    而且这年代的人普遍都比较单纯,现在广场上每天都有一帮气功大师在手举天空,说他们在用念力给国家发射的卫星做托举呢。而且还有一大帮人拿着电饭锅,说是在接受宇宙能量。

    你说好骗不好骗?

    若不是因为先前的人贩子事件,罗四两在方铁口那里记了一招,看出了周德善的一个表情破绽,他的骗术照样不会被人识破。

    人算不如天算呐。

    周德善的功力跟方铁口比起来还是差太远了。

    只是他现在劫持了罗文昌,让事情变得难办起来了。

    罗四两更是着急不已,那是他亲爷爷啊,他怎能不急,他抓着卢光耀的衣服,恳求道:“卢先生,你救救我爷爷吧。”

    卢光耀拍拍罗四两的手,神色凝重。

    而罗文昌还是一脸悲愤,他都给气晕了,他本将心照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啊。

    “骗子。”罗文昌又怒吼一声。

    “闭嘴。”周德善大喝一声。

    罗文昌气得发抖,张嘴骂道:“闭个屁,你居然骗我,你竟然骗我,你……畜生,警察,愣着干嘛,开枪啊。”

    “什么?”周德善一惊,警察带枪了?

    他赶紧抬头看去。

    就在这时,罗文昌两只手猛地往上一伸,直接抓住了周德善两只手,拼命往外掰。老家伙的脾气很硬,胆子也很大。

    周德善一惊,赶紧用力往回拉。他拿刀的手堪堪被罗文昌拽了出来,紧紧按在罗文昌胸前的那只手却没动多少。

    两人力道一上来,瞬间僵持住了。

    周德善心中大惊,他要尽快控制局面,不然就危险了。他还不到四十岁,体力正在巅峰,他可不信他的力气还比不过一个老头子。

    可还不等他发力,他就感觉罗文昌的胸腔像是凹陷进去了一般,原本他是用手肘紧紧压着罗文昌的胸的,现在已经空出来一段距离了。而且罗文昌的两肩也缩了进去,整个人顿时小了一圈。

    他赶紧想按进去,可罗文昌却用手死死拦着他。

    也就是这一眨眼的功夫,罗文昌身形如蛇一般从周德善手环内滑了下去,而他的两只手却还在控制着周德善的双手。

    罗文昌的身形变动也带着手的姿势变动,他的两只手翻转到一个常人做不到的惊人扭曲角度。

    仅仅只是眨眼,罗文昌已经从周德善的怀中滑了出来,而后他松了手,顺势往前一滚,彻底逃脱了周德善的控制。

    卢光耀眼睛一亮,惊道:“罗家缩骨功。”

    警察也不敢怠慢,直接冲过去一脚把周德善给踹飞了。赵队长大发神威,一个空手入白刃,把周德善的刀给甩飞了,然后一个擒拿把周德善按在了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