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戏法罗 > 第七十八章 担当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啊,骗子这才刚刚被抓住,罗四两又要拜师了,还要拜卢光耀为师。

    罗文昌顿觉眼前一黑。

    要命了,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不说罗文昌了,就连卢光耀也惊呆了,他也没想到罗四两居然会来这一套。

    就连一旁看热闹的方铁口也张大了嘴,看向三人的眼神甚是精彩。

    这次是真热闹了。

    现场顿时陷入了寂静。

    罗文昌和卢光耀都有点懵。

    罗四两还在眼巴巴地看着自己爷爷,等他爷爷给答复呢。

    过了半晌,罗文昌才艰难地转过头,看着自己孙子,脸上堆满了复杂的神情。

    他不愿意让罗四两跟着卢光耀学艺,更不要说拜师了。卢光耀是厨拱行的江湖骗子啊,自己孙子难道也要去做骗子,然后自己白发苍苍还要跑到牢里去看他?

    在他看来卢光耀就不是个好人,可是卢光耀今天的所作所为却又颠覆了他之前的想法。

    他现在也有些看不透卢光耀了。

    除却这个原因,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那就是卢光耀是立子行的公敌啊,自己孙子拜了卢光耀为师,那以后他还怎么在立子行混?

    如果罗四两传承了家族手艺,那天底下的彩门中人都是他的朋友,他的路会很好走。可他如果他成了卢光耀的弟子,那他真是举世皆敌了。

    世间的路千千万,你为何要选最难的那一条啊?

    罗文昌恨铁不成钢,他颤抖着身子,死死盯着罗四两的脸庞,然后摇头,他几乎是从牙缝里面蹦出来的字:“不行。”

    闻言,卢光耀神色也有些黯然,尽管他也没想让罗四两拜师。

    “为什么?”罗四两大叫道:“他也不是坏人啊?”

    罗文昌张了张嘴,但还是没说出话来,他紧紧皱着眉头,对罗四两道:“你跟我过来。”

    罗文昌起身,去了旁边的房间。罗四两看了卢光耀一眼,然后也跟了过去。

    房间内。

    罗文昌紧锁眉头,出声叹息。

    罗四两也有些不满地看着自己爷爷,他道:“爷爷,你为什么不让我拜师啊?”

    罗文昌也看他,反问:“那你为什么一定要拜师?”

    罗四两道:“承其艺,拜其师,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这也是您一直教我的啊,难不成我还白白学人家的本事啊?”

    “我……”罗文昌一时语塞。

    罗四两接着道:“而且卢先生真不是坏人,他到现在从来没有教我做过一件坏事,还让我学好,不要拿他教我的本事去作恶,不然他说我是不会有好下场的,他真是好人。”

    罗四两皱着眉头,低下了头,神情有些低落,但语气却很坚定:“我不知道当年发生了什么,我也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跟立子行结仇,但我相信他一定有自己的原因,我不相信他是坏人。尽管他是挑厨拱的,但他从来没骗过良善之人,他只骗坏人。”

    罗文昌看着自己孙子,眉头皱的越来越深,一直看了好久好久,而后他长长出了一口气,神色都疲惫了不少:“你也知道他是立子行的公敌,你要是做了他徒弟,全行业就没有你能待的地方了。像昨日二黄父子来砸窑,我就算不跟他们计较,同行们也不会放过他们的。可你要是成了卢光耀的徒弟,同行们不会放过的就不是他们了,而是你。”

    罗四两默然了。

    罗文昌叹了一口气,语重心长道:“现在摆着你面前有两条路,一条鲜花锦簇,一条荆棘密布。你为什么偏偏要走那条最难走的路啊?”

    罗四两默了默,他的神色并没有太多纠结,不多时,他便抬头看罗文昌,很认真道:“就因为我相信他。您跟我说过他的往事,他并没有做错什么,错的是他爷爷,而他爷爷也只错在自身,他并没有害过任何人,可为什么所有事情都要卢先生去扛?”

    “您看不起厨拱行的,可立子行就全是好人吗?您看看卢先生所经历的一切就知道了,至于他和立子行结仇,我相信一定有他自己的原因,虽然我还不知道,但我迟早会知道。”

    “我相信卢先生,我相信他能让我变成一个更好的人,我从不觉得单义堂何义天的弟子会是一个坏人。承其艺,拜其师,这是理所应当的事情。如果仅仅只是因为立子行的人对他有偏见,我就畏缩不前,跟着人家学本事,还急着跟他撇清关系,我觉得这不是一个有担当的人应该做的。”

    罗四两最后一句话是真的说到罗文昌心缝里面了,换做别的家长早一巴掌抽过去了,继承家族手艺,前途一片光明,全天下都是你的朋友,多好啊。

    你却偏偏走上一条举世皆敌的道路,是个人都来嫌弃你,全行业再没有一个朋友,你日子还过不过了?

    等于说有万贯家财等着你去继承,你却偏偏要去做乞丐?

    疯了吧?

    可罗文昌却偏偏是一个正直到近乎迂腐的人,他还真不能昧着良心让罗四两跟着人家学艺,又跟人家撇清关系。

    他做不到啊。

    过了良久良久,罗文昌愁苦地笑了,脸上的笑容很复杂,他看着罗四两深深叹息,最后无奈道:“好吧,罗家男儿要有罗家人的担当,你选的路,你自己走。是福是你享,是苦也是你吃。不管如何,爷爷都希望你能成为一个正直的善良的有担当的人,要无愧于心。”

    罗四两看着自己爷爷,两只眼睛瞬间通红,他重重点头:“是,爷爷,我答应你,我一定会做到的。”

    罗文昌脸上浮现出一丝如释重负的笑容,他摇摇头,道:“去吧。”

    爷俩出门,罗四两一脸喜悦地看着卢光耀,还不等他张嘴,卢光耀便对罗文昌苦笑道:“罗爷,这事……我看还是算了吧。”

    罗四两顿时愕然。

    罗文昌也有些诧异地看着卢光耀。

    卢光耀苦笑一声,叹道:“我知道我自己的身份,我从不后悔自己做过一切,因为我无愧于心,但事情毕竟是发生了,成为我的弟子,四两以后会有数不尽的麻烦的。算了,孩子好,也就好了。”

    罗四两被感动了,鼻子酸的厉害。

    罗文昌内心也被触动了,他郑重地看着卢光耀,深吸一口气,而后重重道:“四两,跪下。”

    罗四两扑通跪地。

    “罗爷,您……”卢光耀一惊。

    罗文昌一脸严肃,近乎虔诚地说道:“罗家人,必须要有罗家人的担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