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戏法罗 > 第八十九章 现在可以说了吗
    ,。

    卢光耀曾经包揽彩门彩榜节目的前五,而且霸占榜单接近半个世纪,他那五套传奇彩到现在也堪称玄奇无比。

    卢光耀最先教罗四两的就是阴阳三转,这是出托的法,不管是出自己的托,还是拿别人身上的东西,皆是妙用无穷,二尺以内,无不可窃取之物。

    这是最好的出托法。

    有出托自然就有回托,拿出来不叫能耐,能放回去才叫本事。就像老荣出活儿一样,把钱包从人兜里拿出来,不让人发现,这当然是本事。但是你把钱包再给人家塞回去,同样不让人发现任何端倪,这才叫真能耐。

    回托比出托要难上许多倍,所以也有宁变十次出,不变一次回的说法。

    阴阳三转是出托最好的法。

    千归一就是回托最好的法。

    阴阳三转排在彩榜第三位,而千归一却是结结实实的榜首啊。

    当年在彩门斗艺的时候,在艺人抢彩争夺排名之时,卢光耀就是仗着这两套传奇法,一个人戏弄数十人,对立子行各门各派的高多加羞辱,结下了不可调解的大仇,同时他也震撼了全行。

    罗四两天资傲人,又有超忆症辅助,双也锻炼到登堂入室的地步了,可千归一这套彩,他也仅仅只是练到入门不久罢了。

    这套彩太难了,也太玄奇了,若是让卢光耀来施展,那才是真正的神鬼莫测啊。

    可尽管如此,罗四两还是仗着这套彩多次化险为夷。

    昨天第三场考试的时候,邱国建已经拿起试卷了,而且已经发现他少了答卷了。

    罗四两一拍一抚他的掌,就用上了千归一的法,把自己的答卷塞回了邱国建里。

    千归一,万法归一,这是最好的回托,能回世上任何一托。

    刚刚前面罗四两把答卷塞回去的时候,也是用了这法。答卷也就是一张纸啊,纸是软绵绵不受力的,要把一张纸用单塞到一堆纸里面,这得多难?

    拔出一张纸很简单,塞回去却是千难万难。

    而且罗四两还是单操作,还是瞬间一抚,立刻就完成了。

    这得多难。

    千归一是真正大道至简的彩,没有任何花哨的动作,仅仅只是一抚一拍而已。

    卢光耀曾在面前放置倒扣着的五个玻璃杯子,他一拍上五枚硬币,仅仅一拍而已,面前五只玻璃杯子便瞬间跳入五枚硬币,上空空如也。

    谁也看不出他是怎么变的,但这就是彩门第一法。

    ……

    中午饭。

    林小桃还在缠着罗四两,问他到底搞定没,问他到底是怎么弄得。

    罗四两脑袋都要炸了,根本不想理她。

    林小桃气的牙疼。

    午饭时候,卢光耀还一直在盯着罗四两看,他昨天就看出猫腻来了,他知道这小子肯定在做鬼,而且跟那胖子脱不了干系。

    在考场上,单罗四两一个人玩出花来也不会有什么问题,可要是再带上一个大胖子,那就难了。

    他昨天还看见这孩子满脸愁容的样子,他本来还想给他出出主意的,结果被拒绝了,这小子非得自己想招。

    卢光耀本来还想看热闹的,结果这小子现在怎么这么云淡风轻了?

    卢光耀心中满是疑惑,眼睛盯着罗四两。

    罗四两冲他咧嘴一笑。

    卢光耀无奈摇摇头,也没多问什么。

    ……

    下午考试,政治。

    最后一门了。

    考完这最后一门就解脱了,现在的中专非常吃香,中专的分数线很高,都跟重点高中一样难考了,甚至比重高还难,所以罗四两必须要帮大胖考完这最后一场。

    幸好是最后一场了,这要是再来几场,罗四两非得被逼疯不可。

    下午开考,政治。

    分发试卷。

    还是一沓一沓往后传,还是那个男生弱弱地举起了:“老师我少一张答卷。”

    又是他,又是这排,又少一张答卷。

    周国良和邱国建都把狐疑地目光投在了罗四两身上,第一次是巧合,第二次难道还是巧合?

    他们很难不怀疑到罗四两身上,因为整个考场就这小子最活跃,只是他们都抓不住他的痛脚罢了。

    周国良把目光转向邱国建,两人对视一眼,邱国建把目光偏开了,他是不想再去找罗四两了,这小子太邪性了,他算是给弄怕了。

    前面吃午饭的时候,城关中学的一位老师,也是他以前的老朋友,就在他面前阴阳怪气地说话,说他是故意来捣乱城关中学的考试。

    邱国建脸都黑了。

    他是真心惹不起了,他这名誉都快要臭到姥姥家了。

    周国良绷了绷脸,走了下来查看了一下,还在罗四两桌子上多看了两眼,罗四两坦然跟他对视,神色平淡。

    周国良嘴唇紧紧抿着,顿了顿之后,他还是出门去找监考组长了。

    这教室又少一份答卷,怎么可能啊?

    监考组长满心疑惑,他也坐不住了,也跑来这教室看了一圈,可也没发现什么。

    这动静惹得大胖和林小桃心惊肉跳的,可是罗四两却是淡定的很,这就是所谓的艺高人胆大。

    其实监考组长也怀疑是哪个学生把试卷给藏起来了,可他总不能让大家脱光了让他检查吧,最后没辙了,他也只能又拿了一份备用的过来。

    这个考场也引来了监考组长的注意,他几乎全程都在教室外面通过窗户监视里面。

    可是看了半天也没发现什么端倪。

    考完,交卷。

    周国良和邱国建在过来收试卷的时候还在罗四两脸上多瞥了几下,但是没说什么。

    试卷答卷都收上去,中考考完了。

    学生们都兴奋地往外跑。

    而罗四两又走上了讲台:“周老师。”

    周国良看他一眼,淡淡说道:“我知道你在搞鬼,只是我看不出来你到底干了什么,所以你也算是厉害了。”

    罗四两不语。

    周国良放下中的试卷,看着罗四两的眼睛,说道:“我当了几十年老师了,也监考过无数场考试了,可是让我这么使不上力的,你却是第一个,现在考完了,你可以告诉我你到底做了什么吗?”

    这话一出,大胖和林小桃的脸色瞬间大变。

    邱国建也皱眉看来,他几乎可以百分之百肯定这小子在做鬼,但是他也看不出丝毫破绽,真是奇了怪了。

    “呵呵。”罗四两干笑两声,笑着看了看周国良,又扭头笑着看了看邱国建,他回头注视着周国良的眼睛:“周老师,其实我也没干嘛,就是这样。”

    罗四两紧紧盯着周国良的眼睛,左在试卷堆上轻轻一抚。

    “还有这样。”罗四两依然没看试卷,左再度轻轻一划。

    “没了。”罗四两举起空空双在周国良眼前晃了两下。

    在场众人,一脸疑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