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戏法罗 > 第九十章 我儿子
    ,。

    中考和高考是学生时代两次最重要的考试,诚然,学校决定不了一个人的一生,考试也决定不了一个人的命运,但它能在很大程度上反应出一个人的未来。

    对任何一个学生来说,中考和高考都是一次非常重要的会,一次可以让自己蜕变的会。

    是会,就要把握,就要去努力拼搏。

    虽然社会上有不少逆袭的例子,但那些逆袭之人也是付出了常人难以想象的努力的。

    付出和回报永远不可能完全等同,但它必然是成正比的。你现在不努力,以后想要获得成就,就要比别人努力千百倍。

    再者说了,你连读书都不肯努力,社会上的事情更难更苦,你还会更努力?与许多事情比起来,读书真的是最简单的了,也是性价比最高的。

    中考结束了。

    大家也都可以好好轻松一下了,但罗四两却轻松不起来,因为他还要练功。

    又是夏天,又是最苦的夏日。

    罗四两每天出的汗都能把衣服给浸透了,他的锻炼强度很大,但是这孩子是真能吃苦,一直没喊没叫。

    成效自然也是显著的,罗四两的彩又进步了不少,而且卢光耀除了他那五套传奇彩之外,还把一些传统的彩节目都教给了他。

    罗文昌也在看,按照行规,师父在教学的时候,旁人是不能看的,不然会被认为是在偷活儿的。

    但是罗文昌毕竟是罗四两的爷爷,而且卢光耀自己也没说什么,也就让他在边上看看了,反正都是普通彩,又不是什么秘籍。

    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

    罗四两是只顾着自己学习,没想那么多。

    而罗文昌则是看的牙花子直哆嗦,这些彩他大部分都会,但是他变的跟卢光耀变得还不一样。

    卢光耀变得比他变得要赏心悦目多了,观赏性要强许多倍,这不是法境界上的差距,而是他的每套彩都经过改良了,比老传统的要强多了。

    而且他还要罗四两练刀片,练接缝衣针,漫天的缝衣针落下来,要罗四两去夹那其中的五根染红了的针。

    罗四两稍稍不慎,就会被扎破流血。罗文昌都看的心疼死了,连连叫停教学,谁家练功是这么练的?

    可卢光耀却美其名曰这是让罗四两练胆,练功不练胆,终究一场空。两个老头为这事没少吵架,互相看谁都不顺眼。

    这也更加坚定了卢光耀要把罗四两拐走的想法。

    今天练功,罗文昌又来了。

    “难道这就是单义堂的传承?”罗文昌目光深沉,当年他的父亲没能正式加入单义堂,后来还一直引以为憾。

    那时候的罗文昌还有些不以为然,可是现在一看,真是让人心惊啊。

    罗文昌不禁又回想起了当初,那时候的单义堂真可谓是人才济济啊,全天下最好的艺人都汇集在了这里,这里就是江湖人的圣地。

    可是后来又是怎么覆灭的呢?

    罗文昌往卢光耀身上瞥了几眼,他问过卢光耀这个问题,卢光耀却一直不肯回答他。

    这也让罗文昌更加好奇了。

    ……

    正在罗四两努力学艺的时候,中考榜单也终于出来了,全县放榜,每个中学前面都贴了大大的榜单。

    罗四两夺得第一,全县状元。

    城关中学的老师都开心死了,状元是他们的了,尤其是罗四两的班主任高慧娟更是被多次被邀请讲讲相关的教学经验。

    现在学校的竞争就是看升学率,考上重点的有几个,考上中专的有几个,尖子生有多少。

    拿下一个状元,可是一件极为长脸的事情。

    当然更让他们有意外之喜的是,全县第五的学生也是他们学校的,这人叫许壮。成绩公布之后,城关中学的老师和校领导都懵了,纷纷相互询问,这许壮是谁?

    平时也没有听过尖子生里面有这号人物啊,怎么突然间就这么厉害了,平时不显山不露水的,这会儿倒是一鸣惊人了。

    只是高慧娟一脸古怪,别人不知道许壮,她是清楚的,她就是许壮的班主任啊。不是这学生不显山不露水,只是他的成绩太差了,每次都是倒数,别的老师哪里会认识他啊?

    这许壮怎么可能会考的这么好?

    高慧娟看了看排名第一的罗四两,又看了看排名第五的许壮,满脸狐疑,她是知道的,这两个学生的关系很好,罗四两这个学生很孤僻,在学校里面也就只有这一个朋友,难不成……

    “高老师,这是你的学生吧?”校领导问话了。

    “啊?啊啊,对对。”高慧娟马上回国神来,在这种时候,她自然也不会说扫兴的话了,不管怎么说,都是她的学生嘛,她道:“许壮这个学生我知道,平时成绩一般,这回可能是超常发挥了吧。嗯,你们应该也知道的,去年老师组织给困难学生捐款,就是给他弄得,他家里很困难,还有一个常年生病的奶奶。”

    “哦。”大家这才想起来,原来是这个学生啊。

    “那这个学生的事迹一定要好好宣传一下,作为典型宣传。”校领导当即就拍板了。

    高慧娟在微微一愣之后,也答应了。

    ……

    林小桃的成绩也出来了,她排在全县五百多名,也算不错了,考个重点是没问题了,也能上中专,这就随她自己选了。

    林小桃见着罗四两考了状元之后,气的牙根有些痒痒的,她知道罗四两成绩好,但也没想到他能考那么好。

    再等看到大胖考了第五名之后,她就惊呆了,不是惊呆于大胖的成绩,而是惊呆于罗四两的段。

    他竟然真的成功了?

    他到底是怎么弄的?

    罗四两的形象顿时就在林小桃的心目中高大了起来。

    ……

    榜单成绩出来之后,大胖在吴州市里做农民工的父亲立刻请假赶回来了,大胖跟他说了成绩,但他不信啊,这就赶紧回来看了。

    等在城关中学放的榜单上看到自己儿子名字的时候,这个粗壮黝黑的没有多少文化的中年男子竟蹲在地上像个孩子般哭了起来。眼泪怎么样都止不住,也怎么样都擦不完。

    大胖也在一旁放声大哭。

    旁人很难理解这对父子的心情,没有他们这样家庭境遇的,是不会理解他们的真实感受和对未来的那仅有一丝曙光的期许。

    而大胖幸运地抓到了这一丝曙光。

    大胖的父亲领着大胖回家,他粗糙的大一直抚摸着大胖的脑袋,久久不愿松开。

    大胖的父亲还拿出了身上仅有的一百块钱,买了好多酒菜和肉回去,请家里亲戚朋友好好吃了一顿饭。

    大胖的父亲逢人就说:“这是我儿子,对,我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