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戏法罗 > 第九十一章 谁干的?
    ,。

    卢家。

    罗四两在练功,这会儿练的不是什么惊险的彩,而是在用一根长长的鹅毛探喉咙。

    这是在练立子行四大基本功剑丹豆环中的剑,口吞宝剑,也叫抿青子。

    这不是戏法,而是硬功夫。练这套功夫,最先要用鹅毛从嘴里伸进去扫喉咙眼。

    正常人的口腔内部是很敏感的,指稍微伸进去一点就会恶心干呕,用鹅毛就是为了疲惫你的敏感度。

    等你干呕到不能再呕的时候,口腔和喉咙也就习惯了,不那么敏感了,当然了,这个过程是很痛苦的。

    等把这一关熬过去之后,就要用到大葱了,就是那种炒菜的大葱,从人嘴里伸进去,通过喉咙一直插到胃里。

    等把大葱练熟了之后,才可以试着练口吞宝剑。

    但这套硬功夫的危险性极高,死在这上面的艺人可不在少数。这套硬功夫对艺人的身体伤害也很大,所以新中国成立之后就不演了。

    只是现在又有不少艺人迷上了这套老艺,又开始重新挖掘整理,还推陈出新了,就像冀省的李献义先生就能同时口吞六把宝剑,可谓是奇人。

    ……

    剑丹豆环的丹指的是口吞铁球,行话叫暗滚子,练这套硬功夫,是要从口吞面团开始的。把面团弄好,烤硬了,然后往下吞,这样就算卡不住掉到肚子里面也不会出事。

    等面团练熟了之后,再练胶皮球,铁皮球,最后才练实心铁球,同样是极难的,而且危险性很高。

    艺人不易啊。

    ……

    罗四两才被鹅毛探了一会儿,整张脸就变青了,他都已经干呕得不行了。

    这是身体反应,他的超忆症可发挥不了什么作用。

    罗四两摆着,身子都要虚脱了:“不行了,不行了,吃不消了,吃不消了。”

    卢光耀脸上露笑:“呵呵,这就不行了?”

    罗四两脸上泛着青色:“不行了不行了,再吐下去我可能会死。你就算让我去练抓绣花针,我也不练这个,受不了。”

    卢光耀冷哼一声,皮笑肉不笑道:“我可不敢让你再练绣花针,再让你练下去,你爷爷非跟我拼命不可。”

    罗四两缓了两口气,想喝口水,可是又恶心地太厉害了,什么东西不敢往嘴里灌。

    抿青子要是让那些胖子去练,一准能减肥,而且都是瘦的不要不要的。

    罗四两不解问道:“师父,干嘛让我练接针啊,还让我练刀片功,我怎么看着像是老荣行的段?”

    “去。”卢光耀没好气骂道:“什么老荣不老荣的,你要是拿我教你的本事去做坏事,我非抽死你不可。”

    罗四两缩了缩肩膀,道:“我怎么可能去做坏事呢。”

    卢光耀道:“艺人安身立命靠的是艺,本事再怎么学都不为过,你既然已经拜了我为师,未来你会担负很多,单义堂的荣辱也都系在你身上。”

    “唉……”卢光耀叹了一声,目光沉重:“以后很苦,但你只能负重前行。”

    罗四两重重地点了点头,说道:“师父,我会努力的。”

    卢光耀欣慰地笑了:“等你把我的彩都学了,再把你们罗家的落活儿学了,师父就带你去湘西找鬼马张学彩法门艺,去江东找唐家学丝法门的艺,等你把咱们彩门所有艺都学全了,那……那师父也就满意了。”

    卢光耀目光深远。

    罗四两又点了点头,没有多问什么。

    也就在这时,罗文昌闯了进来,眉毛都快倒立起来了。

    罗四两和卢光耀两人顿时就好心虚,当时就想跑。

    “卢老鬼,你给我站住。”罗文昌狂吼道。

    卢光耀肩膀微微一缩,然后立刻装作气定神闲道:“干嘛?”

    “你说干什么?”罗文昌冲到卢光耀面前,两只眼睛露出择人而噬的目光,他恶狠狠道:“你让我孙子考到吴州市里去,你想干什么?”

    卢光耀顿时就露出吃惊的神情,整个人都懵了,他惊讶道:“什么,吴州市?不是县一中吗,怎么会有这种事情?”

    看到卢光耀如此错愕的神情,罗文昌反倒是愣住了。

    罗四两当时就想骂人了,这老货装的也太像了吧,有这演技,干嘛不演电影去?

    罗文昌疑惑地扭过了头,盯上了罗四两。

    罗四两当时就好慌慌,我的妈,这次要完蛋。

    “罗四两。”罗文昌是从牙齿缝里面蹦出来的这几个字。

    曾经有位哲人说过,当你的爷爷爹妈叫你全名的时候,那估计就是你要挨收拾的时候了。

    罗四两当时脸就绿了,好冤呐,明明是自己师父让自己干的,凭什么让自己一个人背黑锅啊?

    罗四两当时就想说出真相来,可是却瞧见了卢光耀那张似笑非笑的脸庞,罗四两心中顿时一紧。

    卢光耀跟他爷爷可不一样,他爷爷是出了名的正直,一事归一事,一人归一人,他不会把这件事牵扯到别的上面去。

    而卢光耀不一样啊,这就是个老流氓,如果今天把他给出卖了,那以后他不定要怎么收拾自己呢。

    罗四两话都到嘴边了,愣是被他收了回来,他硬着头皮,迅速思索了一下,然后立刻也做出了一副诧异之极的神情:“您不知道吗?”

    卢光耀一见罗四两的神情,他是白眼狂翻,得,论到装死的功夫,罗四两是真得到他的真传了。

    卢光耀顿觉蛋疼。

    罗文昌见了自己孙子如此神情,他心中也不禁犯了嘀咕,难道这里面还有别的内情?

    “你说说,怎么回事?”罗文昌皱着眉头,紧紧盯着罗四两的眼睛,他可不信自己孙子能骗的了自己。

    罗四两脸上保持着错愕无比的神情,脑子却在急速转动着。

    “说啊。”罗文昌又是一声大喝。

    卢光耀龇牙咧嘴的,他是怕罗四两扛不住啊。

    可罗四两显然比他想象的要优秀,只见罗四两茫然地转了两下头,做出一副疑惑的神情对罗文昌道:“您不知道吗?我外公说只要我考到全县第一,就把我弄到市一中去读书,他说您是知道的,您也是同意的,难道您不知道?”

    罗文昌愣住了。

    罗四两又道:“外公怎么这样啊,也不跟您说,要不您去打电话跟他说说?”

    卢光耀豁然扭头看罗四两,神色愕然,这小子怎么出昏招,这不是往枪口上撞吗?

    谁知罗文昌听了这话之后,脸上闪过一阵晦明晦暗之色,最后竟是摆了摆,一脸铁青地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