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戏法罗 > 第九十三章 去湘西
    ,。

    “什么?要在你外公家里待一个月?学校复习高三的功课?那好吧,你在外公家里要听话,好好学习,明年就要高考了,要收收心,要考个好学校。”罗文昌不厌其烦地叮嘱道。

    罗四两在电话那头也满口答应:“您放心,我一定好好学习,我成绩您还不知道吗,考个清华北大肯定是没问题的。”

    罗文昌都听得笑出来了:“行了,别瞎吹了,学习要稳扎稳打,可不能浮躁,等你把基础打好了,考试才能有把握,别老好高骛远的,你能考个重点大学就可以了,还清华北大。”

    罗四两大大咧咧道:“没事,您就瞧好吧。行了,不说了,外公叫我呢,我挂电话了啊,爷爷再见。”

    罗四两放下电话,擦了擦头上的汗水,一脸悻悻然,骗人的工作是真不好干呐,尤其是骗自己最亲近的人。

    这儿刚骗一个,还得再来一个。

    罗四两摇摇头,又拿起了电话,拨了一串号码出去:“喂,外公啊,对对,我爷爷让我回家去,我知道,但你也知道我爷爷那个人,他就那么固执啊。”

    “您放心,不耽误学习,嗨,我成绩您还不知道吗,哪次考试掉出前十了?这次全市统考,我还拿第一呢。没事,我准能上北大,不吹牛。踏实踏实,踏实着呢,我会好好学的,不贪玩,您放心。好好,再见啊。”

    罗四两把电话撂下,搓了搓脸庞,苦笑了两声。

    罗四两现在身体正处在发育期,嘴巴上也冒出了短短的黑色绒毛,身子也窜高了不少,都快有一米八了,整个人洋溢着青春的气息。

    罗四两这两年是真学坏了不少,把他外公还有爷爷骗的团团转啊,不过他的成绩也确实足够好,不然两边的老人肯定是不会放松的。

    暑假了,罗四两稍微收拾了一下东西就出了校门。

    他下半年就高三了,明年就高考了,学校里面也有组织高考复习,也有学生在课外找辅导老师的。

    所有人都很忙,所有人都在为高考努力着。像罗四两这么浪的,还真的没有。

    罗四两出了校门去市里南边的老居民区找卢光耀了,自从罗四两来高中读书,卢光耀也就跟着过来了。

    这两年罗四两的彩功夫可没有半点放下,而且还精进不少,他现在的彩已经进入大成的境界了,这就够开宗立派了,跟那些大门大派的当家人相比也丝毫不落下风。

    罗四两这孩子现在是了不得了。

    而且经过卢光耀的调教,罗四两人也越来越鬼了,不仅把自己外公和爷爷骗的团团转,还把学校里面的老师领导都给骗懵了。

    别看罗四两在高中里面上了两年学,但他连一半的时间都没有在校园里面,每天都跟着卢光耀在外面乱跑。

    他外公和他爷爷一点都不知道,学校里面的老师都还尽力维护他,期末了居然还评了个市里的三好学生。

    你说讲理不讲理?

    罗四两都快成精了。

    ……

    “师父,师父。”罗四两推开门,一边张望着,一边喊着。

    “人呢?”罗四两把书包放下。

    “这儿呢。”卢光耀端着一条鱼过来,对罗四两说道:“坐下吧,今天给你炖鱼吃。”

    “好嘞。”罗四两开心地答应。

    卢光耀点燃了煤饼炉子,坐了油锅,把鱼放进去两面煎了一下,然后加水加豆腐进去炖了起来。

    罗四两在一旁苦着脸道:“师父,这次我可是把我爷爷和外公都给骗了,我心里可是慌得很啊。要是被他们知道了,我可死定了。”

    卢光耀嘴角露笑,骂道:“别装死了,你骗他们又不是一回两回了,要死早死了。再说了,我教你这么多本事,你要是连两个老头子都糊弄不过去,你趁早一头去撞死吧。”

    罗四两挠挠头,嘿嘿一笑。

    卢光耀扭过头斜瞥他一眼,冷哼一声,就去旁边洗了。

    罗四两看着卢光耀的双,心中微叹,自己师父已经70岁了,这两年他的身体能退化得很快,双也保持不住之前那般神鬼莫测的水准了。

    “唉……师父是真的老了。”罗四两目光沉重。

    卢光耀洗好过来。

    罗四两问道:“师父,暑假咱们要干嘛,还是跟着您学艺吗?”

    卢光耀脸上露出了欣慰之意,他说:“我已经没什么能教你的了,我会的你也都会了,接下去就是水磨工夫了,至于能不能突破大成境界,把法练到绝对完美,那就看你自己的造化了。”

    罗四两点了点头。

    “四两……”卢光耀突然又叫了一声。

    罗四两抬头看他。

    卢光耀却摇了摇头,说道:“没什么。”

    罗四两面露疑惑。

    卢光耀岔开话题道:“这次师父会带你去湘西,找鬼马张学习彩法门的艺,到了那边你要谦虚有礼,可不能乱来。争取让他们多教你一点,我跟他们还是有一点交情的。”

    罗四两讶异道:“啊,您在立子行居然还有朋友?”

    卢光耀没好气骂道:“上一边玩去。”

    罗四两还不肯罢休:“不是,您真有朋友啊?这事可不能糊弄啊,我以后出去了,总得知道对方是敌是友吧?”

    卢光耀微微一叹,脸色也黯淡了几分,沉声说了一句:“老鬼马张曾是单义堂的人。”

    说到单义堂,罗四两也一时无言了,卢光耀每次提到单义堂的时候,神情都会凝重无比,还有难掩的失落。

    所以罗四两也一直不敢多问,生怕触及到卢光耀的伤处。

    “唉……”卢光耀微微一叹,走了出去,站在大门外面看着对面的小河怔怔出神。

    罗四两心里头也挺不是滋味的。

    过了半晌,卢光耀才重新收拾了心情,走了进来,把鱼端了进来,爷俩吃晚饭。

    只是这顿晚饭吃的没滋没味的。

    饭后,卢光耀道:“收拾一下东西,我买了去湘省的火车票了,明天就出发去湘西吧。”

    “嗯。”罗四两点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