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戏法罗 > 第九十五章 老荣行
    ,。

    老荣行也叫小绺门,指的是小偷这一行,老荣和小绺都是他们的称谓,也有人把他们称之为镊子把。

    老荣是五花八门的江湖行当中的五花之一,老荣行分五个买卖,分别是轮子钱、朋友钱、黑钱、白钱和高买。

    轮子钱指得是在交通工具上行窃,像罗四两遇见的这伙人老荣就是在火车上行窃的,他们是吃飞轮的。当然,也还有在轮船上、汽车上行窃的。

    朋友钱指的是偷半熟脸的朋友,这不是真的朋友,而是曾经见过的,聊过的,或者是根本没见过的。

    那群小偷都是厚脸皮自来熟,你目光在人家脸上稍微多停留一会儿,人家小偷就满脸堆笑过来攀关系了,说是在哪儿跟你见过跟你聊过。一步步打消你的戒心,然后下偷东西。

    黑钱指的是在晚上出活儿,去偷东西,白天不做活儿;白钱指的是白天出活儿,晚上不做活儿。

    高买指的是专门去偷银行、珠宝店、金铺、绸缎行等商家的小偷,这属于高级小偷,赚的都是大钱,技术一般也是比较过硬的。

    老荣这行在旧社会时期是非常有秩序的,他们不是散兵作战,是有组织的。每个码头或者区域都有瓢把子,每省每市都还有总瓢把子,这些人也就是所谓的贼王。

    在旧社会时期,老荣做活儿把东西偷来,不是说立马转就给卖了换钱的。他们是要把东西交给瓢把子的,让瓢把子保管三天。

    在这三天时间里面,如果有人托关系找上门来了,那说明你偷到有钱有势的人家头上了,那就赶紧把东西还给人家,省的惹来麻烦。

    但若是三天都没消息,那就说明被偷的人没有什么背景和势力,或者说人家对被偷的东西根本不上心。

    那这时候就可以把东西卖了,大家按照比例分钱,用行话说这叫“挑了啃杵(卖了换钱),均杵头儿(按人头比例分钱)”。

    旧社会时期各行各业都有规矩,每个地方都有当地的江湖人在做买卖,一般是不允许外人随便进入的。

    就像老荣行,每个地方都有当地的贼门,也有瓢把子。外地的老荣想过来做活儿,得先跟当地同行打招呼,这叫做拜相。在沿海或者河边地域,他们把这种形式叫做拜码头。

    不止是老荣行,其他传统行当也一样,包括彩门的立子行,各行各业都很保守,都得守着规矩。

    外地同行过来,送上拜帖,送上拜金或者摆桌吃饭,这叫行客拜坐客,你若是同意让人家在此做买卖,就把拜金收下或者去吃人家的饭。事后,人家过来了,你还得给人家提供必要的帮助。

    你若是不同意人家在这里做买卖,那人家送上的东西你就不能要了,不仅如此,你还得给人家盘缠,把人家送走。

    这也是规矩。

    当然如果有那种不守规矩的,偷偷摸摸过来做活儿的。像彩门、相声门等比较文明的行当,就会把你的今天赚的钱拿走,把你吃饭的家伙拿走,再把你赶走就好了。

    像老荣行这种相对比较暴力的行当,那恐怕是要动武了。当然也有那些瓢把子害怕把人家打坏了,自己惹上官司,他就会请老柴出马,把这些外地来的老荣给抓走。

    按照江湖老规矩来说,江湖争斗是不能把官府的人牵扯进来的,但是庚子年以后,江湖乱道,各种规矩也都守不住了,也就乱起来了。

    旧社会时期的警察之所以能成为江湖五花之一的老柴,一则是因为他们要懂江湖事和江湖段,这样才能办案;二则是因为他们跟江湖牵扯很深,他们也算是江湖中人。

    旧社会时期,各省的贼王跟老柴牵扯很深,整个旧社会中国也就只有北平的老柴没有牵扯进去。

    还有那些做小偷的老荣,也有偷偷去当警察的,或者去当大头兵的,有了官方身份再去做活儿,穿着制服出来,旁人就不会对他们有太多警惕,而且就算是被抓了现行,别人也奈何不了他们。

    所以说旧社会时期那叫一个乱呐,也难怪罗文昌那么厌恶江湖了。

    老荣这行是一条不归路,上了贼船就没有下来的可能了,多数小偷一生都处在偷了、花了、被抓了、释放了、再去偷、再去花、再被抓的恶性循环当中。

    别去指望他们会学好,能学好的只有一时鬼迷心窍偷了钱的那些人。那些学了老荣本事的,真正跳上板的,他们是靠着偷窃吃饭的,你就别指望他们能改邪归正了。

    你就算给他们介绍工作,他们也是不可能去做的。他们还跟你说,工作是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的,做生意又不会做,只能是靠偷来维持生活。他们宁愿去监狱,他们还说那里的人个个都是人才,就连说话都很好听呢。

    所以千万别行差踏错,老荣这行从来没有徒弟主动拜师父,都是师父主动去找徒弟的。他们找的全都是那些十三四岁的半大孩子,人家不读书了,年纪还小也没工作。

    整天游好闲,好吃懒做,家里给他安排的活计也不肯去做,整天就知道花钱和贪玩。

    这种人是最容易被老荣看上的,然后他们就被拐带走了,然后就走上了一条永远回不了头的路。

    ……

    火车上,两个老荣在把点儿,他们浑然不觉自己已经被人盯上了。

    罗四两剥着香蕉吃,眼睛还时不时看向两人。老荣靠的是头上的功夫,他靠的也是上功夫,他倒是想见识见识这两个老荣的活儿怎么样。

    等罗四两一根香蕉吃完了,那两个老荣终于确定点儿了,他们的点儿是一个中年妇女,妇女怀中抱着一个书包,紧紧抱着,不肯松开,一瞧就知道里面有贵重物品。

    “哎,大姐,你要不要坐会儿啊,我看你挺累的。”一个老荣说话了,想让那妇女坐下来休息一下。

    那妇女明显有很强的警备心理,她推辞道:“不了,你坐吧,我站着就行了。”

    那老荣还在劝:“没事,还远着呢,您坐吧,我站一会儿松快松快筋骨,大家出门在外都不容易。”

    那妇女依然婉拒。

    此时,另外一名小偷挪到了妇女身边,他是用背部对着妇女的,但是身上的麻布背包却在背后挡住了自己的右臂,他的右从麻布背包底下钻了过去,从身后伸向妇女。

    罗四两看的眼睛一亮,低声道:“苏秦背剑,高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