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戏法罗 > 第九十六章 于黑传人?
    ,。

    老荣做活儿也是分季节的,夏天时候,老荣是最少的,因为夏天大家穿的很少,老荣做活儿之后,不太好藏东西,容易让人瞧出来。

    但是这一条对那些技术很高的老贼是不成立的,现在在火车上的这两位就是水平很高的老贼。

    苏秦背剑,可不是一般人能使出来的。

    一听到苏秦背剑四个字,卢光耀眉头微微一挑,转过脑袋,朝那两人看去,疑惑道:“苏秦背剑,莫非是于黑的传人?”

    罗四两一愣:“津门于黑?”

    卢光耀微微颔首。

    于黑在老荣行也算得上是一位人物,在旧社会,他是一名相当出名的贼王,江湖人称津门于黑。

    他是专吃飞轮的,常年都在火车上行窃,但他盗亦有道,他只偷大户,从来不去偷那些贫困之人。

    而且他技术很好,每次出都能偷个成百上千,在旧社会时期,这可是一笔巨款啊。

    他最擅长的法就是苏秦背剑,人家老荣做活儿都考靠近点儿的右边才偷偷动。而于黑则是背对人家就能把活儿给做了,这水平可不简单呐。

    这里面还有一个小故事,有一次于黑做火车去沪市,路途中有个老荣不认识他,就准备偷他的东西。

    于黑一眼就瞧出来了,但是他什么都没说,还是用两只摊开报纸在认真阅读着。那老荣甚是欣喜,靠近了于黑大偷特偷。

    可是等他到站下车之后,一看才发现,他不仅把从于黑那里偷到东西给弄丢了,而且自己之前偷到的东西也都没了,换句话说他身上就没值钱的东西了。

    那老荣这才脸色大变,意识到自己遇上高人了,后来回去一打听才知道自己遇上了津门于黑。他自己以为在神不知鬼不觉地偷人家东西,哪里知道人家用苏秦背剑早把他给扒干净了。

    都怪自己打眼,惹到了这种人头上,那老荣赶紧准备了厚礼,立马跑到沪市向于黑赔礼道歉了。

    于黑此人重义轻财,他偷来的钱大多都散出去了,自己花的不多。同行遇了难了,没钱了,来找他,他也都会接济人家,所以于黑的名声一直很好。

    ……

    罗四两和卢光耀也不曾想到他们居然会在火车又见到了苏秦背剑,莫非这两人真是津门于黑的传人?

    罗四两看卢光耀,卢光耀对着罗四两微微摇头。

    于黑当年重义轻财,在江湖道上广交好友,就连单义堂跟他的关系都很不错。于黑跟卢光耀的师父何义天也有不错的交情,若这两人真是于黑的传人,那他还真是不好插了。

    罗四两耸了耸肩膀,也不再看那边了,自己把香蕉皮收拾了之后,又掏出了一把瓜子啃了起来。

    再看那边两个老荣,施展苏秦背剑的那位已经把钱财偷走了,他把钱财往麻布包里面一放,转身就离开了。

    另外那个老荣还在跟那妇女闲聊,后来见那妇女实在不肯坐下,他也就放弃了,就顾着自己吃东西了。

    又大约摸过了十来分钟,前方站点都快要到站了。

    这时候,只听得一声尖叫。

    “啊……”

    全车厢的人都惊住了,就连那边设赌局的老月也赶紧看来。

    只见那妇女脸色惨白,抱着自己书包,身子在微微发抖,书包底下被割出了一个大洞。

    完了,众人一看就明白了,这是遭贼了啊。

    “我钱呢,我钱呢。”妇女慌乱极了,声音都在发抖。

    罗四两看了卢光耀一眼,脸上闪过不忍之色。

    卢光耀的眉头也皱了起来。

    “我说赶紧找乘警啊,你在这儿干着急也没用啊。”有人给她出主意了。

    罗四两闻言一看,妈的,出主意的这位就是坐在座位上的那位老荣,这人真是够够的了,得了便宜还卖乖。

    那妇女整个人都慌了,眼泪扑簌簌往下掉,带着哭腔道:“警察呢,警察,我钱呢,我没有……我就没让包离开过我,钱怎么还是没了。我男人还在医院里躺着呢,这是他救命的钱啊……这是我的命呀……”

    这话一出,车厢里面的人都惊住了。

    就连罗四两和卢光耀都是心中一惊,竟然是救命的钱被偷了。

    车厢里的人顿时就义愤填膺起来了。

    “这该死的小偷,抓到非打死他不可。”

    “太过分了,这小偷是个畜生啊,连人家的救命钱都偷。”

    “就是就是。”

    ……

    “哎,我说这是人家救命的钱,你要是不小心偷了,就赶紧给人家还回去,偷偷扔到乘务室里也行,托人交给乘警也行。你要真昧着良心收了这钱,晚上可别怕睡不着觉啊。”也有人给小偷提醒的。

    火车上好人还是挺多的。

    卢光耀和罗四两都看向了坐着的那位老荣,可是那人却是撇了撇嘴,显然对此言不屑一顾。

    卢光耀和罗四两皆是心中一沉。

    乘警也很快就来了,那妇女就像是见到救星似得,立马抓住了乘警的衣服,哭着喊着求他帮忙把钱找回来。

    乘警一听救命钱被偷了,他们也急了,立马联系了火车上的乘务人员和其他乘警。

    他们也立马就展开调查了,但一般火车上的东西被偷了,是很难找回来的。

    捉贼要拿脏,你在第一时间没抓住对方,你再怎么找?你总不可能把所有乘客的包裹都翻出来查找吧?

    乘务人员也开始检查每位乘客的火车票了,乘警留了两个在这里询问车厢里的人有没有看见什么。

    其他的乘警则是去找熟脸去了,小偷只要曾经被抓到,被乘警认识,你再上火车,一旦出事情,人家第一个怀疑的就是你。

    所以这种小偷用行话说叫做脏了盘了,一旦脏了盘了,他就不能在这里待了,要换地方作案了。

    可小偷也不傻,在乘警那边脏了盘,以后就不可能在吃飞轮钱的,他们这些乘警想找熟脸,恐怕是难了。

    而那位妇女已经瘫倒在地上,神情恍惚,整个人都在喃喃自语,谁都不知道他在说什么,但谁都看见了她那不停往下流的眼泪。

    真是让人看得于心不忍啊。

    “师父。”罗四两皱眉唤了卢光耀一声。

    卢光耀紧皱眉头,神色凝重,他道:“再等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