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戏法罗 > 第九十七章 出手吧,少年
    ,。

    卢光耀还在等,他在等这两个老荣把救命钱还给人家。如果他们真是于黑的传人,以于黑的性子,他是定然不能拿别人救命钱的。

    老荣这行虽然都是一些小偷,偷窃自然是违法犯罪的行为,这个没什么好争论的,但是小偷里面,也是有一些相对来说比较有操守的。

    他们有自己的准则,他们有三不偷之说,老弱妇孺不偷;急用救命不偷;一人不偷二次。

    像这种救命用的钱,稍微有点良知的小偷都是不会去偷的,哪怕是不小心拿了也是会给人家还回去的。

    拿这种钱是会损了阴德的,老派江湖人最忌讳的就是伤了攒子,损了阴德。

    江湖上这些行当,都有前棚和后棚买卖,那些真正的老江湖是很少做后棚买卖的,不是他们不会,而是不敢,因为他们见得太多了。江湖越老,胆子越小。

    就像厨拱行在旧社会时期有一个厉害人物,叫孙宝善,此人擅长玩三仙归洞,他用的红豆比别人都大颗,谁都玩不了他那样的红豆。

    这也算是个人物了,平日里做做前棚卖点小戏法赚点小钱,家里日子也过的挺好的,到后来他就不满足现状了,就去学了后棚买卖。

    他在后棚翻钢叠杵,大赚特赚,钱是赚了不少,但是也惹上了不少麻烦,经常被人拉着去打官司,他平点儿的段也没学好。

    后来在津市也没法待了,名声都臭了,只能远走外地,可出去没多久,就染上了重疾,后来竟然客死他乡。

    他媳妇带着儿子回到津市,他媳妇没过多久竟然也染了重病去世,就剩下一个儿子孤苦伶仃。

    孙宝善当年的一些旧友就收留了这个可怜的孩子,可是这孩子却是不听话的很,谁都管不住他,一天到晚也不学好,各种惹事闯祸。等到十二三岁的时候,就独自一人出去了,不知生死。

    好好的一个家庭就这样毁了,这就是伤了攒子啊,所以卢光耀到现在都极少做后棚买卖,要做也只做那些恶人的,为了给他们一个教训。

    金点行在旧社会时期也出了一个很厉害的人物,大家都叫他刘五先生,这人精通金点十三簧,也通晓金点行前棚和后棚的买卖。

    还收了四个徒弟,大徒弟云霞子于紫阳能耐最好,赚的钱最多,可惜后来疯了,见谁都说他碰见神仙了;老三徒弟能耐也不错,可惜后来老婆跟人家跑了,再后来到了鲁省他老婆竟然堕入了娼窑里面,成了窑姐儿了。

    老四徒弟孙耀西,也是个比较有名气的看相先生,可惜年仅二十出头就染了重病,日日咳血,后来也英年早逝了。

    刘五先生就只有一个儿子,他儿子学的是戗盘相面的生意,可也没做多久就开始学着抽大烟,染上了毒瘾。再后来也不老老实实看相,反而经常去行窃,走上了老荣的道路。

    可怜刘五先生当年也算是个人物,到了老年之时竟然无人照料,连温饱都难以为继,再后来就匆匆逝去了。

    刘五先生这一脉只有二徒弟郑耀庭平安度日,因为这人没什么本事,学艺也不精,平日里也只能赚个温饱钱,可也就是这人才是最得平安的。

    所以老江湖人都说多赚钱,多造孽,伤了攒子是没有好下场的。

    方铁口也曾经跟刘五先生的大徒弟云霞子接触过,他推测云霞子可能是真遇上不世出的高人了。

    茫茫天地间,谁知道存在着多少奇人异士啊。

    所以要对这天地,永远保持着敬畏之心。

    方铁口到现在都没去做过后棚买卖,就算是给别人看相,他也是给人解惑,帮人指路。他是怕伤了攒子,给自己积攒阴德呢。

    老荣也是一样,他们遇上救命钱一般是不会拿的。但若是今天他们要拿了这救命钱,那不管他们是不是于黑的传人,卢光耀都不可能不管的。

    毕竟这是一条人命啊。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乘警那边依然没有半点消息。

    而瘫坐在地上的那位妇女面如死灰,整个人都像是丧失了神智,都快痴傻了。

    广播里面报站点,前方就要到站点了。

    罗四两看那个坐着的老荣还是没有丝毫动静,他甚至把头扭向窗外,去欣赏窗外风景了。

    罗四两眉头大皱,扭头看卢光耀,略略提高声音道:“师父……”

    卢光耀面色凝重,前面就要到站点了,他们要是再不出,等那两个老荣逃下去,那可就真的完蛋了。

    而且看他们这样子,根本就没有归还的想法啊,卢光耀心中也渐渐起了火气,他看了看罗四两,微微颔首:“去吧,小心点。”

    罗四两兴奋地点了点头,起身出去,他低着个脑袋看路,慢慢悠悠往前走,他还看了一眼那位妇女的凄惨模样,然后又看了看装作若无其事的老荣。

    他从一旁绕过了那妇女,车厢虽然比较拥堵,但是这妇女周围却很明显出现了一个真空区域,她就一个人孤零零瘫坐在那里。

    罗四两往前,经过坐在那边的老荣,没有多做停留,也没有多往他脸上多看一眼,就这样径直走了过去。

    罗四两连续走了两节车厢,还在路途中摸了一个灰色脏帽子戴在了自己脑袋上。

    终于,他在第三节车厢找到了先前那位老荣,那人是站票,他只是简单站着,麻布背包放在前面,眼睛看向窗外。

    罗四两没有立刻向前,而是站在原地多待了一会儿,仔细观察了一下,这才迈步向前。他在这时候才真正看清楚这位老荣的面貌,这人脸色粗黄,面容普通,身材也比较矮小,属于扔在人群里面毫不起眼的那种,只是他的一双眼睛很大。

    这趟列车很挤,地上摆着的东西很多,罗四两走的甚是艰难,还常常碰到绊倒。

    他摇摇晃晃艰难走到那位老荣身边,可是左脚却又不小心绊倒了别人放在地上的蛇皮口袋。

    “哎哟。”罗四两惊呼一声,身体已经失去了重心,直接撞到了那老荣身上。

    那老荣顿时警兆大升,干他们这行的,别看站着坐着松松垮垮的,其实心都绷成一根弦了,稍微有点动静就能引起他们的注意,就更别说这样直接往身上撞的了。

    老荣第一时间反应了过来,一只捂着包,另外一只拦住撞过来的罗四两,待看清楚罗四两的容貌,这老荣心头不由一松,原来是个半大小子。

    罗四两被人家遏制住了冲撞之势,就停留在了对方的面前,罗四两脸红红的,忙点头哈腰,讪笑道:“对不起对不起,没站稳。”

    那老荣只是微微笑笑,然后摇了摇头。

    罗四两再度冲人家微微鞠躬,然后转身就走了。

    那老荣看着罗四两的背影,依旧警惕,直到罗四两走出了这节车厢,他才微微松了口气,可这一松气,他竟是脸色瞬间大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