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戏法罗 > 第九十八章 当卖人情了
    任何一个经年老贼对重量都是十分敏感的,在以前,那些老贼只需要看你几眼,就能大体推测出你身上携带了多少银两。

    现在没人用银两了,都用纸币了,所以也不容易看出来了。但是放在自己面前包里的一沓钱没了,若是那老荣还不能察觉出来,那他也就不会是一个合格的老贼了。

    那老荣立刻就发现不对劲了,他忙打开包裹一看,掀开底层褡裢,发现包裹底下破了一个洞,钱没了。

    别看他的包裹是用粗布做的,看起来很旧的样子,但其实他的背包是很有讲究的,他背包底下是有暗包的,他会把偷来的钱或者首饰藏在这暗包里面。这样就算别人过来翻他的包,一时半会儿还找不到。

    可是今天他的包却被别人从下面割开了,以往都是他割别人的包,没想到这事儿今天竟然落在了他身上。

    终日做贼,居然被贼给偷了。

    那老荣眸子顿时就红了,他就立马追着罗四两而去,他已经判断出来刚才就是那个半大小子偷得他东西,除了这小子,没别人了。

    谁能想到这样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居然能有这般手段,今日真是打眼了。

    老荣速速追去,罗四两走的很快,那老荣竟一时追不上了,但他好不容易追到了罗四两,拿眼一瞧,他却愣在了当场。

    因为罗四两正在跟乘警走在一起,还有说有笑的。

    罗四两也看见那老荣过来了,他还冲着那老荣咧嘴一笑。

    老荣气的眼前一黑,差点没站稳。他把手摸进了口袋,一摸才发现他的刀片少了一枚,他今日出门带了两枚,现在就剩一个了。

    那老荣脸色微微一变,狐疑地看了一眼罗四两,心中暗自怀疑不会是眼前这小子把他兜里面的刀片给拿走了吧,然后用他的刀片去割开他的背包?

    不可能吧?

    他才撞过来那一下而已,连自己的身子都没贴上,就能一瞬间做了这么多事情?

    老荣顿时便惊疑起来了。

    “对,就前面那节车厢有人说看见小偷了。”罗四两引着乘警过去。

    那老荣本来还想截住罗四两的,可是一听罗四两这话,他脚步一顿,就不敢再向前了,再向前那就是找死了。

    这老荣心中也不由暗骂罗四两不讲规矩。

    罗四两和乘警在经过那人身边的时候,罗四两还冲他抛了个媚眼,露出诚恳的笑容。

    老荣气的牙痒痒的。

    罗四两领着乘警往原先那节车厢走去,那位老荣咬了咬牙之后,也快速跟了上去。

    罗四两跟乘警描述场景,听得后面那老荣是心惊肉跳的。

    “对,就前面有人说看见小偷偷东西的过程了,说小偷是两个人,一个人吸引那大姐的注意,另外一个人伸手,他还说他看见小偷用刀片了呢。”

    乘警有些讶异:“看得这么仔细,连刀片都看见了?”

    罗四两微微一怔:“额……对,他是这么说的,反正。”

    乘警点了点头,说道:“那他还看的真仔细,这是个目击证人啊,快走,去找到他,我今天非得把这两个小偷给逮出来不可。”

    罗四两带着警察赶紧往前走。

    身后那个老荣幽怨地看着罗四两,他是真不看透这小子要干嘛啊,如果真的要揭露他们,直接跟乘警说就好了。如果不打算揭露他们,那说这一套话要干嘛,纯粹恶心人啊?

    其实他还真没想错,罗四两还真是恶心他来着的。

    罗四两带着乘警来到了原先那个车厢,那老荣居然也没跑,还一路跟着了他。

    乘警一来到这节车厢,坐在这节车厢里的那个老荣顿时就提高了警惕,别看他的眼睛是望向窗外的,但其实他在利用玻璃的反光在观察罗四两和乘警呢。

    千万别小看这种经年老贼的警惕心。

    两人来到车厢,乘警问道:“你说的那个人呢?”

    罗四两环视一圈,纳闷道:“哎,刚刚还在这里的,他刚刚还在说他看见了,我听了就去找您了,他人呢。就在这儿啊,怎么不见了?”

    罗四两一指边角,乘警也看了过来,那两个老荣脸色立马就变了。

    “没有啊。”乘警皱起了眉头。

    这边的动静也惹来车厢里人的注意,就连那个瘫在地上的中年妇女都抬起了头。

    罗四两盯着那边皱眉往前走:“哎,是奇怪啊,他帽子还扔这儿呢。”

    罗四两蹲下去捡帽子,刚一拎起帽子,啪嗒一声,一沓百元大钞掉在了地上,粗略一看有好几千块。

    “我天。”罗四两惊讶地捂住了嘴。

    跟着罗四两后面的那个黄脸大眼老荣忍不住嘴角抽搐,这孙子装的还真像啊。

    乘警也看呆了。

    这节车厢里的乘客们也纷纷发出惊呼声。

    那位坐着的老荣豁然转头看来,他望向那位黄脸老荣,对方朝其微微摇头,他的脸色也变得不好看起来了。

    “钱。”瘫坐着的那位妇女身子微微发抖了起来。

    “哎呀,肯定是小偷把钱给你还回来了。”

    “这次的小偷还行啊,没有昧着良心拿人家救命钱。”

    “是啊,这才是盗亦有道呢。”

    ……

    乘客们议论纷纷。

    两个老荣脸都黑了,虽说大家都在夸他们,可他们怎么都开心不起来。

    脸色同样难看的还有乘警,乘客们居然还开始表扬起小偷了,还有没有正确的三观了,还讲理不讲了?

    “大姐,你快来看看钱有没有少。”罗四两提醒那位妇女。

    乘警吐了一口气,缓了缓心情,把钱拿过来,交到那妇女手里,问道:“大姐,你看看这是不是你丢的钱?”

    那妇女眼泪都下来了,抱着钱哭道:“是我的……是我的……绑钱的纸条我写名字了……是我的……谢谢谢谢。”

    说着,妇女就要给乘警和罗四两磕头,乘警赶紧去扶她。

    罗四两挠挠头,如释负重地吐出了一口气。

    那两个老荣面色难看极了。

    妇女和罗四两跟着乘警去做笔录了,罗四两做完之后回到座位上,卢光耀皱眉问他:“怎么弄出这么大动静?”

    罗四两微微摇头:“点儿扎手,没法不惊动他们,当卖他们人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