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戏法罗 > 第九十九章 老荣行暗语
    其实罗四两无意与他们结仇,他们会用苏秦背剑,八成跟于黑有脱不开的关系既然如此,那罗四两就不能不去顾及这份关系。

    把救命钱还给失主,这是做人的良心;不去揭发他们,还把还钱的功劳扣在他们头上,这就是顾全于黑留下来的旧交情了。

    所以别看罗四两年纪不大,但他做事还是妥当的,而且透出来一股子大气。

    卢光耀听了之后,微微颔首,也没有多说什么。

    那两个老荣技不如人,被罗四两给偷了,他们还能说什么?再说罗四两还替他们把善事做了,这是给他们积攒阴德呢,还有什么不满足的?

    这师徒俩是这么想的,可那边那两个老荣却不是这么想的。

    车厢的厕所里,两个老荣都挤在这里面,他们在低声说话。

    那个黄脸大眼睛的老荣压低了声音,尽管压低了声音,但是他的声音还是挺细的,他道:“师哥,我忍不下这口气。”

    另外那黑脸老荣苦笑道:“算了,我们这次是遇上高人了,当认栽吧。”

    黄脸老荣皱起了眉头:“不行,我只是一时不慎,我可不信我会输给他,他偷到我们头上来了,这就是挑衅我们津门于家,我不可能不去应战。”

    黑脸老荣无奈道:“你想多了,人家只是想把钱还给失主罢了,最后不还是把功劳都送给我们了嘛,人家没有恶意。”

    黄脸老荣却道:“一声不吭就动手,这是守规矩吗?还钱?我还需要他来动手?仗着自己有点能耐就不这么不讲规矩,他当他是谁啊,哪位隐居的老前辈啊?”

    黄脸老荣一想起罗四两那张欠揍的笑脸,他就气得牙根痒痒,他从出道到现在还没吃过这么大的亏呢。

    其实这也怪罗四两太年轻了,他若是年纪大一些,也就没这些事情了。因为老荣这行当是有一些老前辈看不惯年轻人肆意妄为,是会出手教训的。

    像今天这样的情况,如果出手的是一个老前辈,他们俩还得上门感谢人家呢,因为人家帮你积攒阴德了,还把功劳都给你们了,你们还不该去感谢啊?

    但是坏就坏在了罗四两是个半大小子,这黄脸老荣也是个心高气傲的主儿,哪里能咽的下这口气啊。

    说完,这黄脸老荣就出去了,黑脸老荣抓了抓生疼的脑袋,也只能跟着一起出去了。

    两人走到了罗四两那节车厢,那个妇女没回来,她待在警务室了。

    两人走到了罗四两旁边,黄脸老荣看着罗四两。

    罗四两也抬头看他们,眉头微皱。

    卢光耀也看了过来。

    黄脸老荣看着罗四两,挑了挑眉毛,双手搭在了一起,放在小腹前面,他右手的食指从左手小拇指划到大拇指。

    这是一套暗语。

    江湖春点是江湖上各个行当通用的暗语,就好比是现在的普通话,但是各个行当还有属于他们自己行当的暗语,就好比是现在的地方方言。

    老荣这行比较特殊,其他行当的暗语张嘴就说了,旁人听不懂也不会多上心,像那帮说相声变戏法的,在台上说两句暗语,提醒徒弟赶紧向观众要钱,观众听不懂那也就听不懂了,人家不会管。

    但是老荣这行不一样,老荣去赶集,待在某个大财主后面,用江湖春点调侃儿,说他怎么怎么有钱,他们一会儿要怎么怎么偷。

    身边突然冒出来两个说黑话的家伙,他们就算听不懂,也会对你起戒心了,那你还怎么偷?

    所以老荣这行的暗语就渐渐演化成了肢体动作,刚刚黄脸老荣用右手食指从左手小拇指和摸到大拇指,意思是“过来”。

    因为人的小拇指是朝外的,大拇指是朝着自己的,从外到内这么一摸,就是让你跟他过来。

    老荣还有很多别的手势暗语,这里面的门道很深。同样的,设赌局的老月也有他们的一套暗语,原因是一样的,学问同样很深。

    这两个老荣认为罗四两就是他们的同行,所以一上来就用老荣行的暗语了。

    罗四两虽说不是老荣行的人,但他还真看得懂他们的暗语,这也是卢光耀教他的,卢光耀跟老荣行是有很深的渊源的。

    罗四两看了看他们,又扭头看卢光耀。

    两个老荣也看向了卢光耀,眉头皆是一皱,他们也没想到这个小子背后居然还有个老家伙,难不成真是这个老前辈看不惯他们,所以让这小子出手了?

    两人皆有些惊疑。

    卢光耀也叹了一口气,麻烦还是上门了,但既然他决定卷入进来,这样的麻烦是没办法避免的。

    卢光耀对罗四两微微点头,说道:“去吧,小心一点。”

    罗四两也慎重点头。

    罗四两起身。

    那两个老荣都用右手小指敲了敲左手大拇指,古人以左为尊,左手大拇指更是贵中之贵。

    用小指敲大拇指,意思是小辈拜见前辈。

    见到这幕,卢光耀也放心了不少,至少对方还是个懂规矩的人,而且这套暗语真不是一般的老荣能来的,他们必然是有传承的,他们叫罗四两出去估计也是为了盘盘道吧。

    卢光耀十指交叉一握,表示拱手见礼。

    俩老荣互视一眼,神情微凝,但也没多说什么。

    俩老荣和罗四两一起往外走,等到了前面厕所,黄脸老荣冲罗四两努了努嘴,示意他走进去。

    罗四两微笑摇头,开玩笑,他怎么可能进这里面,他又不傻,万一人家真有歹意,那他不完蛋了啊。

    两人见罗四两不肯进去,也没有多说什么,防人之心不可无的道理他们都懂。

    那黑脸老荣微微一叹,他是不想搞这么多花头,也不想跟眼前这小子有什么交集,可惜这事儿由不得他,他边上还有位不依不饶的呢。

    那黄脸老荣凑近了罗四两,罗四两竟在他身上闻到了一股子很清新的味道。

    黄脸老荣压低声音道:“津门于家做活儿,敢问阁下是哪枝儿的?”

    罗四两瞧他一眼,也贴近了回道:“沧州八极王荣耀传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