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戏法罗 > 第一百零三章 无双圣手卢光耀
    ,。

    于保国在客厅里面背着快速走了起来,眉头皱得很死,嘴里还一直在喃喃自语:“阴阳三转,阴阳三转,怎么可能,难道他还活着?”

    “师父。”见着于保国如此表现,徐小刀也大吃一惊,他还是头一次看见他师父如此失态。

    于保国豁然转头盯着徐小刀,冷喝道:“把他们交的情况跟我仔细说说。”

    徐小刀心中一凛,连忙把两人较量的场景仔细说了一遍,尤其是最后那小子用神奇法夺得他师妹刀片的那一幕。

    听罢之后,于保国眉头深深皱起,右在下意识摩挲着珠串,他在思索。

    徐小刀看着于保国,也不敢出声打扰。

    过了半晌,于保国才缓缓松开眉头,他说:“如果单单听你描述,应该就是那套法了。小刀,你在车上只看见那个半大小子,有没有见到别人?”

    徐小刀点头:“有。”

    “谁?”于保国忙问。

    徐小刀道:“一个老者。”

    于保国又问:“什么样的老者?”

    徐小刀又把那老者的面貌跟于保国形容了一下。

    于保国陷入回忆,目露思索,当年他也仅仅只是见过卢光耀一面而已,几十年过去了,卢光耀的相貌早已淡化在他的脑海里面了。

    但是现在听徒弟描述,他脑海中又勾勒出一个干瘦清癯的老人模样,他几乎已经能肯定这就是当年那人。

    于保国苦笑一声,又长叹一声:“应该就是那人没错了,真没想到他居然还活着,这几十年他竟是一点音信都没有啊。”

    “师父,这人是谁啊?”徐小刀好奇问道。

    于保国目光沉了沉,沉声道:“在彩门,大家都叫他天下第一快,而在我们老荣行,他则是被人称为圣,他便是半个世纪前一压下天下贼王,被公推为天下第一贼王的无双圣卢光耀。”

    徐小刀吃惊地张大了嘴,他也是老荣行中人,但他从来没有听过这等人物啊,他惊道:“师父,我怎么从来没有听过此人,这是真的吗?”

    于保国叹了一声,微微摇头:“你不知道也是正常的,因为我都没有真正领略过他的绝世风采,他叱咤江湖的时候,我都还没出生呢。真正跟他有交集的,是我父亲还有我爷爷那一辈人。”

    “你没有听过他的名字是正常的,因为老荣行没人愿意提起这段耻辱的往事。因为他卢光耀并不是我们老荣行之人,他是彩门中人,一个彩门中人压下天下贼王,夺得圣之名,却不入我们行内,还扬长而去,这让人怎能不气啊?”

    “当年所有前辈都感觉到了羞辱,若是他卢光耀肯入行,那这就是我们老荣行内部的比试,内部出了一个惊才绝艳的晚辈,这是一件值得庆贺的事情。可他偏偏却是彩门中人,他是代表彩门来压我们老荣行一头的,谁愿意去提这事啊。”

    徐小刀都听呆了,他还是难以置信,愕然道:“可……可他们报名是报沧州八极门啊。”

    于保国苦笑起来,坐在了沙发上,一声长叹,脸上也是哭笑不得:“你这么说,我就更加肯定这人就是圣卢光耀了,因为他从来都是一个卑鄙无耻的人。”

    徐小刀愕然。

    于保国看着自己徒弟,说道:“当初那么多前辈憎恨卢光耀,还有一个更大的原因,那就是他的本事有一半是在我们老荣行学的。”

    “什么?”徐小刀又是一惊。

    于保国回忆道:“那是在很久很久以前了,还在解放前,我都还没出生,我爷爷于黑渐渐退下来了,我父亲扛起了于家大旗。在40年的冬天,年仅十来岁的卢光耀来到了我们家,他竟是要学我们家的艺。”

    “可他是单义堂何义天的关门弟子啊,何义天非常看重这个徒弟,这是他的衣钵传人啊。而那一年,单义堂满门被鬼子屠杀,卢光耀侥幸逃了出来,我爷爷就做主收留了他,毕竟我爷爷跟何义天还是有交情的。”

    “因为门户关系,他也没有拜入我们门下,看在以往的交情上,我爷爷也把家里的艺教给了他,好让他以后有碗饭吃。当时时局混乱,单义堂满门被灭,我爷爷让他隐姓埋名,不要暴露自己身份,省的惹来麻烦。”

    “就这样,他在我们家里待了下来,而我爷爷还有我父亲惊愕地发现他的天赋竟然好到了这种程度,仅仅两年之后,他上的功夫就已经超越我们家所有人,要知道我们于家可是道上赫赫有名的贼王啊。”

    “要不是碍于何义天的情面,我爷爷是真想收他入门啊。不过,也幸好没有。后来,卢光耀就不辞而别了,谁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我们还以为他出事了。”

    “后来才知道他竟是去了各省贼王那边求艺,能好好学就好好学;不能好好学,那就去偷;再不行就赌斗,输者献上艺;再要不然,就交换艺,而他的交换则是拿了东家的去换西家的,他反正是一点不亏。”

    “卢光耀施展了各种坑蒙拐骗的段,把老荣行的艺都学到了。后来我爷爷他们分析,一个十来岁的半大孩子是不可能有这样的心的,他身后必然有高人指点,但那个人是谁,谁也不知道。”

    “再后来,就到了47年的贼王大会了,各省各道的贼王纷纷汇聚津门比试,各家都派出了顶梁柱,所有人都以为他们这门能夺下魁首之位,因为他们都有一个杰出的传人卢光耀,可谁能想到他们传人竟然全是卢光耀。”

    “呵……”于保国苦笑起来,他虽然没有亲眼见到那样的场面,但是现在想想也是觉得不可思议了。

    徐小刀的脸色也甚是精彩。

    于保国也接着道:“我爷爷他们也是这时候才又见到了卢光耀,当时所有人都在声讨卢光耀,而卢光耀却向各门提起了最难的车轮战,贼王大会有贼王大会的规矩,谁都不能坏了规矩,只能是先同他比试,而卢光耀也是在这时一力压下了老荣行所有人,被公推为无双圣。”

    “唉……可他始终不肯入行,这也惹恼了老荣行所有人,甚至有不少前辈放话要弄死他,可这个人却像失踪了一般。在第二年,他又去了黄镇,在彩门斗艺场上威压整个立子行,那两年他就跟疯了一样,到处结仇。”

    “再后来,新中国成立之后他就没有消息了。直到我爷爷于黑去世,他才在我们家露了一面,我也是在那时候才见到他真正面目,端的是风采无双啊。阴阳三转,可窃两尺以内任何一物。窃自己之物,这是戏法;窃别人之物,便是我们老荣行的段了。”

    徐小刀惊呆了,他喃声问道:“拼尽一切学各种艺,可会了之后却又隐姓埋名,他这是为什么呀?”

    于保国摇头:“老荣行几代人都想知道为什么,可……鬼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