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戏法罗 > 第一百零六章 口吃电灯泡
    ,。

    主持人到后面拿了一个小塑料袋出来,塑料袋里面装了几个白炽灯,就是那种老式的依靠灯丝发热发光的那种电灯泡。

    主持人取了一个出来,给观众示意了一下,然后往地上一砸,只听得“啪”的一声,灯泡碎了。

    主持人举起灯泡,残破玻璃在灯光的照射下发出森寒的光芒。

    主持人又拿了一张报纸过来,用残破玻璃划开报纸,他朗声道:“大家看啊,这是真的灯泡,看这玻璃多锋利啊,这是真的玻璃,不是假的。而一会儿,我们家大毛就要用嘴巴把这电灯泡给吃了,这是真的绝活儿,大家想不想看?”

    “想。”好多人都出声呼应了。

    主持人接着道:“这是我们保留的节目,一般情况下可不演,而且这节目的危险性很高,为了给我们演员一点保障,这个保留节目我们需要五十块钱,这是给演员做奖励的,万一人家受伤了,这也是医药费。”

    又是要钱。

    观众前面喊着要看,这会儿要钱了,大家就都不说话了。来这儿看演出的,大多都是农民工,没几个舍得花钱的。再说前面他们还买了门票呢,这会儿又要另外花钱了。

    但这其实恰好是马戏团的高明之处,如果你连五块钱门票都不舍得出的话,又怎么可能舍得出另外的钱?

    把那些一毛不拔的跟那些舍得花钱的人放在一起,那些舍得花钱的人是会受到一毛不拔的人影响的,反而会影响他们的收入。

    所以门票就是一道筛选,这就类似于江湖买卖的前棚和后棚了,门票就是前棚,现场就是后棚。

    当然,这只是类似,并不完全一样,因为没谁家后棚会同时做这么多人生意的,但原理是相似的,他们同样是依靠翻纲叠杵来赚钱。

    主持人的纲口算是不错的了,可能是因为刚刚要了一次吧,所以这次没要来多少钱,台上只有不到三十块钱,主持人又使劲吆喝了几句,见实在没人扔钱了,他才作罢。

    他道:“行吧,现在演出费是不够,但毕竟我们也是初来贵宝地,我们旨在扬名,好,这次就低费用给大家表演一回,大家要是觉得好,就回去给我们宣传宣传,好不好?”

    “好。”观众也都答应。

    主持人把上的碎灯泡递给大毛,大毛面露难色地接过了灯泡,下意识咽咽口水,神情有些恐惧,因为他知道接下来要做什么。

    主持人依旧非常热情洋溢地跟大家说着话:“好,让我们的大毛给我们演示一下他的绝活,口吃电灯泡,大家鼓掌欢迎一下。”

    观众掌声很快就起来了。

    大毛看着上的残破电灯泡,咽了咽口水,头上的冷汗都渐渐冒了出来。

    罗四两和卢光耀都看的眉头大皱,吃电灯泡这种绝活儿在彩门里面还真有,也的确有不少人表演,但大多数演员在表演的时候都会偷偷摸摸把电灯泡给换了,换成特制的不会造成伤害的那种假货。

    当然了,真有那嘴上功夫了得的,他们是会选择真咬的。卢光耀和罗四两都能做到这一点,有一个传统戏法叫九龙下海,就是往嘴里吞九根缝衣针,然后吞一根线。

    在嘴里鼓捣一番之后,拔出线来,九根缝衣针就都串联在线上了,这个戏法当然是有门子的,但是同样,也是需要你的口舌足够灵活。

    罗四两当初在练活儿的时候,嘴巴天天被扎破,连饭都吃不了,当然他很快就练成了,谁让他有变态的超忆症呢。

    台上这个孩子很明显是没有把功夫练到这个程度的,可他还非要强行吃电灯泡,他这是要干嘛?

    大毛擦了一把头上的冷汗,又转过头,用哀求的眼神看着主持人。

    主持人放下话筒,眼睛死死盯着他。

    大毛缩了缩脖子,身子也不由颤了一下。

    罗四两很快就发现猫腻了,他扭头看主持人,眉头皱了起来。

    大毛吐出一口气,都快哭了,他右紧紧抓着裤子,左拿着碎灯泡微微颤抖,眼里充满了晶莹,模样甚是可怜。

    主持人见着大毛如此表现,他脸色也渐渐黑了下来。

    最终大毛鼓足了勇气,颤抖着把碎灯泡塞到嘴里去,用牙一咬,当时就啃下一块玻璃片来。

    “好。”主持人带头叫好。

    观众也立刻叫起好来。

    大毛叼着碎玻璃,绕着舞台一圈,给观众看,亮了个相,让观众都能看清楚他嘴上的碎玻璃片。

    但罗四两看的真切,他那玻璃片已经染血了,他刚刚那一咬,就已经把嘴巴给划破了。

    主持人接着道:“好,大家掌声响起来,让我们大毛给大家表演个失传的绝活儿,口嚼玻璃片,我们大毛把嘴上这片玻璃片给生生嚼碎了,大家想不想看?”

    “想。”还真有起哄的,这就是恨别人不死的观众。

    主持人一挥:“来,给大家表演一个。”

    大毛闭上了眼睛,眼泪哗哗流下,身子都恐惧地发抖,可最终他还是把玻璃碎片吞进嘴里,然后用力咬了下去。

    顿时鲜血就从他的嘴里冒了出来。

    “咦……”好多人看的很不适应,脸色难看,都觉得这小孩子太可怜了。

    罗四两也是心中一沉。

    主持人也大吃一惊,忙道:“大毛,你怎么了,弄伤了?”

    大毛痛苦地点点头。

    主持人道:“那就不要吃了,不要吃了,不要表演了。”

    谁知大毛却摇了摇头,用指了指地上的钱。

    主持人叹息一声,对观众说道:“其实大家不知道,大毛是个孝顺孩子啊,家里爸爸死的早,就他妈妈拉扯他长大,好不容易等他大了一点了,他妈妈却生病了。”

    “尿毒症啊,天天都需要做肾透析,每次都要好多钱,所以大毛才跟着我们出来跑江湖卖艺。孩子不容易啊,这些演出的钱其实不是我们讨的,而是大毛给他妈妈赚的医药费啊。”

    要钱不成,这下子开始卖惨了。

    主持人问大毛:“大毛,这次你妈妈要多少医药费啊?”

    大毛伸出一根指,然后又伸出五根指。

    主持人道:“一百五啊?”

    大毛点头。

    主持人道:“可你现在赚了不到五十啊,还差一百块呢,怎么办啊?”

    大毛身子颤了颤,又举起了上的碎灯泡。

    主持人惊道:“你还吃啊,你都已经受伤了。你真是孝子啊,为了妈妈真的不要命了。”

    观众终于有人忍不了了:“别吃了,钱我给了。”

    当时他就扔上来十块钱。

    主持人忙捡起来,感谢道:“还是好心人多啊,大毛你也别吃了,让好心人帮帮你吧。”

    主持人带着大毛给观众看,大毛嘴巴张开,里面鲜血淋漓,还有一些碎玻璃片,模样凄惨。

    好多人于心不忍,纷纷出了钱。

    而罗四两在跟大毛照了正面的时候,他才终于看清了,大毛没舌头,他为什么没舌头?

    罗四两悚然一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