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戏法罗 > 第一百零八章 特异功能
    卢光耀的脾气向来不好,他本来还想着帮这个小伙子一把的,结果他们好心去劝,那小伙子一句话不问就要动手。

    卢光耀顿时脾气就上来了,敢对自己徒弟动手,那还得了?当年毒舌标仅仅只是挟持了罗四两,卢光耀就把他们团伙里面的老二大壮打的都没人样子了。

    卢光耀是个什么人,这是个护短护到了极点的人,他能忍到现在没有动手,那都算年纪大了脾气变好了。

    至于那小伙子的死活,他是没兴趣去管了,人家都把他们的好心当成驴肝肺了,难不成他还要热脸凑上去贴人家的冷屁股啊?

    走,现在就走。

    卢光耀走的那叫一个果断,连头都不带回一个的。罗四两也是苦笑不止,他这师父脾气是真大啊。

    那青年见着卢光耀师徒离去的背影,他反倒是愣在当场,他以为对方至少会说两句场面话,谁知道人家走的这么果断。

    那青年咬咬牙,又看了看台上那个小姑娘可怜乞讨的模样,他怒火攻心,气的浑身在抖,他真恨不得冲上台去,把那个混蛋主持人给当场斩杀了。

    可……可不得不承认刚刚那个老头说的在理啊,他这样不知敌情贸贸然冲过去,不仅不能把人救出来,甚至还会把自己给搭进去,如果连自己都搭进去了,那真是一切都完了。

    青年脸色数度变换,最终他强行转头,不去看舞台那边,强忍着夺眶而出的泪水,朝着罗四两师徒方向追了出去。

    他已经看出来了,这对爷俩肯定不是普通人,不管是那老者最后说的那番话,还是那小伙子跟他较量的身法。

    他需要帮助,需要这爷俩的帮助。

    ……

    罗四两被卢光耀拖出了棚子,罗四两好奇问道:“哎,师父,你说他会追出来吗?”

    卢光耀翻翻白眼:“我怎么知道。”

    罗四两斜眼看他,说道:“你刚刚说的那番话,不就是想把他引出来嘛。”

    卢光耀没好气道:“什么乱七八糟的,我那是心疼你,敢对我徒弟动手,反了他了。”

    罗四两一点不信:“是吗,您要是真心疼我,就换个好点的旅馆,至少得有个空调吧,别老抠抠索索的。”

    卢光耀气急了,一脚就飞踹过去。

    罗四两立刻躲避,然后哈哈大笑。

    那青年也追了出来,见着这两人没走远,他赶紧跑来,边跑边喊道:“两位,留步留步。”

    罗四两回头瞧了一眼,然后立刻冲着卢光耀挤眉弄眼,人家果然追出来了。

    卢光耀往后瞥了一眼,脸色微沉。

    那青年小跑过来,神情有些尴尬,冲着卢光耀拱了拱手,叫了一声:“前辈。”

    “哼。”卢光耀鼻头发出一声冷哼,根本不去理他,扭头就走。

    那青年更加尴尬了,又抱拳转向罗四两。

    罗四两见着对方看向自己了,他头一扬,更是直接发出一声高八度的不屑:“嗬……”

    那青年脸都臊红了,在这里站也不是,追也不是,好尴尬啊。

    稍微顿了一顿,他还是追上前去了,毕竟他在这里也没有帮手,他要召集师门的高手过来帮忙,那也需要时间啊,他是片刻都不想等了,他的亲人还在马戏团里面遭受折磨啊,他还顾个屁的面子啊。

    青年又赶紧追上前去,垂着头道歉:“前辈,先前是我一时鲁莽了,冲撞了这位小兄弟,请您原谅。小兄弟,也请你大人不记小人过。”

    这番话说完,爷俩都站住了,罗四两扭头看卢光耀,卢光耀黑着的脸色这才渐渐缓和下来。

    卢光耀斜瞥了这青年一眼,说道:“江湖道上赔罪说理的,可没单站着靠嘴巴说的。”

    青年闻言,脸上飞上喜色:“是是是,我这就去摆下宴席,斟茶赔罪。”

    卢光耀摆了摆手道:“行了,随便找一个路边小馆子就好了。”

    “好。”青年忙不迭答应。

    这边是工地,都在造房子,工地边上也有很多小餐馆,都是夫妻店,就是那种快餐店。现在已经是晚上了,但还是有好几家营业的,也有几个人坐着吃夜宵。

    罗四两一行三人来到小饭馆外面,支了一张桌子起来,要了几瓶啤酒,然后让店家炒几个菜过来。

    那青年右手放到啤酒瓶盖上,用手一掀,这啤酒瓶盖子就被他掀下来了。空手开酒瓶,这见功夫啊。啤酒瓶的盖子可没那么容易开,好些人用牙都咬不开呢,更别说用手了。

    这青年小小地露了一手,他举起酒瓶对罗四两说:“小兄弟,刚刚是我莽撞了,抱歉,我先干为敬,来。”

    青年抱起酒瓶子,一口气就给吹干了。

    青年放下酒瓶子,长出一口气,伸手朝罗四两道:“请。”

    卢光耀看罗四两,罗四两也看自己师父,师徒俩都明白,人家刚刚露了一手,现在是要看他们的功夫了。

    卢光耀对罗四两挑了挑眉。

    罗四两也拿起了一瓶啤酒,上下摩挲了一下,像是在擦外面的水珠,这啤酒是冰镇过的。

    青年也在看罗四两,他也在试探这对爷俩,看他们是不是真有本事,如果对方是绣花枕头的话,那他也就不必费工夫在他们身上了。

    罗四两举起酒瓶,对青年说道:“看来这位大哥也是性情中人,好,我今日就陪大哥饮上两杯,交一交大哥这位朋友,来。”

    罗四两举瓶,嘴巴凑到瓶口吹一口气,然后手一晃,那个瓶盖竟然自己掉下来了。

    青年当时就目瞪口呆了,他是空手开酒瓶,眼前这位居然是吹气开酒瓶,现在的小伙子都这么彪的吗?

    罗四两给自己杯子里面倒了一杯啤酒,他放下瓶子,端起杯子,豪气道:“大哥,我敬你一杯。”

    吨吨吨……

    一口喝完。

    罗四两给青年倒扣了一下杯子,示意自己已经喝完,杯中无酒,然后他把杯子翻过来,轻轻一晃,啤酒顿时就从杯子里面撒了出来,空空如也的杯子里面竟然又装满了啤酒。

    “来,大哥,我再敬你一杯。”罗四两依旧是豪气干云。

    可那青年都傻眼了,他第一次用了上敬语:“您……您莫非有特异功能,您难道是气功大师?”